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上一章:4 下一章:6

努力加载中...

“不要随便把话接下去啦,我们只是说了些和羽迫学姐有关的事。”

“听说去了东京,现在在一个广告代理公司工作。”

“是不是真的啊,这种留言就像传话游戏一样。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之间传来传去,芝麻大的事也能说得和西瓜一样大。”

“看什么啊?”

“据说她是安槻大学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名人,把她的事情讲给我听的人称呼她为‘传说中的麦当娜’。”

抱着自己的被褥回来的美嘉把三套被褥以枕头为轴心摆成一个Y形。

“怎么了,美嘉。表情这么严肃,平时可不多见啊。”

观月拿出来的是两张快照,第一张里的人是今天早上刚在停车场见过的羽迫学姐。好像是在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拍的,照片里的羽迫学姐穿着松叶图案的和服和藏青色的裤裙,拿着装有毕业证书的纸筒,脸上挂着笑容。日式的发饰也和羽迫学姐很配,她散发出的天真烂漫的气息让人一时难以相信她已经是个研究生了。在羽迫学姐的身边,还站着另一个人。

“嗯,所以呢?”

“真是不好意思。”观月摆出赶苍蝇的架势,“在你面前我怎么都说不出口,总之是一件很微妙的事。”

“之前我也说过了,高中时她担任过我的家庭教师,所以我和她几乎都是在家里见面。有一次,我突然在街上看到她。”观月从被窝里起身盘腿而坐,脸上的表情颇为神妙,“当时我是一个人,羽迫学姐好像和她的几个朋友在一起,她那几个朋友看起来也都像是学生。”

“好吧,既然如此,”看到美嘉正用怀疑的眼光盯着自己,观月倏地站起来,在自己的行李里翻来翻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特别拿出来给美嘉你还有大家都看看好了。”

“应该是你憧憬的人吧,”由加里的语气里流露出羡慕的情绪,“她是观月你的目标吧?”

“笨蛋,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而且,就算我的兴趣真的是那样,也不会想和美嘉这种粗鲁的女生做那种事的。我也有选择权的好吗?”

美嘉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威士忌、冰桶和薯条等零食,在两人的枕边依次排开。三人坐在被褥上才刚聊了一会儿,就马上被二楼独有的氛围吸引住了。美嘉突然起身说了句“决定了,我也要睡这里,被子被子”,然后又匆匆忙忙地直奔楼下。

“这么说,观月。”由加里像是刚从梦中醒过来,“你难道每天都寸步不离地带着这张照片吗?”

“都说了不是什么男朋友。看看你,别像个小孩子似的乱动了,蚊香快要被你踢翻了。”

“啊,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注意到了。不过,这位美女师姐和千晓学长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羽迫学姐……是谁啊?”

“别那么一本正经的嘛。好啦,小景也来这里睡吧。去把你的被子拿来嘛,去嘛。”

“所以嘛,我这也是打个比方啦。这样一个看上去完美无缺的人,总得有一个明显的缺点才行啊?比如命途多舛、连遭不幸,或者肚脐突出,又或者长痔疮。”

“唔,是这么回事啊。”

“也就是说,万一我们对千晓学长做了什么失礼的事,这个情况也可能会辗转传到高濑学姐的耳朵里咯。没错吧。”

“这才是真正的合宿嘛。”

二楼的这间大开间忽然陷入沉寂,刚才的喧闹仿佛只是大家的错觉。美嘉不再咀嚼刚放进嘴里的薯条,而是死死盯着照片,就像要把照片吃掉一样。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真漂亮啊。由加里也这么想道。真是个美女,不,美女这个词还不足以形容她。她给人一种清浊并包的印象,这种印象来自她全身散发出的高贵气质。

“一个姓高濑的人,不过这么说想必大家也不认识。因为她和羽迫学姐是同一届的学生,我们入学的时候,她已经毕业了。”

“哼,我才不会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别卖关子了。”

“确实,在远处打量的时候还感觉这个人可能很可怕,不好相处。但实际说过话之后,才发现她是一个温柔的人。”

“嗯,大概吧。”

“所以,现在她到底要怎么知道我们都在这儿干了些什么呢?即使知道了,她又为什么会对这里发生的事感兴趣呢?而且,照常理来说,她大概连你这个人都已经不记得了吧?”

