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努力加载中...

顾兰芝出嫁后,承恩侯府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四个老太太打打牌怄怄气,孩子们乖乖地习武读书,日子一日日过去,清凉的秋风渐渐变成了刺骨的寒风,到了冬月,京城已经冷到滴水成冰了。

冰雕完成之前,任何人不得靠近御湖旁观,冰雕完成后,隆庆帝先去欣赏了一番,然后就开始施恩给皇亲国戚、朝廷大员,允许其携带家小进宫瞻仰。

顾萝不服气,刚想反驳,顾鸾突然指着她的袖子道:“啊,你身上有虫子!”

三日过后,贺山陪顾兰芝回娘家承恩侯府去了。

“嗯!”顾鸾笑着朝哥哥点头。

她先客气了,曹氏只得回礼,说顾萝也有错。

贺山开心地亲了她一口。媳妇搂进被窝之前,贺山对顾兰芝敬重更多,如今,他心里快要溢满的甜蜜与满足,早将那些拘束、客套挤没了。

顾鸾怕冷,但凡出门,哪怕只是在侯府里头四处走动,她也要随时带着手炉。

贺山看着底下鬓髮凌乱却美丽动人的妻子,试着唤道:“阿芝。”

何必因为曾经的惧怕而一再地辜负身边人?整个御湖,只有凉亭有隐患,她不去那边,就能避灾了。

二皇子赵夔人人害怕,太子赵祯最受孩子们喜欢。

她也算见过世面的妇人了,但真正嫁给一个武夫,顾兰芝才知道为何总有人嘲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而且,不单单是力气,贺山的朝气蓬勃更让她重新认识了男人,他就像一头刚学会耕地的小拧≠,乐此不疲。

顾萝果然跑去厅堂告状了,哭哭啼啼的。

顾鸾刚想说不去,对上哥哥想与她一起分享快乐的眼神,顾鸾心里一软。

不远处顾萝叫了声,正与哥哥趴在船头玩的顾鸾,立即往湖岸望了过去。

再后面的事,顾鸾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眼看赵夔就要接近顾鸾了,女娃娃明显想躲他,故意围着两人多高的冰白菜转圈,太子不再犹豫,大步朝他的阿鸾赶去。

曹氏暗暗攥了攥帕子,却不敢跟萧老太君对着干。

“反正我不去。”嫌哥哥烦,顾鸾抱着书转身,背对哥哥坐着了。

顾庭没办法,只好自己去玩了。

隆庆帝是个十分纵情享乐的皇帝,夏日他想着法子避暑,冬日天寒,他也不闲着,听闻北地有几位手艺精湛的冰雕师傅,隆庆帝就派人去北地将几位颇负盛名的冰雕大师请到了宫里,让他们在御湖上各展身手。

顾鸾前世掉过冰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再也不想去冰上待着了。

顾崇严兄弟俩分别去兵部、户部当差了,萧老太君领着一众女眷在前厅等待姑爷、姑太太回门。长辈们坐在厅里闲聊,孩子们坐不住,跑到影壁这边来了。

但就在此时,太子意外发现,有个人已经先他一步,直奔顾鸾去了。

“表哥,一会儿你要喊姑父父亲吗?”顾萝瞅瞅门口,突然扭头,望着陆季安问。

翌日清晨,顾兰芝腰酸腿也酸,差点都没能起来!

太子就看见,巨大的冰船旁,突然多了一道披着梅红色小披风的女娃娃身影,他离船越来越近,她却离船越来越远。

顾兰芝莫名脸热,昨晚这家伙,喊了不知多少声“大小姐”。

二房那边,顾谨、顾芸是顾二爷原配所出,其中顾谨十二岁了,与表公子陆季安站得稍微远点,兄弟俩低声说话。顾芸九岁,与一起读书的顾凤关係最好。

一桩小事,在萧老太君的眼皮底下,转眼烟消云散。

“妹妹,咱们去滑冰吧!”

乳母赶紧牵着一脸呆愣的三姑娘走了。

顾萝、顾询乃继室曹氏所生,顾萝娇气,五岁的顾询更是孩子一个,喜欢与顾庭玩。

孩子们小麻雀似的冲到新婚夫妻面前,争先恐后地喊姑姑姑父,只有陆季安,笑着朝贺山行礼:“季安拜见父亲。”

“妹妹走,咱们去船上!”顾庭拉住妹妹的手,大眼睛对着冰船发光。

中午夫妻俩在侯府用的饭,饭后又陪萧老太君坐了会儿才并肩离去。

“你又欺负我,我去告诉我娘!”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顾萝指着顾鸾大叫道。

顾凤、顾庭、顾鸾是大房的三个孩子。

对于这一日,顾鸾唯一的印象就是她掉湖里了,怎么掉的在哪里掉的,记忆都已经模糊,直到再次来到御湖前,看见湖中央一艘巨冰雕刻成的冰船,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芒,看到冰船左右真人大小的侍卫雕像,看到散布在湖面上的各种奇珍异兽,顾鸾脑海深处的久远记忆忽的被触动。

承恩侯府是受邀的第一波宾客,隆庆帝的兴致很高,点明了要顾家众人都去,

滑冰那么好玩,顾庭无法理解妹妹,就像他觉得韭菜很好吃,妹妹却嫌难吃一样。

太子皱眉,赵夔怎么来了?

