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努力加载中...

不担心宫里了,顾兰芝陆陆续续听说了永安伯府陆家的消息,说是陆老太太强势地将两个庶孙、一个庶孙女接到伯府去了,孩子们哭哭闹闹要娘,陆老太太心软,也想给夏怜一个姨娘的名分,是陆维扬坚持反对,至今夏怜还住在她那个农家小院。

有隆庆帝亲自看着,便是遇见二皇子赵夔,赵夔也不敢当着隆庆帝的面欺负孩子们。

隆庆帝又要母亲带她与哥哥进宫了。

儿子不争气,华妃恨铁不成钢,但皇上拿儿子与二皇子比,华妃也有点委屈。二皇子出生时差点死掉,或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从阎王那儿逃回来的二皇子,居然是个小神童,三岁会作诗,七岁就把宫里的大儒问倒了,十岁时下棋能与当朝棋圣打成平手,今年十二岁,二皇子竟练成了百步穿杨的神技!

顾鸾仔细想过了,承恩侯府与赵夔没仇,赵夔杀她,是因为太子过于宠爱她吧,她是受了太子的牵连,只要这辈子她离太子远远的,离赵夔远远的,那么就算将来赵夔再次造反,他也不会对付中立的承恩侯府。

她是承恩侯府的四姑娘,是隆庆帝最宠爱的表侄女,如今便是太子或赵夔想动她,也得掂量掂量。

华妃一直都觉得,这样的二皇子,就算生母不是湘贵妃,隆庆帝也会宠的不行。

俞氏有自己的猜测,问女儿:“阿鸾怕二殿下,是不是?”俞氏始终坚信,女儿是被二皇子赵夔掐死鹦鹉那一幕吓到了。

想到太子,顾鸾浑身发冷,赵夔要宠幸她,顾鸾是做好了準备的,接受了这一事实,所以那一晚顾鸾没有什么牴触,就是觉得累。可她与太子的第一次,她才十五岁,刚刚及笄,太子却马上就要三十了,对顾鸾来说就像父辈的人……

“过来过来,给朕抱抱。”隆庆帝笑瞇瞇地招呼俩孩子。

隆庆帝要见龙凤胎的表侄女,都是以华妃或淑妃的名义请俞氏进宫。

因为吉兆,再加上顾庭、顾鸾长得漂亮可爱,隆庆帝对兄妹俩自然格外宠爱。

顾庭走得比较快,看到天上有大雁飞过,他兴奋地指给妹妹看,看见路过的小太监鼻子长得像酒槽,他就凑到妹妹耳边偷笑,反正对顾庭来说,进宫与出门游玩一样简单。顾鸾被哥哥感染,越来越不怕了。

但,顾鸾是在去见二公主的路上,意外失身。

隆庆帝一手抱一个,心想,是他亲生的娃该多好,皇亲国戚,到底隔了一层。

女人们聊了一会儿,突然发现,隔壁好久都没有笑声了。

隆庆帝是个喜欢吉兆的皇帝,官员百姓们私底下说他昏聩,隆庆帝都知道,他一边觉得自己确实偶尔昏聩,所以被骂也不生气,一边又想证明自己并没有那么昏。吉兆是个好东西,那是老天爷对帝王功绩的肯定,在隆庆帝看来,他的夔儿天生神童是吉兆,表弟顾崇严给他生的龙凤胎表侄子侄女,也是吉兆。

俞氏谦虚道:“皇上错爱,其实兄妹俩都很淘气。”

马车稳稳地朝皇城驶去,俞氏笑着问女儿:“阿鸾想不想二公主?”

顾鸾被哥哥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为了不让母亲发愁,顾鸾点点头,同意进宫了。

锺粹宫,隆庆帝刚用过早饭不久。

宛如噩梦重现,就在顾鸾难受地快要控制不住发抖时,她的手被人握住了。

她就甜蜜蜜地让哥哥牵着了。

“想了。”顾鸾抬头,甜甜地朝母亲笑,这样才像一个四岁的孩子。

华妃鬆了口气,偷眼看皇上,皇上果然转怒为喜。

华妃奇怪,派宫女去瞧瞧,宫女很快去而复返,道:“皇上带三殿下、二公主、小世子、四姑娘去御花园玩了。”

俞氏娘仨进来了,先行礼。

不过,那就与她无关了,顾兰芝现在住在娘家,除了生母苗老姨娘整日忧愁歎气担心她的将来,兄嫂待她和善,侄子侄女们活泼可爱,顾兰芝顺心地很。

华妃无奈,皇上有带孩子的闲功夫,为何不去处理政务?

顾庭朝她咧嘴笑:“哥哥牵着妹妹。”

宫里一共三位公主,皇后所出的大公主比顾鸾大了十岁,是大姑娘,与她们这些女娃娃从来玩不到一处,顾鸾与其不熟。剩下两位,最小的三公主反而最有公主架子,眼高于顶,因此,顾鸾与平易近人的二公主关係最好。

顾鸾却有点不顺心。

对此,顾兰芝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陆维扬不纳夏怜进门,大概还想指望挽回她的心?可和离之后,顾兰芝越发看透了陆维扬的脾气,就是个软耳根的无骨书生,有反驳母亲的心,却没有坚持到底的力,等着瞧吧,早晚夏怜都会进陆家的门。

