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御花园养了几只鹤,隆庆帝带孩子们去看鹤了。

帝王满嘴歪理,顾鸾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一转过来,隆庆帝等人立即不出声了,顾鸾走着走着,又朝东边去了。

“父皇,我想玩摸瞎子。”五岁的二公主不喜欢看鹤,也不喜欢抓,她最近刚学会摸瞎子的游戏,正新鲜呢,天天都想玩。

顾鸾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决定今年她都不要再进宫了!

顾鸾看不见,隆庆帝身边的孩子们都看见了,二公主、三公主小脸都白了,忘了游戏规矩,害怕地躲到父皇身后,三皇子、四皇子表现地还算冷静,原地没动,但脸上也没了刚刚的轻鬆。

隆庆帝心想,你要是温柔爱笑点,表弟表妹会怕成这样?

隆庆帝懈怠朝政,自然有他的道理,摸摸顾鸾的小脑袋瓜,隆庆帝笑道:“阿鸾知道朕为何要认命那么多文武大臣吗?因为天下太大,朕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将大小差事分发下去,叫臣子们替朕做好,朕每隔一段时间看看他们做的如何便是,做的好朕有赏,否则就罚他们。”

鹤丹顶,除了脖子、尾巴处的毛是黑的,中间部分羽白如雪,顾鸾骨子里是大姑娘,欣赏的来这种美,哪怕几只鹤懒洋洋地卧在地上一动不动,顾鸾也看得津津有味。顾庭淘气,张开两条小胳膊扑过去,要抓鹤。

隆庆帝扭头,对上女娃娃清澈水润的杏眼,他笑了笑,问:“什么当差?”

顾鸾扫视一圈,隆庆帝是大男人,三皇子八岁了,哥哥四岁,二公主是小女娃,大家体型分明,只有她与二公主稍微难分辩一点。

顾庭也怕那人,他想叫妹妹回来,但隆庆帝提前朝他“嘘”了一声。

顾鸾身子一抖,赵夔何时把他们兄妹当表亲了?他明明连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都不认。

顾鸾听见这句,眼泪便如来时那样,倏地停了。

顾庭抿着小嘴儿,大眼睛紧紧盯着前面。

赵夔懒得向一个孩子解释,也懒得跟一个小屁孩计较。

隆庆帝疑惑地张开了嘴。

赵夔不由后退几步。

玩了几把,一直都躲在哥哥身后的顾鸾,因为瞎子从后面摸了过来,终于被抓住了。

隆庆帝低声笑:“庭哥儿别怕,有朕在,你二表哥不敢欺负人。”

但隆庆帝与孩子们的笑闹声太大,吓跑了赵夔的鱼。

他看见了隆庆帝与几个孩子,也看见一个蒙着眼睛的小女娃傻傻地往远离“猎物”的方向走,好不容易转回来了,结果又走歪了。今日顾家的龙凤胎进宫了,赵夔不难猜出,蒙着眼睛的女娃便是承恩侯府备受宠爱的四姑娘。

隆庆帝也没想到他的二儿子长得居然如此吓人,都把小女娃吓哭了,想到顾鸾哭也有他存心看热闹的缘故,隆庆帝咳了咳,一边抱起顾鸾哄,一边面朝儿子,严肃地训斥道:“吓哭你小表妹,还不赔罪?”

三公主跑得最慢,被隆庆帝抓到了,隆庆帝还没开始摸,她就先咯咯笑了起来,自暴身份,逗得大家一起笑。

“父皇。”赵夔朝走过来的隆庆帝弯腰行礼。

“皇伯父,咱们快走!”顾庭也跟着催道,反正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

顾鸾终究不是御史,没有连续不停谏言的勇气,面对帝王的提问,她嘿嘿笑了,开心道:“高兴!”

而瞎跑了一圈的顾鸾,早就暗暗着急的顾鸾,终于摸到了一片肩膀!

有的女孩子害怕,会尖叫会乱跳,顾鸾害怕时,不叫也不跳,眼泪哗的下来了。

顾庭攥紧了小拳头。

“去吧,下次再来陪表弟表妹玩。”隆庆帝不无鼓励地道。

这位皇表伯父,宠她是真的,可纵观史书,有几位明君放着政事不管,自己带孩子的?

才三岁的三公主又笨又傻,每次都猜不对,连续当了好几次瞎子,这样也没意思,隆庆帝就示意三儿子故意露馅儿。

放纵享乐的,多是昏君。

顾鸾悄悄地将脑袋往后歪,一眼都不要看那人。

隆庆帝就喜欢玩,兴致勃勃地让太监帮他蒙上黑巾,原地站着数到五,四处乱跑的孩子们就不许动了,老老实实等着挨抓。

顾鸾错愕地睁开眼睛,然后,她看见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那双眼睛很冷很冷,不带任何温度,哪怕他的脸还是少年模样,远没有长大后的冷硬线条,但就是这双眼睛,瞬间就唤醒了顾鸾印在骨血里的可怕记忆。

怪他,都怪他,是他叫儿子失望了。

赵夔意外地看向父皇怀里的女娃娃,这话,真不像四岁女娃能说出来的。

隆庆帝笑笑,抱着顾鸾领着几个娃往回走,走了几步,隆庆帝顿足,回头问赵夔:“夔儿找父皇有事?”

