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努力加载中...

---

赵夔学的可不是禁军上战杀敌的那几招,隆庆帝为儿子们分别安排了内家、外家高手为师,赵夔内外兼修,别说普通的辽兵,就是辽国大将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顾崇严将赵夔、贺山叫到了主帅大帐中。

顾崇严拗不过他的皇帝表哥,但行军路上,每每看见一身银甲、脸比玉还白的赵夔,顾崇严就莫名来气。他出发之前,隆庆帝说了三条不许,不许让赵夔吃苦,不许让赵夔上前线,不许让赵夔掉半根汗毛!

赵夔嗯了声,侍卫挑开帐帘,他弯腰而入,贺山随后。

从京城到边关,大军急行了半个月,抵达边疆时,赵夔那白皙如玉的脸,晒黑了一层。

顾崇严觉得可怕,也替赵夔可悲,有果必有因,赵夔的幼年,太苦。

贺山第一个站到了右侧,昂首挺胸,雄心壮志,他早就想出征杀敌了,他要凭借自己立下军功,给大小姐应有的体面。

顾崇严心想,你个皇帝老子既然这么捨不得儿子,何必还允许儿子上战场?

但彭越与赵夔之间,也没什么深厚交情。

萧老太君搂着三岁的小曾孙庄哥儿,一边盼着嫡长孙归家,一边感慨道:“崇严一走就是三年,我们庄哥儿都会跑会跳了,却连亲爹都没见过呢。”

接下来,赵夔立了很多战功,但几乎每次战功,都伴随着凶名,很快,就连辽军都把赵夔看成夔兽转世,私下议论,都用夔兽指代大周的宁王。战报传到中原,百姓们没有夸讚宁王立功的,反而都被宁王的残忍手段吓到了,谁家的孩子不听话,爹娘说声“宁王”来了,那孩子立即乖巧起来。

庄哥儿仰着脑袋看曾祖母,不是很懂曾祖母在说什么。

贺山在营帐外见到赵夔,先屈膝行礼:“贺山见过王爷。”

正想着,小丫鬟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说侯爷回来啦!

此役中,赵夔的一个亲兵被辽军杀死。辽兵用刀,赵夔的亲兵与人交战时,另一个辽兵从一侧偷袭,大刀直接扫过亲兵的双腿。赵夔亲眼目睹那一幕,因此才有了后来的虐杀。

彭越此人,比赵夔年长十岁,原是江湖子弟,擅使剑,少年便侠名远播,在高手榜上排前三。本来江湖人士与皇宫毫无关係,隆庆帝也懒得管那边的破事,但彭越小小年纪就十分好色,赏而不碰的那种。听说宫里有位倾国倾城的湘贵妃,彭越闲的无聊,竟偷偷潜入皇宫,想一窥湘贵妃的尊容。

顾崇严身穿主帅盔甲坐在北面的大椅上,看到赵夔,他点点头就算行礼了,也没让人给赵夔赐座。等两人站好了,顾崇严先对赵夔道:“王爷,臣领兵出发之前,皇上曾叮嘱臣好好照看于你,不许臣安排王爷上战场。”

因材施教,顾崇严迅速提拔赵夔为将,开始教导赵夔行军战术。

赵夔皱眉,刚要说话,顾崇严摆摆手,又对贺山道:“贺山,母亲也对我各种交代,让我别派你去前线。”

隆庆帝对赵夔的偏爱是把双刃剑,隆庆帝活着,这把剑为赵夔所用,赵夔可以为所欲为甚至不将皇后、太子看在眼里,但,一旦隆庆帝驾崩,太子就有无数理由光明正大的处置赵夔,还不用背上残害手足的青史污名。

倾国倾城的美人,就那么死在了彭越面前。

“公私难取捨,现在我让你们自己选择。”顾崇严指了指左侧,道:“你们想要我徇私,就站到左侧,你们想历练成才,就站到右侧。丑话我先说在前头,一旦你们做了选择,将来是生是死是全是残,一概与我无关。”

素未谋生的两个人,湘贵妃不知道陌生的侠客为何而来,她嘴角流着血,将昏迷的幼子交给彭越,求彭越护她的孩子周全。

顾崇严把他对隆庆帝的怒火,都发洩在了赵夔身上。

赵夔眉宇鬆开,明白顾崇严后面要说什么了。

承恩侯府一片喜气洋洋,全家上下早早就聚在前院等待了。

顾崇严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的少年王爷。

顾崇严说到做到,当晚就派人发了一套步兵铁甲给赵夔,叫他明日别骑马了,跟着步兵一起走。

黄昏时分,大军停下脚步,安营扎寨。

哥哥小时候淘气,弟弟比哥哥有过之而不及,而且臭小子特别胆大,以后父亲教训弟弟,弟弟还敢顶嘴,说什么“都怪我三岁前你不在家,没爹教我,我才变成这样”,把父亲气得,差点打断弟弟的腿。

天高皇帝远,现在赵夔在他手里,他想怎么管就怎么管。臭小子被隆庆帝惯成什么样了,七岁杀人八岁放火,还曾吓得他的宝贝小女儿做噩梦被人掐脖子,顾崇严要不借此机会好好收拾收拾这位王爷表侄,他就不姓顾!