她望向湖东,那里有一座冰雕而成的凉亭,亭中还有一座美人冰像,坐在椅上打盹儿。

前世的顾鸾只是一个受宠的小姑娘,被宠的胆子也大,别人都老老实实在别处赏冰,就她,看完所有冰雕后,对凉亭冒出了兴趣,趁大人们都回暖阁休息了,她偷偷地绕到凉亭这边。隆庆帝嫌弃亭中的美人不够美,顾鸾觉得很好看,仗着个子矮,顾鸾藏在亭中石桌一侧,仰着脑袋,看冰美人看出了神。

顾兰芝的脸,刷的红了。

然后,哗啦一声,没有任何预兆的,整座凉亭连着顾鸾一起,都坠落了下去。

那里,果然多了一道身影,二十岁的太子负手站在岸边,身穿天青色圆领长袍,远观风采卓然。

曹氏脸色很难看,强颜欢笑,委婉地示意嫂子俞氏叫顾鸾过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没等俞氏开口,萧老太君皱皱眉,看着顾萝的乳母道:“今日姑爷、姑太太回门,你赶紧带三姑娘回去换身衣裳,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大表哥来了!”

又等了两刻钟左右,贺山、顾兰芝夫妻来了。

“你,叫我名字吧。”顾兰芝尽量大方地提醒道,都做了夫妻,再叫大小姐,别人听了会笑话。

顾鸾全部想起来了!

---

“我不喜欢玩冰,哥哥去吧。”顾鸾表情淡淡地道,好像她真的只是不喜欢玩一样。

顾萝便露出一副很替表哥委屈的样子。生在侯府的三姑娘,从小就耳濡目染门第之见,再加上赵老姨娘与曹氏经常遗憾顾兰芝的低嫁,顾萝无意听到几句,就觉得新姑父太穷酸了,一点都配不上姑姑。

顾庭站在暖榻前,大眼睛奇怪地看着妹妹:“妹妹为什么不喜欢玩?姐姐、三姐姐都喜欢。”

“大小姐,你醒了?”顾兰芝刚动,一条结实的手臂就环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贺山的大脑袋。

贺山不敢当,想过去扶起继子,顾兰芝偷偷扯了扯他胳膊,该行的礼数,还是得行的。

懒得折腾的萧老太君都动身了,顾鸾更没有理由不去,真耍赖,那是给父母添麻烦。

目光落在那亭子上,顾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凉亭毁了,隆庆帝大怒,派人彻查怎么回事,倒是没有追究她的过错,但顾鸾知道,如果当时闯入凉亭的是另外一个不太受宠的孩子,隆庆帝多半是要罚他的。

据说那美人是冰雕师傅们按照隆庆帝的要求,照着湘贵妃的样子雕刻出来的,隆庆帝看完觉得不像,称冰雕只得了湘贵妃的两分灵韵,即便如此,隆庆帝也没捨得叫人毁了这冰雕,并且,隆庆帝还吩咐了,不许众人靠近凉亭。

这日顾鸾正坐在暖阁里看书,顾庭突然跑过来,兴奋地叫道。承恩侯府的那片湖已经冻牢固了,顾崇严专门命人打了几辆小冰车给孩子们玩,顾庭玩了半天,发现没有妹妹的身影,便跑来盛情相邀。

女娃娃们最怕虫子了,顾萝当场吓得乱跳起来,一边跳一边用手乱扑衣裳,没一会儿就把自己的头髮弄乱了,像个小疯子。顾庭幸灾乐祸哈哈笑,顾萝的亲弟弟顾询也跟着笑,最后还是大姑娘顾芸走过来,稳住了妹妹。

顾鸾不喜欢,趁太子靠近冰船前,她蹬蹬蹬地先下了船,往湖西去了。

俞氏假意道:“阿鸾也是淘气,回头我好好管管她,不许她再欺负姐姐。”

“太子哥哥!”二公主高高地朝岸边挥手。

陆季安浅笑道:“当然。”

然而顾鸾的心思也被哥哥带偏了,如果她没记错,再过几日,宫里就会请他们一家进宫了吧?

孩子们贪玩,女眷们游览一番后,受淑妃、华妃之遥,去内宫里休息。

太子今日过来,一是为了防止顾鸾再次坠湖冻出体弱的病根,二是为了接近顾鸾。她还是孩子,太子不会做什么此时不该有的举动,他只想离她近一些,看她玩看她笑,明亮的杏眼弯弯的,比天边的月牙还可爱。

一家人浩浩蕩蕩地进宫了。

顾鸾才不怕。

走到船下,太子仰头同二公主等人说说话,便转身,準备去找顾鸾。

童言无忌,陆季安不介意,顾凤小声训了顾萝一句:“要你多嘴。”

冰水刺骨,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顾鸾一边陪哥哥玩,一边也在时刻留意凉亭,防着哪个孩子跑过去,她重生后,很多小事都有了变化,也许今日另有孩子出事呢?

兄妹俩就手拉手跑到湖面上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