尾声

上一章:9

努力加载中...

“多谢你的关照,我相信我还是原来的我,今后也会坚强地生活下去。”

我认为,她很久以前就已经死在了那栋房子里。我这样说,不仅仅是指和她交换了名字的那个“沙也加”实际上早已死去,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那短短两天的探险之旅,其实是一次她发现自己尸体的旅程。从这种意义上同样可以说,那栋房子纯粹就是一座坟墓。

回到东京后,我对御厨家的事做了些调查。由于已经知道是二十三年前发生的火灾,御厨这个姓氏又很少见,我很容易就从当时的报纸上找到了报道。标题很不起眼——“横滨一栋民宅烧毁,父子三人葬身火海”,“三人”指的就是御厨雅和、佑介和久美。

老人说着,皱起了眉头。他还说依稀记得佑介的长相,但妹妹的就想不起来了,因为见得不多。当然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有可能和仓桥沙也加调包。

我问他那个人的姓名,原来是沙也加的父亲。矶贝还不知道他已经去世了。

老人对那场火灾记得很清楚。

在御厨家以前所在的地方,已经盖起了一栋公寓。周围的土地上也遍布着明显是近年所建的住宅。

那年年底,我收到了沙也加寄来的明信片。那是她在那栋房子和我道别后,第一次联系我。

明信片上的叙述极其简洁,她已离婚,女儿归前夫。而在最后,她附了这样一句话:

我也同样死在了那栋老屋里,不是吗?儿时的我,已经在那个家里死去了,之后一直在等待着我回来。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从前自己死去的家,只是不愿再见到自己静静躺在那里的尸体,所以假装没发现罢了。

事实上,沙也加的确由于那栋房子的存在而得知了真相,了解了自己的身份。

根据报道里提到的地址,我去了一趟横滨。

“老爷过世后,那个吊儿郎当、一事无成的儿子回到了这里,我们都说肯定是那家伙用火不慎,才导致了那场火灾。如果光是没出息的儿子死了,倒也痛快了,没想到还烧死了两个孩子,太太一定欲哭无泪吧。”

寄信人的名字是仓桥沙也加。

我找到了一位很久前就住在这里的老人,向他打听御厨家的事情。

自那件事之后,我也时常想起自己住过的那栋屋子。那栋和养育我的父母一起生活过的老屋,那栋我曾在那里被亲生母亲和养父母逼迫做出选择的屋子,那栋我在那里不得不一直扮演乖儿子角色的屋子,那栋我在那里体会到人都是孤零零活着的屋子。

不过,这对她而言是不是好事,就很难说了。

“那块地御厨家本来是打算盖别墅的,但后来家里房子烧了,也就顾不上了。据说闲置了一段时间后,御厨老太太一时心血来潮,就盖了一栋和原来一模一样的房子。老太太死后,把房子传给了我,但那边没安电线和水管,只能继续闲置着。不过老太太有过交代,将来如果要出售房子,必须先跟一个人联系。”

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觉得,御厨夫人一定原本就打算把一切告诉沙也加,所以才会珍重地保管着佑介的日记,以及那些暗示真相的东西。

归根结底,御厨夫人是希望怎样处理那栋奇妙的房子呢?一旦矶贝决定卖掉房子,沙也加便很有可能得知那栋房子的存在。她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