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上一章:6 下一章:8

努力加载中...

“等等,小景。你说她提前知道了?那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会提前知道……”

“怎么了,由加里?”观月也有些担心地走过来,“脸色很糟哦。”

“那个人说他是谁来着?”美嘉随意地拉着观月T恤的袖子,用她一贯调侃式的口吻提问道,“搜查主任是什么级别啊?很厉害吗?”

壹成的语气变得更奇怪了。除了慌张和困惑,现在还加上了戒备心一类的东西。他的言外之意好像是想说“所以你这家伙到底打给我干吗啊”,但如果真的这样问,容易一下子就被对方抓住话头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所以暂时还是保持沉默。总之就是一副不想和这件事扯上关系的样子,这是典型的壹成的反应,和由加里的想象没什么出入,所以她也不觉得有多惊讶。

“私底下跟你们熟吗?”

“我想说的是,秀子会不会提前知道这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才会急匆匆地退出合宿……”

壹成急切地挂断了电话,本来以为他会在更改约定的时候多纠缠一会儿的,也许他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吧,一下子就答应了。这对于由加里来说倒是帮了个大忙。

“我没有开玩笑啦。”壹成慌张的样子让由加里觉得有些开心。即使并不觉得有多害怕,她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恐惧。“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发现洋楼背面的杂木林里躺着一个男人。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已经死了,喉咙被刀割破了。我吓坏了,赶紧报了警,现在警察已经到了。”

由加里大吃一惊,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观月。不安的情绪在几个人之间蔓延。

“为什么她会在合宿的紧要关头宣布自己临时有事不能参加呢?我一直觉得有些不能理解。”

“那真的可以打电话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难道她,”小景沉默地摘下眼镜揉鼻梁的时候,冷不防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过既然发生了这样的案子,很抱歉,之前约好的事就先取消了吧。”

“哎?”正在妄想与现实间的窄缝中逡巡的由加里突然被美嘉搭话,差点没回过神来,“怎、怎么了?”

“啊,您好啊,中越警官。”千晓连忙向他点头致意,“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

由加里也觉得这样做比较妥当,她一边走近还在聊天的两人一边说:“不好意思,我想打个电话给我朋友,应该没关系的吧?”

“他是我们……”观月作为代表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过因为太过惊讶,她有些支支吾吾,“我、我们常去的咖啡店‘Side Park’的店员。”

“唔。”可能是因为刚刚说过怀疑秀子的话,小景此时就像几个人里选出来的发言代表一样发问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认识他吗?”

“我们现在不是还在杀人事件的现场吗,这种时候……”

“是啊,真是巧啊。莲实小姐的问话已经结束了吗?”

“如果是这么重大的事,我想她应该会跟我们解释清楚的。但是她却只是拿出了一个含糊不清的理由。”

“秀子怎么了?”

下午两点刚过,秀子的调查问话也结束了。她马上来到由加里她们所在的二楼开间,由加里刚注意到此时的她失去了往常那种从容不迫的神采,她就用和她的大小姐个性最不相称的深鞠躬做出了回应。

“是啊,我接下来也要去录口供,配合警方调查。”

难道说……由加里好像瞬间明白杀死嶋崎丰树的凶手是谁了。虽然只是没有根据的猜测,但越想就越觉得没有别的可能。不过等等,现在就把话说死还为时尚早。因为还有一个重要的地方没搞明白,那就是动机。为什么这个人要杀死嶋崎丰树呢?再说了,嶋崎丰树为什么会到御返事村来呢?

“我也不清楚,但就是突然有了这种想法……”小景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开始为自己辩解,“抱歉,说了这些奇怪的话。你们把我刚才说的话都忘掉吧,好不好,忘掉吧。拜托了。”

“是我。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吧?”

“嗯?怎么了,小加里?”

“你在说什么啊,没这回事,是小加里你的错觉吧。”

“什么啊?”

“真是对不起大家了。”秀子道歉的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是我的安排不够周全,都是我的错。”

“啊,是小加里啊。没有。”壹成迅速把声音切换到轻快的频道,反而更显冷淡了,“没关系啦。什么事?”