碍于名声,当时不可能到处声张,二公主都不知道她出了事,顾鸾入住东宫,二公主来找她说话,依然还是那副该说该笑的样子。顾鸾没有证据,她不仇视二公主,却再也无法与二公主交心,态度就淡了下来。

---

俞氏早就摸清了隆庆帝的脾气,闻言只是低头笑,并不担心出事。

俞氏先下车,再接兄妹俩下来。

对太子或赵夔,不招惹,不得罪,这就是顾鸾的决定。

太子赵祯,今年十八岁,年初隆庆帝刚为太子赐婚,准太子妃乃皇后的娘家侄女,大婚之期定在明年。

龙凤胎,多罕见啊,有的妇人就是怀了,生下的孩子也多早夭。

就在华妃感慨二皇子的聪慧,就在隆庆帝气恼三皇子的榆木脑袋时,小宫女来缓解气氛了,笑着道:“皇上,承恩侯夫人、小世子、四姑娘到了。”

和离在家的顾兰芝着实担忧了一阵,但一日日过去,宫里没有传来什么动静,顾兰芝也就明白了,那位皇帝表哥只是一时兴起,并非要定了她。也是,宫里佳丽三千,皇上想找什么样的美人没有,更何况,皇上心里还有位根深蒂固的已亡人。

应该喊皇表伯父,隆庆帝嫌“表”字太啰嗦太见外,不够亲暱,就让俩孩子直接喊皇伯父。

此事与二公主到底有没有干係?

隔着一堵墙,隆庆帝与孩子们的说笑声断断续续地传过来,华妃羡慕地对俞氏道:“还是你有福气,除了二殿下,宫里宫外,就阿鸾他们兄妹最受宠了。”

八岁的三皇子耷拉着脑袋,反而是最不怕隆庆帝发怒的那个,怕什么,他已经习惯了!反正父皇考他功夫时就会夸他了。

俞氏称皇上,顾庭、顾鸾小兄妹一起喊“皇伯父。”

昨晚他在这边歇下的,今日也不用上朝,隆庆帝就睡了个懒觉,醒来随便吃点东西,然后一边考究三皇子的功课,一边等表侄子侄女。三皇子好武,背书不怎么行,经常卡,他一卡,隆庆帝就皱眉瞪眼睛,旁边华妃、二公主看了,不禁屏气凝神,都很害怕。

顾鸾扭头。

“宣。”最后瞪眼三皇子,隆庆帝看向门口时,嘴角已经翘了起来。

萧老太君年纪大了,不想进宫折腾,柳氏嫌宫里规矩多,没事也不想去,所以今日进宫,就俞氏带了一双龙凤胎的儿女。以前她也会带上长女顾凤,但长女掉了一颗门牙,小姑娘怕被人笑话,哪都不要去。

顾鸾是六月里回到小时候的,如今已是九月,她已经用装病或是睡懒觉的法子迴避进宫两次了,这次她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

母亲发问,顾鸾不知该如何回答。

顾庭先跑了过去,顾鸾重新适应了下年轻俊美的帝王,才落后一步跑了过去。

华妃请俞氏去偏厅说话了。

重生这事,顾鸾从未想过要告诉父母,父母信不信是一回事,主要是赵夔太受皇上宠爱了,如果父亲知道她曾经被赵夔害死,父亲一生气,会不会想办法收拾赵夔?一下子收拾乾净了,顾鸾自然痛快,万一没乾净,父亲就要被隆庆帝、赵夔一起恨上了。

承恩侯府就在皇城外围,离得不远,马车很快就到了宫门前。

“不怕,哥哥保护你!”小男子汉顾庭又来保护妹妹了,有理有据地道:“他再掐鹦鹉,我就摀住妹妹眼睛!”顾庭也怕赵夔,宫里宫外的小孩儿们,凡是见过赵夔的,就没有不怕他的。叫顾庭去赵夔手里抢鹦鹉他不敢,毕竟他还小,可摀住妹妹眼睛,他会!

隆庆帝是个一会儿昏一会儿不昏的帝王,心情好时,臣子说的再难听他都一笑置之,心情不好时,杀起忤逆他的臣子来眼睛都不带眨的。赵夔呢,他前世能成功篡位,即便后来被父亲反了,也说明赵夔颇有本事,顾鸾不想让父亲涉险,得罪这对儿皇家父子。

“蠢笨,你二哥三岁时都比你背的熟!”三皇子再次卡住,隆庆帝憋不住脾气了,将矮桌上的书卷往地上一丢,怒声斥道。

其实顾鸾不记得赵夔掐鹦鹉了,但她记得赵夔掐她这只可怜鸾啊!如果可以,顾鸾这辈子都不想再见赵夔。

小小的男娃,明媚的笑脸,就像融融的春光一样,驱散了顾鸾心底的寒凉。

现在宫里比较受宠的主要有两位妃子,都是当年皇上南巡路上纳的美人,一位是华妃,膝下有八岁的三皇子、五岁的二公主,另一位是淑妃,膝下有七岁的四皇子与四岁的三公主。湘贵妃死后,隆庆帝恢复了风流,但再没有封妃了,华妃、淑妃能有妃位,除了二女在南巡途中就幸运怀孕生了皇子,也是因为湘贵妃活着时,与她们俩还算交好。

秋高气爽,天蓝汪汪的澄澈空明,底下的皇宫壮观威严,故地重游,顾鸾下意识地先望向了东宫的方向。

后来隆庆帝再也没有动表妹顾兰芝的心思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