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努力加载中...

顾鸾并非真的贪吃,她只是想用这种办法,努力忽视来自赵夔的打量。

“别出声。”赵夔抱起顾鸾,在她耳边低声嘱咐道。

顾鸾不受控制地心跳加快,她不是真的孩子,她能猜到赵夔要做什么。

“父皇、曾外祖母慢坐,我们告退了。”牵着顾鸾肉乎乎的小手,赵夔告辞道。

少年的二殿下,长了一双偏狭长的凤眼,因为他面容阴沉,这样的眼睛越发增添了他身上的凌厉气息,但此时此刻,他照顾她的样子,就像一个普通的兄长,动作生疏却认真。

隆庆帝却有自己的小算盘,彷彿想到什么要事般,隆庆帝对赵夔道:“父皇有话与你曾外祖母说,夔儿带阿鸾去御花园走走。”

顾鸾整个人都在哆嗦了,对上赵夔沉沉的黑眸,顾鸾一慌,扑到他怀里哭了:“二表哥送我回去,我一个人害怕。”

瘦宫女奇怪道:“难道里面有什么缘故?”

顾鸾看向赵夔。

萧老太君只能保持微笑。

胖宫女声音更低了,低到顾鸾不得不伸着脖子听:“可不是,宫里都传开了,说是贵妃活着时善妒,死了后在天有灵,看见皇上不停宠爱别的妃子,就嫉恨皇上,所以趁皇上去凉亭的时候,贵妃故意作乱,要害死皇上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凉亭陷落并非天意,而是有人暗中做的手脚?

两人挨得这样近,顾鸾目光躲闪,但还是看清了赵夔的模样。

顾鸾低头,乖乖地改口:“二表哥。”

离开温暖的帝王寝宫,冬日的寒气马上迎面扑来,顾鸾身上披着斗篷,兜帽还垂在后面,被风吹得飘了下。赵夔见了,伸手帮顾鸾戴上兜帽,顾鸾眼睛朝他那边转了转,乾脆就当傻孩子了,一声没吭。

赵夔淡淡“嗯”了声,去隆庆帝身后侧站着了。

劝还是不劝?

“没,没有。”顾鸾低下头,糊弄了过去。

萧老太君是有这打算,隆庆帝到底是皇帝,内阁那边随时都可能送折子过来,萧老太君不想佔用隆庆帝的时间。

“怎么不走?”

唯一能确定的是,如果这一切真是局,那幕后之人针对的,一定是二皇子。

人言可畏,帝王家的流言蜚语,甚至能于无形中杀人。

那么宠她的皇伯父出事了,顾鸾又担心又自责,总觉得如果她提前指出冰亭的隐患,隆庆帝就不会掉到湖里头。

隆庆帝出事第二天,萧老太君要进宫探望外孙,探望不宜带太多人,萧老太君打算自己过去,是顾鸾撒娇硬缠着,念叨着她也关心皇伯父,萧老太君才把最小的曾孙女带上了。

顾鸾瞪大了眼睛,察觉赵夔朝她看来,她才迅速收敛惊讶。

二女如惊弓之鸟,不敢作声不敢动。

隆庆帝笑道:“朕身体好,冻一下也无碍,惊动外祖母了,您快过来坐。”

顾鸾一口梅花糕没嚥下去,差点噎死。

“哎,你知道御湖上那么多冰雕,为何单单贵妃的凉亭塌了吗?”

“阿鸾知道谁是贵妃吗?”有人在她耳边问,那声音很冷很冷。

赵夔道:“应该的。”

萧老太君多看了一眼赵夔,笑道:“有劳二殿下了。”

她是坠过湖的人,知道凉亭底下的冰早就不牢固了,她去凉亭会塌,隆庆帝或是任何人去了,凉亭照样会榻,完全是意外,怎么就扯到过世的贵妃头上去了?关係到生死,人人忌惮,就算隆庆帝宠爱湘贵妃,若听到这样的闲话,隆庆帝会不会信以为真,从此怨上湘贵妃?

这晚顾鸾睡得特别不安稳,好不容易睡着了,竟然做了坠湖的梦,生生吓醒了。

萧老太君拄着枴杖,慢慢地朝暖榻走去。

“阿鸾也上来。”隆庆帝亲暱地道。

赵夔眼底肆虐着杀意,他确实想绕过去杀了造谣的宫女,可他的脖子上,环着两条小胳膊。

顾鸾心惊胆战啊,总觉得赵夔突然对她这么好,有什么可怕的缘故。

“阿鸾先回去,表哥有些事要做。”赵夔将女娃娃转个方向,微笑着叫她先走。

手上发紧,顾鸾仰头,看见赵夔朝她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身材修长的少年,白皙手指抵着嘴唇,俊雅而沉静。

未料第二日,没等娘几个进宫,宫里先传了消息出来,昨日傍晚,隆庆帝坠湖了,虽然被侍卫及时救了上来,但也冻了够呛。隆庆帝好好的他都不想上朝,现在出了这么个事,隆庆帝更不会在朝堂上露面了。

赵夔的目光,从兜帽带子移到了女娃娃脸上,面不改色,他反问:“阿鸾的意思是,以前我对你不好?”

赵夔一怔。

那么大的风,顾鸾紧紧闭着眼睛,鼻子都吹红了!

如果隆庆帝怨恨湘贵妃,那他对二皇子赵夔的宠爱,会不会也随之消失?