“……喂。”终于传来了壹成的声音,但和平时轻佻浮夸的声调相比,他此时的声音冷淡得像是在故意克制自己内心的感情。果然还没起床啊。

“什么紧急事态?”

“好像是的。”

“今天早上五点你给我打电话了吧?不是有什么急事吗?”

“谢谢。”由加里稍稍走远,拨通了壹成的电话,但却迟迟没有人接。虽然已经是暑假了,但学校还是开设了补习班,所以这段时间壹成还是得去学校上课。每年也就是这个时候经常会有上司约他下班后去喝酒,如果他昨晚也去应酬了的话,现在说不定还没起床。

“说起来,今天早上是怎么了啊?”

即便如此,焦躁感也丝毫没有减少。小景虽然为自己无凭无据的揣测深深自责,不断表示要收回刚才说过的话,不过大家很快就会知道,她的推测虽然不是完全正确,但也差得不远。由加里一行的调查问话在晌午时分结束,秀子本人恰好在这个时候赶到了御返事村。身为“小假日”的主人,她当然也需要配合警察了解现场的情况,不过和她联系的警员一开始似乎是想直接到她家里拜访的,她却主动提出要到御返事村来一趟。

“那我差不多要去上班了。”

“唔,嗯。”

“抱歉,从现在开始要占用各位一些时间,对每个人单独问一些问题。在那之前,我想知道你们之中是否有人知道那名死亡男子的身份?”

由加里打个哈哈,把壹成有些过度的反应对付了过去。他大概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吧,由加里想。今早的那通电话其实是要打给那个女人的,没想到却错打到我的手机上了,所以才慌慌张张地挂掉。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儿。

美嘉这种满不在乎的口吻,勉强还是能划入“可爱”这个范畴的吧。这个声音真的可能变成昨晚那种有施虐倾向的男人一样的声音吗?

“杀……喂。”本想一笑置之的壹成突然反应过来,当即破音,听起来像打嗝一样,“喂喂,小加里。”

“警察到那里了?”

“抱歉,好像出现了紧急事态,把原计划都打乱了。所以我才想着要给你打个电话。”

“哎?”壹成的声音好像又变尖了,“什么啊?你在说什么啊?”

“准确地说应该不是一个级别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既然都叫‘主任’了,那应该很厉害吧。”

“没什么。”由加里拼命抑制住想哭的冲动,向后踱步。虽然知道自己的举动只会加倍引来两人的怀疑,但她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真的好难受。“没什么,真的……”

“什么会怎么样?”

中越警官把千晓带到角落,两人起劲地聊着些什么。准确地说,应该是千晓不停地说,中越警官认真地听。中越警官抱着胳膊,表情平和,时不时重重地点点头。由加里她们虽然听不到两人谈话的声音,但看这架势就能明白大概不只是一般的问话。

“唔。”平塚警官瞥了瞥被盖上薄布的死者,“名字好像是嶋崎丰树。”

“没、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是啊,观月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这里发生了一起案件。而且,好像还是杀人案……”

“嶋……”四个女孩的声音在清晨的山间回响。“不会吧!”

“难道说千晓学长也认识那个主任?”

“不打个电话给男朋友让他到这里接你回家吗?”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大家都以为是小景结束问话正走到楼上和大伙会合,转过头一看,却是一个穿着衬衫、戴着眼镜的男人。男人还很年轻,发际线却已经节节败退。既然身处杀人事件的现场,想必应该是警方的人,但他的气质似乎和学校的研究室更相配。

观月最后的这句独白也说出了小景、美嘉和由加里的心声。嶋崎丰树到底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啊?

“秀子啦。”

“你们几个会暂时留在那里吗?还是……”

一位穿着警员背心的鉴识科女警走向正和千晓聊得起劲的平塚警官,递给他一个塑料袋。平塚警官拿着这个塑料袋走向由加里她们。

“如果真的这么担心,”美嘉轻轻地抬起下巴,指了指正和千晓聊天的中越警官,“直接去问那个很厉害的人不就好了。”

“他在警察那里还挺吃得开的嘛。啊,对了,小加里。”

“算不上熟吧,最多就是见到的时候能认出对方……不过,他为什么会……”

“……之后会怎么样呢?”