第二张快照上,和高濑学姐合照的人换成了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剪得很短的娃娃头配上俗套的眼镜,大家过了好一会儿才认出那是观月。照片里她的打扮和现在判若两人,简直像对穿搭完全没有概念的乡下女孩,真的是太俗了,所以一向口无遮拦的美嘉会当场发出“真土”的感叹也算不上奇怪。照片里的观月身穿冈本壹成所在学校的校服。“咦,原来她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啊。”由加里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因为,”观月又向小景展示了羽迫学姐和高濑学姐的合照,“羽迫学姐是高濑学姐的朋友,据我所知,高濑学姐就没有多少关系亲密的朋友,要好的女性朋友大概只有羽迫学姐一个人。”

“什么什么?”小景的眼睛也直放光,“观月也有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

“她不就是那个据说是女同性恋的人?”

“要你管。”

“哎呀,小观月,”美嘉又换回了平常的语气,“我以前就怀疑过你是不是好这一口,原来你的兴趣真的在那里啊。真头疼啊,美嘉我感受到了贞操的危机。要不我今晚还是到楼下去睡好了。”

“当然啦。我刚才不是说过吗,这是我的宝贝。”

大概是考虑到自己一个人住楼下的客房会很寂寞吧,小景最后也拿着自己的被褥上了二楼。被褥从三套变成了四套,形状也就从Y形变成了X形。就在这一番位置的变换后,由加里提出“能不能让我睡在这边呢”,然后就把自己原来靠房子正面窗边的被褥移到了房子背面的窗边。

“欸,你认识她吗?”

“就算是这样。”观月少见地用充满怨恨的眼神盯着小景,“就算是这样,因果报应可是会随时应验的。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谨慎行事有什么不对嘛。”

“也就是说,千晓学长也很有可能会通过羽迫学姐认识高濑学姐咯?”

“男的还是女的?”

“那果然就是这么回事了。”

“呀,小景。”

照片里这位身材修长的女性搭着羽迫学姐的肩膀,比羽迫学姐足足高了有一个头,两个人看起来像是要好的姐妹。她手上也拿着装有毕业证书的纸筒,但却没有穿和服,而是穿了一身衬托出苗条身形的黑色套装。乍一看好像和毕业典礼不太搭调,但却不可思议地给人一种有个性的高贵感。

在由加里看来,虽然是在开玩笑,但和平日里的美嘉相比,这番讨伐未免有失水准。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吧,她从一开始就赤裸裸地表达了嫉妒的心情,未战而先自乱阵脚,以至于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无力感。这些表现恰好是她发自内心地欣赏这位高濑学姐的证据。对于向来喜欢插科打诨,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真实想法的美嘉来说,这倒是通不寻常的发言。想必观月和小景也会同意这个观点。

“啊?”美嘉和小景同时失声惊叫,“你说什么?”

“没错,千万的千,帆船的帆。”

“虽然没有见过她本人,不过关于她的传言倒是听说了不少。”

“我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日本人了,身材简直和超模一样。啊,可恶,这种时候就觉得老天真是不公平。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观月,但我真的很希望她的性格能不像她的身材那么好。”

“好热闹啊。”小景突然从楼梯探出头来,打断了美嘉的这一番吵闹。

“传言?”

“啊呀,两位该不会已经打算休息了吧?”

“只是打个比方嘛。还有还有,别看长得这么漂亮,其实是个男的。总之,她一定得有一个异于常人,而且会让她面上无光的缺点才行。如果不这样的话,这九*九*藏*书*网世道也太不公平了吧!”

“嗯,嗯嗯?”一口吞下杯子里威士忌的美嘉探出身子,“什么,什么啊?什么事?”

“小观月,你刚才说这个女生的名字叫作‘千帆’对吧?”

由加里没想到观月会留意到这样的细节。如果把火力调到最大,打火机倒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防身工具,但是现在应该怎么样替自己辩白呢?正烦恼的时候,楼梯上突然传来和刚才不同的嘈杂的脚步声,是美嘉。

“没有,拍照片之前没见过,之后也再没联系过。拍照的时候也只是互相打了个招呼而已。”

“高濑……啊。”小景手指抵住嘴唇,眼睛望着虚空,“观月,你说的这个人该不会是高濑千帆吧?”

“关了灯之后,正面窗户这边的月光太亮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嘛。”

“女生?谁啊?”