那一边,隆庆帝欣慰地笑了,肯与表妹亲近的儿子,果然越来越懂事了,还知道孝敬曾外祖母。

赵夔未语,隆庆帝笑道:“阿鸾叫二表哥,都是一家人,别拘束。”

顾鸾想到了皇后、太子。

赵夔看眼默默将梅花糕放到碟子里的女娃娃,笑了下:“阿鸾表妹向来乖巧,您多虑了。”

隆庆帝笑瞇瞇地看着。

“多谢二殿下。”顾鸾轻声道,低垂着眼帘。

顾鸾打了个寒颤,这座皇宫,波云诡谲,令人害怕。

听说萧老太君来了,大太监石公公热情地迎了出来,将萧老太君、顾鸾引进了乾清宫后殿,也就是隆庆帝的寝宫。

萧老太君欲言又止的,不想把宝贝曾孙女交给赵夔,但,帝王开口,她这个外祖母也无法强留。

顾鸾只能僵着身子,叫赵夔抱了起来。

赵夔处处针对皇后母子俩,皇后、太子的心里,就不恨赵夔吗?

赵夔接过靴子,亲手帮顾鸾穿上。

赵夔拍拍她脑顶,起身,牵着顾鸾朝御花园的方向去了。

女娃娃迟迟不动,赵夔低头问。

赵夔定定地看着她。

顾鸾一步三回头地被赵夔带走了。

顾鸾胆小,她想保全自己,她真的想走,可,心底深处,有个声音在替那两个宫女哀求。

大臣们一边气隆庆帝年近四十还像小孩子似的掉冰窟窿,一边还担心,怕隆庆帝真冻出个好歹。

顾鸾想亲眼确定隆庆帝的情况。

顾鸾刚刚脱了她的鹿皮小靴,现在要外出了,石公公马上将她的靴子提了过来。

劝了,赵夔或许会迁怒她,不劝,两条人命,就要断送在这里。

隆庆帝笑着颔首。

雕刻了湘贵妃的凉亭,隆庆帝曾下令不许旁人靠近的凉亭,偌大的皇宫,除了隆庆帝、二皇子,谁还敢靠近?顾鸾是个异数,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顾鸾贪玩,上辈子坠湖的同样会是隆庆帝或二皇子。隆庆帝坠湖,传出了湘贵妃要害皇上的流言,换成二皇子,流言又会变成什么样?

被赵夔搂在怀里的顾鸾,却紧张地连气都不敢喘了。

从湘贵妃想到赵夔,短短的瞬间,前世今生各种琐事突然串成了一条线,点醒了顾鸾!

想了想,萧老太君慈爱地对赵夔道:“阿鸾顽劣不懂事,若她做错什么,回头殿下只管告诉我,我一定罚她。”

顾鸾忍不住问道:“二,二表哥,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这不,她刚吃完一块儿梅花糕,隆庆帝就把第二块儿放到了顾鸾的碟子里。

寒冬时节,御花园里大多数花木都枯了,与假山奇石一个颜色。

顾鸾点点头,石公公要抱她,余光瞥见二皇子过来了,石公公便原地没动。

什么蛛丝马迹都没看出来,还被人将了一军!

假山后面,躲着两个打扫落叶的小宫女,一胖一瘦,刚刚挑起话题的是胖宫女。

她上去的时候,赵夔主动扶了一把。

顾鸾配合地点点头,眼睛望着假山之后,她也好奇对面的人在谈什么。

赵夔一边觉得女娃娃怕冷的样子太娇气,一边又自然而然地弯腰蹲在顾鸾面前,重新帮她戴上帽子,这次,他没忘了将兜帽的带子也繫上。

萧老太君关切地询问隆庆帝的伤情,顾鸾跪坐在曾祖母旁边,安静地吃糕点,宫里的梅花糕又甜又香,她很喜欢吃。六岁的女娃娃,脸蛋白嫩嫩的,小口小口地吃东西,一点声音都没发出,自有一种乖巧可爱,她什么都不用说,周围的人就都忍不住将目光移过来。

顾鸾突然有种做梦的错觉,两辈子,她都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与凶兽二皇子走得这么近。

顾鸾的声音不低,假山后的两个宫女听见“二表哥”,登时愣在了那儿。二表哥,哪个二表哥?

一老一小坐着马车进宫了。

顾鸾白着脸,缓缓地点头。

在顾鸾的想像中,隆庆帝一定很憔悴地躺在床上,但她怎么都没料到,走进内殿,竟看见隆庆帝盘腿坐在临窗的暖榻上,小太监有的将棋盘端走了,有的正往隆庆帝面前的矮桌上摆放茶水糕点。暖榻不远处,二皇子赵夔一身绛红色长袍,彬彬有礼地朝萧老太君行礼道:“曾外祖母。”

顾鸾想探究赵夔是否藏着阴谋,如果有,他可能会在一个孩子面前大意,露出蛛丝马迹。

抱着被子,顾鸾对着帐顶发呆,就一个晚上,不会那么巧吧?

走了几步,又一股风吹来,把顾鸾的兜帽吹了下去!

瘦宫女狠狠地吸了口气。

顾鸾:……

赵夔话少,顾鸾与他也没话说,静默中,顾鸾注意到,赵夔的手心很暖,比暖炉还管用。

赵夔的脚步又快又轻,加上有寒风的掩饰,他顺利抱着顾鸾躲到了假山后,没被人发现。

假山后面突然传来一道窃窃私语,赵夔习武耳聪目明,听得清清楚楚,顾鸾只隐约听见了冰雕。

既然隆庆帝好好的,顾鸾一边吃,一边盼着曾祖母快点告辞。

萧老太君也挺吃惊的,行礼过后,问隆庆帝:“皇上受寒,怎么不卧床休息?”

女娃娃就像一棵弱小的花苗,随时可能被风吹跑。

湘贵妃是赵夔的母亲,换成有人背后诋毁她的母亲,顾鸾也会生气,可,那两个宫女只是私底下传了别人都在传的流言,妄议主子,她们有罪,但罪不至死,更何况,赵夔要杀人,他的手法一定会很残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