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上一章:4

努力加载中...

“因为有这些提示,青江先生基本找出了真相,但还没有找到决定性证据。于是,此人暗示小丑人偶上可能留有指纹。实际上有没有指纹谁都不知道。说不定摔小丑人偶这件事,都是此人编造出来的。但此人认为,假如青江先生真的因此去调查小丑人偶上的指纹,永岛先生必定会做出反应。然而此举却导致青江先生被害,让人难以想象……”

她一定能挺过来,水穗坚信如此。对她来说,人生自此才真正开始。这一连串案件让她懂得了爱一个人的喜悦和痛苦。只要能挺过这些,她就能变得更加坚强,就像她能克服双腿的残疾,坚强地生活到现在一样。

“悟净先生,您难道认为……”

“算计?怎么会?”水穗浅笑道。谁能有如此心机?

“是的。他为了隐瞒杀害赖子夫人的罪行,不得不接连杀人,最后仍被警方抓捕。我不知道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判决,但他的人生肯定就此破灭了。”

“这是个神奇的人偶,”佳织说,“我一直觉得它的表情很诡异,但一直盯着它看又会感觉心底一片澄明。也许妈妈就是喜欢这点才买下它吧。”

悟净嘴角上扬,但眼中全无笑意。“为此,此人故意设计让永岛先生看到那封写给宗彦先生的信,信上说知道宗彦先生和三田女士杀了赖子夫人。由于这封信,永岛先生不得不杀掉二人灭口。”

还有一点让我十分在意,就是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当大家因查出真凶而一片惊愕时,她和我单独待在一起。

只有她那时的话语和神情,还深深地沉在我心底。

“这样啊。”悟净点点头,略微正色道,“对永岛先生来说,事情最终还是发展到了最糟糕的地步。”

“假如,有人知道了赖子夫人死亡的真相,于是决定向三个凶手复仇。复仇的第一步,是让三人中的一人杀掉其他两人。”

“这次真是多谢您帮助我们。”

上车时,水穗不禁回头望了一眼。十字大宅应该就在她视线的远方。

“我们通知了山岸警官,之后就交给警察了。”

她一边回想这次回来经历的一切,一边望着漫天飞雪。她担心佳织的未来,也牵挂静香和其他亲戚的处境。

我对不起佳织小姐,但我对她表示出来的好意绝无虚假——永岛是如此说的。

永岛认罪后,水穗发现佳织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急忙四处寻找。水穗担心佳织自杀,这一连串案件的真相足以给她致命的打击。

水穗刚想说些什么,佳织便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仿佛在说没有必要安慰她。她把人偶递给水穗:“把这个还给悟净先生吧。”

像是故意要和悟净乘坐的列车错开一般,水穗要乘坐的列车也驶入站台。

她在脑海里想象着屋顶积雪的样子。

“这没办法,”水穗说,“犯罪永远得不偿失——在任何年代都是如此。”

水穗还想起了青江。他一定也是真心爱着佳织,只是太不善于表达——这么想似乎让水穗稍稍得到安慰,却也让她更加痛苦。

她真的没事吗?水穗边望着飘落在铁轨上的雪花,边担心着这个可怜的表妹。

“好。”水穗接过人偶,又看了一眼佳织。她那清澈的眸子旁依稀有一丝泪痕。

这就是她和佳织的最后一次碰面。

她到底在说什么结束了?

水穗微微点了点头,无言地走出房间。

“您要走了吗?”

水穗又想起了永岛。永岛说,他本想博得幸一郎欢心,再引诱赖子,以掌控竹宫家。而这两人死后,他的目标就自然而然地转向了佳织。

我要开始考虑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不知那里又有什么样的悲剧在等待我。

“悟净先生……”水穗看着他的侧脸。

“……”

案件侦破了,我也被悟净带离了竹宫家。虽然和我的离去并没有关系,但那个家庭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悲剧了。

“话虽如此……永岛先生后来怎么样了?”

佳织安然无恙,她在自己的房间里凝望着小丑人偶。悟净原本把小丑人偶留在水穗的房间里,佳织把它拿了过去。

一个很简单又很大胆的圈套,但这些都过去了。

此时,列车从风雪中驶来。这不是水穗要乘坐的列车。悟净拿起了行李,说:“我是信任您才告诉您这些。我相信,您一定会把这些深藏在心里。”

水穗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耳鸣,心脏狂跳得仿佛全身都在颤动。

“我没事。”佳织努力抑制着情感,“但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她说完便转过了头。

“人们总是要知道真相才行。”

“此人复仇的第二步,是将永岛先生的罪行公之于众。为此,此人利用了您和青江先生的聪明头脑,并通过种种方法给您二人提供接近案件真相的提示,那本智力游戏书便是其中一部分。”

水穗刚收回手,悟净便转身上了车。黑色的大衣隔着车窗不停地摇曳。

“哪里。究竟这样是不是最好的结局,我也很迷茫。”

水穗正痴痴地想着,突然听到有人从身后跟她搭话。回头一看,悟净正对她点头致意。他依然穿着之前那件黑色大衣,拎着的提包里应该装着那个小丑人偶。

水穗走上车站月台时,天空仍在飘雪。

“佳织,你……”

没错。我绝不是什么“招致悲剧的小丑人偶”,反倒是悲剧在等待我的到来。悟净明明也知道这一点。

“的确。”悟净把提包换到左手上,冲右手指尖哈了口气。白色的雾气让他的脸庞一时变得模糊。“但是,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就连永岛先生这种命运,也是被某人算计好的结果……”

“但是,一点证据都没有,”悟净仿佛在自言自语,“什么都没有,只能这么想想而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