“唔。”想接着用一句“没什么”蒙混过关的由加里突然一闪念,条件反射似的拨开了美嘉的手。她的耳中仿佛传来了观月啜泣的声音。

“她那时候确实是有些唐突。不过,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要摒弃先入为主的观念——由加里这样告诫自己。但是,如果自己的猜测没错的话……由加里碰上了这个让她绝望的问题,忽然感到一阵眩晕。真到那个时候,自己能把凶手供出来吗?自己真的有勇气这么做吗?还是做不到的吧,做不到。一点儿自信也没有。

“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不就是因为有别的要紧事,实在无法分身吗?这也是没有办……”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

一向沉着冷静,俨然成人模样的观月,有可能化身成那种毫无抵抗力的少女吗……

“只不过是向我们了解了解情况而已吧。”观月面有愠色,“我们只是作为事件的目击者被留在这里的。”

怎么可能知道呢,我们分明连那个男九九藏书网人的脸都没看到过。仿佛是看出了由加里的心思,平塚警官戴上白色手套,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原来是一张驾照。

“嗯?”刚才还担心地看着由加里的观月转头看向小景,“什么意思?”

美嘉伸手碰了碰由加里。虽然这一下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由加里的心里却已经不再平静。一想到美嘉的这双手可能造成了昨晚黑暗中观月的抽泣,由加里的背上就犹如有电流窜过……

“怎、怎么了吗?真的没事吗?”美嘉有些困惑,“脸色看起来好差啊。”

“啊,是这样啊。”听到这儿壹成才明白由加里特意打电话给自己的原因,他审时度势地换回了平时打电话时的语气,“什么啊,原来是那件事啊。好啊好啊,那个不成问题的啦。”

“嗯。”中越的态度仍旧随和得不像个警官,“没关系的,请便请便。”

“平塚还在接着问呢……啊,你好。”中越警官转身对着由加里她们,随和地笑了。这和警察给人的一贯印象多少有些不同。“敝姓中越,是这个案子的搜查主任。等一下还要麻烦各位配合我们的取证工作,一大早的肯定辛苦各位了,不过还希望大家能多多协助。”他说着再度转过头对着千晓。“匠先生,不好意思,能借一步说话吗?”

此刻,警察正在一楼的饭厅向小景问话。警察将分别向他们这五个尸体的第一发现人了解情况,其他四人此时则集中到二楼尽量远离杂木林的正面窗户旁待命。

“什么啊,小加里。”美嘉好像一直在旁边留意由加里的通话,她一边嗤笑一边走近由加里,“是和男朋友的约会吗?”

“明明在放暑假,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要紧呢?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真的会有什么事重要到让她不得不取消和我们这几个好朋友早就定好的计划吗?”

小景这时恰好回到了二楼,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变。由加里松了口气,美嘉第二个被叫到楼下。中越警官好像结束了和千晓的秘密谈话,跟在美嘉身后悠然地下了楼。

“上次真是多谢了。”这个叫作中越的男人说起话来果然和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十分平易近人。“我们见面的地方总是很奇怪啊。”

“啊。嗯。”经美嘉提醒,由加里也觉得这么做比较好,于是便取出手机。“不过,这样真的可以吗?”

壹成对这句话毫无反应,沉默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最后的回应却是抱怨一样的自言自语。

那果然只是个梦啊……由加里在一旁偷偷观察着观月和美嘉的互动,两人的表现和平时一模一样。观月充满领导气质,犹如这个小团体的保护人;美嘉则任性而奔放。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互为对照,这种犹如母女的关系是绝不会突然脱离常轨的——由加里这样说服自己。所以,那种两个人好像都被另一种人格附身了一样的画面……不可能,不可能的啦。那肯定只是个梦,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个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