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上一章:第五章

努力加载中...

答:一路走来,我很感谢支持我的读者,是你们让我这个门外汉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同时我也很感谢那些对我“夹枪带棒”的朋友,是你们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有了改进的方向。相识是一种缘分,俗话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当你翻开《尸案调查科》的第一页,就注定了你我前世必有因缘,所以无论怎样,我都要对我的读者真诚地说一声:“感谢有你!”

问题一:书中所写的案例是否有真实原型?

我所工作的单位,体制内叫刑事科学技术室,既然带了“科学”两个字,从字面的意思不难理解,我们更多的还是运用科学的技术手段。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法医、痕迹检验、理化检验这些技术工种,并不是公安局特有的。如果某天,你遇到了一些情况,并不涉及案件,你需要找痕迹检验员来勘查,是否可以找到?答案是,可以。因为我们国家允许司法鉴定中心的存在,只要能取得合法的资质,私人是可以申请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的。司法鉴定中心每个地级市几乎都有一两个,省会城市可能会更多,只要在网站上搜索“司法鉴定中心”,分门别类的鉴定中心便会蜂拥而出。取得资质的司法鉴定中心可以进行:法医病理解剖、理化毒物分析、亲子鉴定、文书鉴定、痕迹检验鉴定、视频分析、声像分析,甚至有些高端的鉴定中心,还会参与重大现场的辅助勘查。许多地级市公安交警部门,对于酒驾者的血液酒精浓度测试,都是委托给当地的司法鉴定中心代为检验。但司法鉴定中心勘查非案现场收费不菲,一般都是在官方的鉴定结论有争议后,家属出面聘请。

关于“叶茜”是不是我媳妇,这个问题一直是读者讨论的热点。其实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当年我在提笔写第一本书时,我曾告诉过我媳妇,我要写个女性角色,我媳妇直接就问,有没有感情戏,我说有,我媳妇就说那女主角用她的名字。可没办法,我媳妇的名字起得太失败,怎么都没有代入感,后来商量之后,由她给女主角取了个名字,名叫叶茜。至于为啥叫叶茜,至今是个未解之谜。

书已完结,但是关于书中人物和故事的某些问题一直伴随着读者朋友。我把所有问题进行了一个罗列,对于提问比较密集的几个问题,借此机会,给大家一个解答。

问题二:书中的人物是否都有原型?

“尸案调查科”系列图书作品虽然暂时完结,随后基于全系列图书改编的影视作品大概会在近两年内陆续上线,我则会利用这一年多的空当开启我的新系列,希望到时候不会让大家失望。

答:其实这个问题,我在公开和非公开的场合都已经说过。书中所涉及的案例或多或少都会有原型。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构思案件的过程。比如,我知晓一个案例,我首先大致了解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和嫌疑人的犯罪动机等,当对案件完全知晓后,我会对案件做大量的减法,第一步,去掉案件中我们公安部门涉密的侦查手段;第二步,隐去案件中真实的作案过程;第三步,对案件中涉及的时间、地点、人物进行处理。比如,一起在室内的凶杀案件,我可能会把它移到室外,白天发生的案件,我会构思成夜晚。甚至有时候连案犯的犯罪动机,我也会做大量的处理。我很喜欢玩网游,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一起真实案件是头“魔兽”,那么我能用到的仅仅是这头“魔兽”的“魔核”,我的创作过程,就是在“魔核”的基础上,再创造另外一头“魔兽”。新“魔兽”的肉体,融合了我的一些社会经历以及出版物上庞杂的知识体系,对于这种创作模式,我本担心是否会得到读者的认可,好在一路走来,喜欢我的人越来越多,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继续创作的决心。

问题五:有没有一句话想对关心你的读者说?

答:这个问题在前面我也已经说过,构思一起案件时,我最先做的是减法,第一步,就是去掉我们公安机关不可公开的侦查手段。在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其实很多案件的侦破,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有时一个案件只要稍微运用一些科技手段,就能轻易告破。而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手段全部舍去,利用复杂的知识体系,另辟蹊径,将案件告破。我所运用的知识体系,全部参考的是国内外的公开出版物。因为我的身份比较特殊,在我之前还有老秦打样,所以我在写作时尤为注意。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司鸿章、冷启明、司元龙、焦磊、陈国贤、叶茜、乐剑峰,关于他们的故事,在这里将要暂时告一段落。虽有不舍,但终究还是要说声再见。感谢各位读者朋友的一路相伴,也许若干年后,书剑江湖上又会掀起他们的传说。

问题四:“尸案调查科”系列想表达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答:我的工作经历比较曲折,我警校读的是刑事侦查专业,毕业后第一个工作岗位是刑警队,当了三年侦查员后,遇到了刑事科学技术室遴选,虽然在警校时,我们也开设了刑事科学技术这门学科,但是理论和实践差距依旧很大,后来在单位的推荐下,我被选派到中国刑警学院继续深造痕迹检验专业,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有幸结识了全国刑事技术领域的同僚,冷启明、焦磊、陈国贤的原型就是我在警院培训中结识的伙伴。司元龙的原型,也就是我本人。

说完了其他人,我要重点说一下“我”的“父亲”,司鸿章。司鸿章的原型,是我所在单位刑事技术室的主任,也是我在技术室任职时的带班老师,他干了几十年刑事技术,积累的办案经验足可以写成厚厚的一本书,然而可惜的是,由于他多年积劳成疾,在单位突发脑出血,好在抢救及时,保住了一命,但他也抱憾离开了挚爱的工作岗位。以前跟在他身后出现场时,他总会见缝插针地给我说一些他以前办过的案件,这些都被我写进了书中。“尸案调查科”系列出版后,他看完了全系列,每每看到熟悉的片段,他总会给我发条语音,说某某案件的一些场景,他曾经跟我聊过,见到书中出现了他的经历,他也会开心地手舞足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也许我只能用这种方法,让他在挚爱的技术生涯上留下一点念想。

问题三:“尸案调查科”里所写的破案手段,是否存在泄密?

答:当我提笔开始写这种类型的小说之前,我看过雷米老师的“心理罪”系列,老秦的“法医秦明”系列,蜘蛛大哥的“十宗罪”系列,还有刚雪印老兄的“犯罪心理档案”系列,当看完数十本犯罪嫌疑类小说之后,我心里有个疑问,到底是把小说写成偏向“案件推理”还是偏向“案件背后”?我和很多写作者不同,因为我从2005年进入警校后,就一直在接触“刑事侦查”,而我大学毕业后的工作地点,还是我们市最忙的刑警队,各类恶性案件,几乎全都发生在我们辖区,甚至有些领导调侃,如果我们刑警队平安无事,全市恶性案件能减少一半。特殊的工作环境,让我更早成熟。我上班第一天,就直接上命案专案,上班的第四天,又紧接着上了一个杀人抛尸的专案,两个专案一起上,让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将近两个月没有离开单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