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上一章:8

努力加载中...

“嗯。明知如此还要去吗?你不打算说服我?”

“是啊。”

加贺把薯条塞进嘴里。“想着呢。”

“为什么?”

“嗯。”

“这胡子不适合你。”沙都子迅速朝加贺走去,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西装也不适合。”

“大白天也喝酒?”

“这就是四年的收获。我还没什么心理准备,他们就做好了。”

尽管如此……

加贺先把沙都子的杯子倒满,又把剩下的倒进自己的杯子。老板免费赠送了一份炸薯条。

沙都子看着会场叹了口气。出席典礼的学生只有三分之一。学校并不强制参加,而即便没参加,毕业证也能通过邮寄送到手中。

“可惜。”

他把毕业证放回内兜,接着要了一瓶啤酒。

“我听佳江说,你还是决意要去东京?”

“你会寂寞吗?”

至今还能留在沙都子记忆中的还是小学的毕业典礼,她强忍住哈欠回忆起来:当时唱了《友谊地久天长》,而是否唱了那首《敬仰吾师》则已记不清了。

加贺没有回答,只是停下了往嘴里送薯条的手,看着沙都子。

“当然会寂寞啊。因为怕寂寞才不让你去东京。你要明白父亲的私心。”

“喝一杯庆祝一下呗。”

加贺笑了。“交换了也没人会发现吧。只换信封也行。”

“别去东京了。”

“我已经放弃了。”

“我知道。”

“因为找不到理由。”

“你在恭喜谁呢?”吧台最靠里的座位九-九-藏-书-网上,一个男生抬起头说道。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心态变化,男生留起了跟他毫不相称的胡子。

“你现在还想和我结婚吗?”

“不行!”

说完,沙都子走出了家门。她如今非常感谢一直反对她的父亲。正因为他的反对,她才有了多次重新审视自己意志的机会。就这样,直到毕业,沙都子也从未迷茫过。现在,她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你再问一次。”

校长的致辞带来的除了睡意还是睡意。

“我能问个问题吗?”沙都子问道。

“四月份开始,你就步入社会了。”

“我可是顺风耳。”说着,加贺笨拙地从西装内兜掏出一个茶色信封。跟沙都子刚拿到的东西一样,那是毕业证书。

从学生处取了毕业证书,沙都子忽然想去久违的摇头小丑看看。她应该有一个月左右没去那里了。

“恭喜你毕业了!”

“我反对,到现在也是。”

“你消息还真灵通。”

沙都子之所以来参加毕业典礼,是想以此为自己的学生时代画上句号。虽说不是什么特别的感慨,但临出门时,父亲说出了深藏于心的话:“总算到了这一天啊!”父亲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对她说什么了,或许他觉得今天是最合适的日子。若是这样,父亲还真是经常打擦边球的人,沙都子一边想着,一边得意地点点头说:“嗯。”

“哦……谢谢啊。”

初中和高中毕业的时候,印象中的就不是毕业典礼了。大家都从升学考试的压力中解脱出来,接下来就是几年的自由时光。只有那些爱在男生面前表现的女生哭成一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