“看来表弟表妹并不想见我,那儿子先告退了。”赵夔自嘲地朝隆庆帝告辞。

既然皇伯父这么宠爱她,顾鸾就希望他当个明君,将来青史留名少些谩骂,如此,对隆庆帝对黎民百姓而言,都是好事。

那可是凶兽二殿下,她怎能叫赵夔向她赔罪?万一赵夔碍于皇命不得不赔罪,心里却记她一笔,她从今往后恐怕都睡不安稳了!

就在此时,东边走来了一个不玩游戏的人。

“我也玩!”顾庭耳朵灵,听到要玩游戏,男娃立即放弃他怎么追都追不上的鹤,颠颠地跑过来了。

顾鸾辨认方向的本事不太好,睁着眼睛让她走,她都能走错方向,蒙上眼睛更不行了,明明听见北面有笑声,她愣是朝南边走去了,伸着两只胳膊乱摸,越走越远,逗得众人哈哈大笑故意提醒她,顾鸾再红着脸转过来。

---

揉揉眼睛,顾鸾忙澄清道:“皇伯父,我自己哭的,与二殿下无关,你别怪他。”

或是因为前世的委屈恐惧太深,或是因为她现在太小身体不受控制,早在顾鸾反应过来之前,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四岁女娃那样,仰起脑袋,张大嘴巴嚎哭了起来,就差边哭边喊娘了。

顾鸾不敢看赵夔,也不想再待在这里,依赖地趴在隆庆帝肩头,顾鸾小声抽搭道:“我抓错人了,我不想玩了,皇伯父,我想找我娘。”

但在赵夔眼里,顾鸾与二公主、三公主一样,都只是胆小的女娃娃。

于是赵夔丢了鱼竿,朝这边来了。

女娃呆呆的,隆庆帝笑了两声,将顾鸾往上颠颠,问:“朕有空陪阿鸾玩,阿鸾高兴不高兴?”

她哪敢不高兴?

小太监再帮顾鸾蒙上黑巾。

孩子们都喜欢,隆庆帝自然答应,命小太监去取蒙眼睛的黑巾。

顾鸾听见了,那“嘘”声太短,她无法分辨是谁,料到有人在这边,顾鸾来了劲儿,加快脚步朝目标走去。

“不许你欺负妹妹!”顾庭第一个冲了过来,挡在妹妹面前,凶巴巴地瞪着他害怕的二皇子。

顾鸾还想再摸摸,眼前的黑巾突然被人拽了下去。

赵夔比隆庆帝等人先来御花园,就坐在鹤园旁边的湖畔垂钓,除了贴身侍卫,赵夔身边再无闲杂伺候的宫人,他安安静静的,隆庆帝就没发现他。

“皇伯父,你不用当差吗?”看眼前面半走半跑的哥哥,顾鸾转向隆庆帝,好奇地问。

很快,御花园里的游戏小队就凑齐了,一大六小。

三皇子不太情愿地接任了瞎子。

隆庆帝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派人去叫四皇子、三公主过来,三公主是正月里生的,实打实的三岁,个头与顾鸾差不多。四皇子与三皇子兄弟俩,论身高也没那么容易分清,这样就增加了难度。

赵夔怔了下,他知道孩子们都怕他,却不知道,顾鸾只是看他一眼,就吓成了这样。女娃娃蒙眼的黑巾还鬆鬆地挂在她脖子上,她闭着眼睛张着嘴哭,赵夔能看见一串串豆大的泪疙瘩,也能看见她的嗓子眼,那哭声一声比一声响,宛如魔音入耳。

赵夔今年十二岁,已经是少年郎的挺拔身形了,扫眼矮小的三皇子、四皇子,赵夔单膝蹲了下去,这样就变矮了,顾鸾一抬手,就能摸到他的脸。

顾鸾回想一番哥哥与三姐姐的孩童举动,自己装起来也挺像那么回事的,小胖手指指皇宫前面的几处宫殿,她认真而疑惑地道:“爹爹每天早起去兵部当差,二叔去户部,都没空陪我玩,皇伯父没事情做吗?”

小顾庭一听凶狠的二殿下要看自己,吓得直接躲隆庆帝身后去了。

前往御花园的路上,被隆庆帝抱在怀里,顾鸾心情挺複杂的。

赵夔注意到了女娃娃的小动作,随口道:“听闻表弟表妹进宫,我来看看。”

四岁的女娃娃也很有份量了,隆庆帝抱着顾鸾走了一大段路,其实也累了,刚想放顾鸾自己走,一听女娃娃这么喜欢跟他玩,隆庆帝顿时又多了一股力气,继续抱着顾鸾前行。顾鸾倒巴不得自食其力,奈何帝王的隆宠,也不是她想拒绝就拒绝的。

赵夔转身走了。

顾鸾高兴坏了,黑巾挡住了眼睛,她的小嘴儿忍不住笑弯了,露出嫩白的小牙。手中的衣物分明是男子的,顾鸾马上排除了两位公主,再去摸对方的脸,摸到高挺的鼻樑,光滑的脸庞。顾鸾仔细摸了摸,越来越奇怪,隆庆帝的脸应该比此人的大,可三皇子、四皇子,应该比这张脸小才对啊?

眼看顾鸾朝他这边走了过来,对面父皇则摆出了看热闹的样子,赵夔唇角微扬,停在顾鸾不远处,他故意低低“嘘”了声,彷彿在提醒身边的孩子别出声。

但,记起儿子性情大变的原因,隆庆帝目光一涩。

作为唯一的特殊人物,隆庆帝被孩子们推荐成了第一任瞎子。

赵夔却根据顾鸾的那一哆嗦确定,这个女娃娃,果然不是一般地怕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