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上一章:26 下一章:28

努力加载中...

星期天的早晨,董丹打开了电视,节目主持人正在采访那家“人体宴”餐馆的女老板。再过一周,他们就将公开营业了。那位女老板是一位年约四十多岁,非常端庄的女人。她谈论食物与裸体结合的感官之美。在古老的中国,这可是很有价值的。在开幕式当晚,她将邀请许多位艺术家,包括画家以及摄影家们共赴盛宴。当然,媒体也在邀请名单之列。引起争议没关系,反而创造了机会,让具有启发性的见解争鸣。

“那块破烂,你就别再弄它了。”董丹道。

刚才她一直在修补那个一本书形状的纪念品,因为它又摔破了。镶了仿金商标的那块黑色大理石现在脱落了。不然他们不会发现连那块大理石原来也是仿造,不过就是一块金属,贴了一层大理石图案的塑料膜。那么阔气的出版商起码不该用如此廉价的胶水。

她看着他走到门口。

董丹把鞋子套上。

那食物是什么样的?噢,都是海鲜中的极品。当天下午他们将用飞机从海边直接运来一批最新鲜稀有的货色。那些女孩子呢?女孩子们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大学学生。除了伤风小感冒外,没有任何生病纪录。她们的年纪呢?从十八到二十二。当然都是处女,经过上万人的竞争脱颖而出。她们来自全国各地,不仅学业优异,而且品行端正。她们都经过妇产科的专业检验,并且确定她们的胸围、腰围、臀围都达到理想标准。女孩们肌肤的色泽也不可轻视,看上去得是冰清玉洁,细滑如豆腐,吹弹得破,宛如日本河豚中的上品。比起陈列在她们身上的食物,她们更为诱人。这样人们才会理解,最好的美食不是用嘴巴享用,而是用眼睛以及所有的感官。她们都经过了生息调养,付给她们的待遇相当优厚,下学期念大学的学费再也不用操心。只透露到这里,以免大家听到了女孩子们的待遇时会惊讶这顿酒宴花费过巨。符合卫生吗?当然。她们都要先经过除毛程序。在白天里,她们先经过十二次沐浴,泡在加了十二种花香精油的水里,再经过八个小时的断食,她们才会被带进冷藏室里。接着,她们要服用镇定剂,好平静地躺在冰块与鲜花上一小时不动,让食物的陈列工作能够完成。一直要等到食物用尽,她们的纤纤玉体才会完全展示。然后镇定剂药效结束,她们醒过来之后,也将成为酒宴后段的参与者。被邀请的艺术家们都是名噪一时的。那么有哪些媒体记者呢?必须出示单位介绍信和记者证以证明他们不是宴会虫的那些记者。

他不理她,继续系鞋带。

“我去医院看看我的胃病。”他道。

“墙上总得挂点什么。”小梅说。

“上个月,我织假发挣了四百五十六元。”她说。董丹听出来她的意思是:“别再去当宴会虫了。在你找到另一份工作之前,我就多织点儿假发。”

“对呀。”他边说边笑。

“你要去哪儿?”小梅问。

她朝他微笑,仿佛在说:“糊弄谁呢?”他也笑了笑,知道他撒的这个谎已经被她识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