顾崇严很生气,赵夔这一虐杀,消息传到辽国,定会激起辽国军民的血气,如此一来,大周灭辽计划将遇到更大的阻力。

宁王英勇善战的名声,渐渐在边疆传开了,就在顾崇严开始对赵夔改观,觉得这个顽劣表侄或许能改邪归正的时候,赵夔突然做了一件震惊两军的大事!赵夔领兵围剿辽军一支五千人的军队,辽兵不敌,战死两千投降三千,至此赵夔已经立功,收缴三千俘虏便可,但赵夔却命手下士兵先砍断那三千辽兵的双脚,再全部坑杀!

隆庆帝本想继续打,但三年征战下来,朝廷损耗太大,确实需要休养生息了,再加上隆庆帝实在太思念他外出三年的凶兽儿子了,便接受了辽帝的投降。

十六岁的赵夔,体格修长挺拔,肩膀也宽阔了起来,穿上铠甲就像一个大男人了,但,便是顾崇严这等老将,听到三千辽兵被虐杀都大惊失色,而下令虐杀的赵夔,神色平静地就好像他只是碾死了三千蝼蚁。

顾崇严看向赵夔。

赵夔觉得顾崇严叫他们站队的安排太傻气,但他沉默片刻,还是走到了贺山身旁。

杀人不过头点地,赵夔这般虐杀俘虏,就算大周这边的将士,也觉得心寒。

贺山身强体壮,在禁军的时候功夫练得也很扎实,能一人同时抵挡三个辽兵。

少年冥顽不灵,顾崇严疲惫地摇摇头,叫赵夔下去了。

赵夔无动于衷,直视顾崇严问道:“还有别的事吗?”

但,隆庆帝将他最宝贝最心爱的二儿子赵夔交给顾崇严照看,顾崇严觉得头很大!

贺山尴尬地摸了摸头,顾崇严扫眼赵夔,胸口总算舒服了点。

赵夔毫无怨言,进了步军,没人认得他,他也没有自报身份,小兵们吃馒头鹹菜,他就跟着吃。他与小兵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贴身侍卫彭越也扮成小兵随他而行。

彭越来的非常巧,巧的让他见到了湘贵妃最后一面。

顾鸾在一旁看着,心里偷乐。

赵夔漠然道:“他们杀了我的亲兵。”

那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冷漠与残暴,即便是以报仇为名,也不该如此轻视生命。

此时已经是大周与辽交战的第二年,顾崇严亲手教导赵夔两年,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师生之谊,关係越近,训起来人就越没有忌惮,赵夔一进来,顾崇严就劈头盖脸地斥责道,虎眸瞪得老大,彷彿赵夔一句话说错,顾崇严便要吃了他。

隆庆帝让顾崇严去灭辽,顾崇严知道此事难办,但他并没有太大压力,竭力而为就是。

贺山急了,但顾崇严也没给他开口的机会,正色道:“你们俩,一个是我的亲妹婿,一个是王爷之尊,也是我的表侄。于公,我想亲自提拔、历练你们二人,将你们培养成威震一方的大将之才,替朝廷效力,但战场危险,只要上了战场,就有受伤、丧命的危险。于私,我希望你们俩平安周全,少涉险境。”

没人知道那一幕带给了彭越什么样的触动,反正自湘贵妃死后,彭越便向隆庆帝毛遂自荐,要当二皇子赵夔的贴身护卫。这样的高手愿意保护他的儿子,隆庆帝求之不得,别的皇子出宫前身边只安排会武艺的太监守护,只有彭越,能以正常的男儿之身,留宿皇宫内城。

两国交战三年后,辽帝实在怕了联手而来的顾崇严与宁王,投降乞和。

贺山朝他咧嘴一笑。

“你跟谁学的这一套!”

“王爷,你这样下去,终究会害了自己。”以表叔的身份,顾崇严目光複杂地道。

年幼的赵夔曾经求彭越替他杀人,遭彭越无情拒绝,自此,赵夔就放弃与彭越交好了。两人都沉默寡言,彭越就像赵夔的一道影子,远远地跟着赵夔,除非赵夔遇到危险,他只会旁观,连武艺,他都没教过赵夔。

赵夔面无表情,就当没看见。

前世赵夔登基后,彭越不告而别,当然,连重生的顾鸾,死前都没机会听说此事,整个皇宫,除了隆庆帝与赵夔,没人知晓彭越的真正身份。

难道他看起来很像一个会带孩子的武将吗?

顾鸾九岁的这年腊月,顾崇严班师回京。

顾崇严嘴上说的狠,但他也不敢一下子就将贺山、赵夔丢到最危险的前线去,而是逐步历练,他专心统筹大局,派了两个手下盯着贺山、赵夔的表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