“哎?可、可是?”

“另一方面,既然能这么爽快地介绍给我们认识,足以说明羽迫学姐和千晓学长也是很好的朋友吧?”

“站在她旁边的这个人是?”

“等、等一下。我说观月啊,”这一次连小景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和这位高濑学姐说过话吗?当然了,拍这张照片时候的对话可不能算。”

“咦,她已经是学校的传说了吗?”美嘉惊讶得把口中的酒水呛了出来,“会不会太夸张了啊。”

“男女都有,那里面……”说到这里,观月看看大家,压低了声音,“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人,不过……”为了及时制止想要抢着发言的美嘉,观月又接着说道,“不过这个人不是男生,而是女生。”

“当时除了羽迫学姐之外,我就不认识其他的大学生了。所以好像也没什么非要恬不知耻地跑去毕业典礼凑热闹的理由。”观月看着远方,动情地回忆着,“但那时我觉得说不定能在毕业典礼上遇到高濑学姐,就抱着这个想法过去了。然后,羽迫学姐介绍我们认识,这才有了这张照片。真是太好了。”

“你又在这里干什么?”看到见缝插针早把被褥铺到二楼的美嘉,小景露出惊讶的表情,“刚才你明明还坚持想要自己的房间的啊。”

“咦,不会吧。难道……”

“啊,嗯。没错,就是这样。不愧是由加里啊,简直是一语中的。我将来也想变得像高濑学姐一样那么完美。对了,这就是我的人生目标。不过,各位,以上其实都只是铺垫。”

“虽然我也不知道实际的情况,不过据说她长得非常漂亮。实际见过她的人在说起她的容貌时,都仿佛是在描述梦境一样。”

“你已经不记得了吗?”小景用手掌拍了拍美嘉的脑门,“就是把千晓学长介绍给我们的人啊。”

“真是的。”观月一脸嫌弃的表情,“那她刚才为什么坚持一定要有自己的房间啊?”

“倒也不是马上就要睡了。”

“其实这整件事都是从由加里的那个问题——为什么我好像对千晓学长特别在意——开始的。”

“咦,真过分。美嘉明明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等你知道了我的好,可千万不要后悔哦。”

“喔,你这样我反倒更感兴趣了。到底是什么事嘛,啊,我知道了,是在说男朋友的事吧。观月,你也交男朋友啦?对吧,是这样么?好啦你就说嘛。”

“应该是这样的吧。”

“你这打的是什么比方嘛。”

重新钻进被窝躺好的这四个女大学生,真的像“聚首”这个词的字面意思那样,把头凑到一起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

直到这时由加里才发现,照片里高濑学姐的发型和眼前观月的发型有几分相似。穿着女校校服的观月就像没有对好焦一样一脸疲相,现在的她则是气势不凡。原来如此,她大概就是追随着照片里的高濑学姐一路走过来的吧。

“这可是我的宝贝哦。”

“我也听说过这件事,不过羽迫学姐跟我说过事实不是这样的。”

“身材……真好啊,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美嘉自言自语的同时,嘴里传来“啪嗒”的响声,满嘴的薯条总算被咬碎了,“难道比观月你还要高?”

“嗯,这一点也不难理解。所以呢,这又怎么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为什么要换位置啊?”跟她交换位置的观月显得有些不解,“两边好像没什么区别啊,还是说有风水之类的讲究?”

“对了,小观月。”美嘉还是保持趴着的状态,手脚却不停乱动,“说嘛,男朋友的事,说嘛说嘛。”

“那我们再喝一点吧,就在这里。好了好了,杯子已经有了。”

“咦,奇怪。”美嘉好像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响,皱起眉头,眼神飘忽地盯着半空。

“好了好了,真是的。”美嘉的语气里满是挑衅,“亏我还一直觉得观月是我们几个里面最酷、最成熟的呢,没想到也是个喜欢做梦的大小姐啊。”

“这就是高濑学姐,高濑千帆学姐!”

“算了,这样也不错。”由加里说了句违心的话,“人多热闹嘛。”

“所以是怎么一回事啊,”三人各自钻进被窝里躺好,吃着美嘉拿来的零食时,由加里突然向观月提问,“你刚才说到一半的那件事?”

“而且这位高濑学姐从安槻大学毕业后又去了哪儿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