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努力加载中...

顾家的媒人很快就来定国公府提亲了,合八字挑日子,大婚之前定在了来年二月。

“对了,阿鸾那只山雀养得如何?”喝了一口茶,赵夔随意问道。

韩老太太一愣,孙女,这是太想嫁顾谨了啊。

他忙问:“怎么回事?”

“儿臣谢过父皇。”赵夔拿着锦衣卫的腰牌,告退。

隆庆帝一惊,九华寺里有刁民?

---

“娘,儿媳觉得韩姑娘不错,性情温婉,谨哥儿儒雅,两人多配啊。”曹氏笑着推举道。

“王爷太客气了。”见了面,萧老太君受宠若惊地道。

看出祖母的意思,韩薇羞红脸跑了。

左右权衡,韩薇还真是最合适的。

萧老太君先与韩老太太保持来往,待过了年,韩薇十四岁了,萧老太君才开始探韩老太太的口风。

老定国公不搀和这种事,叫老妻自己做主,韩夫人体弱多病,只想儿女快点成亲了却一桩心事,听说顾谨不错,她就愿意了。韩老太太再去问孙女的意思,没想到她刚开了个头,孙女白皙的小脸就红成了桃花。

就在此时,顾凤、顾鸾姐妹俩来曾祖母面前吹风了,没点名说想要韩薇当她们的大嫂,只是各种夸讚韩薇。顾凤、顾鸾终究不是亲小姑,萧老太君又悄悄地跟顾芸打听,顾芸与韩薇处的也不错,当时说了韩薇很多好话。

若是没发现赵夔的小心思,萧老太君大概会觉得宁王还算敬重长辈,但她发现了啊,此时宁王再来,萧老太君就笃定,宁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儿子这么懂礼数,隆庆帝更欣慰了,痛痛快快地将锦衣卫副指挥使的腰牌交给了儿子。锦衣卫原有一正两副指挥使,隆庆帝没有撤销任何人的官职,只是临时增加一位副指挥使的位子,如此,他既给了儿子在锦衣卫行走的权力,又保证儿子无法在锦衣卫为所欲为。

萧老太君笑着替曾孙女道谢。

赵夔送了老太君一份他亲手抄写的经书,反正抄三卷与抄四卷,没什么区别。

钱家能在京城经营钱庄,肯定花钱打点过上面的官府,一代一代经营下来,也免不得遇到过麻烦,能私了的私了,苦主非要告官,钱家就花钱贿赂主审官,无非出血多少的问题。钱三爷被人射了□,误会赵夔是承恩侯府的侍卫,自己得罪了承恩侯府,他哪敢告诉家中长辈,只说自己是被哪个不长眼睛的猎人伤的。

钱庄的事暂且不提,隆庆帝问儿子:“你有没有去给老太君请安?”

赵夔道:“京城刁民不少。”

韩老太太懂了,拉着孙女的手歎道:“祖母不担心顾谨苛待你,就怕你受婆婆的气。”

因此,当隆庆帝派人彻查钱家时,钱家毫无準备,几桩罪名一下子就压了下来。

赵夔住在九华寺的第二天,他没有去顾家的山庄,第三天也没去,第四天可以回京城了,赵夔才以“拜别”为由,去探望萧老太君。

萧老太君就属意韩薇了。

十二岁的她,月事悄然而至,将顾鸾击了个措手不及,只因上辈子她是十四岁才来的,来一次就能要了她半条命。重生后,每次听到姐姐们谈论月事的烦恼,顾鸾心都一颤一颤的,怕自己的月事还会那么折磨人。

赵夔就简单说了八宝钱庄钱三爷调戏顾鸾三女的事。

赵夔道:“去了,还陪曾外祖母用了一顿饭,儿臣回来之前,也去拜别了。”

隆庆帝高高兴兴地将钱家的银子放进了他的小金库,还查办了几个大小贪官,被钱家、贪官欺凌过的百姓们暗暗解气,互相传告,百姓们终于也愿意夸讚隆庆帝几句了。

隆庆帝马上就派人去查八宝钱庄了。

这也太吓人了,萧老太君可捨不得将她最宝贝最乖巧的小曾孙女送到兽窝里。

赵夔的脑海里,立即浮现一个小姑娘担忧地守在鸟笼前,小黄鸟不肯吃东西,她心疼地泪眼汪汪,最后忍痛将小黄鸟放走了。不怪赵夔会轻易相信萧老太君,只因当初顾鸾就因为他掐死一只鹦鹉眼转泪过,至少赵夔认为顾鸾的泪是为鹦鹉而起。

不想提赵夔,顾鸾岔开话题道:“过几天姐姐该生辰了,你準备都请谁?”

韩老太太与曹氏打过交道,觉得曹氏不是个好相处的婆婆。

顾鸾斜了姐姐一眼,那是凶兽啊,瞎叫什么二表哥。

顾凤很解气,笃定道:“肯定是二表哥在皇伯父面前告了状。”

换成顾鸾,顾鸾肯定会撒谎说山雀还在她手里,但萧老太君不怕赵夔啊,撒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的,歎道:“山里的鸟雀野惯了,不服养,待在笼子里不吃也不喝,阿鸾心善,怕那鸟饿坏了,哭着把山雀放生了。”

赵老姨娘虽然是丫鬟出身,但在侯府里面待了几十年,该懂的她都懂。她想让孙子娶更好的,无奈他们二房毕竟是庶出的一支,她想要方方面面都出挑的孙媳妇,可那样的女方,人家肯定看不上她孙子。

“放了也好,改日我再送她一只驯好的。”赵夔客气道。

唯一的不足,是孙女嫁过来,头上有个继母婆婆。

隆庆帝没看到儿子字里的煞气,只看到了一行行整整齐齐的佛经,隆庆帝很满意,收起经书问儿子:“在寺里清修三日,夔儿可有何感悟?”

赵老姨娘就派曹氏去跟萧老太君提。

此时,顾谨十八岁了,表公子陆季安十七岁,二人行事稳重考虑周全,有这两位兄长带领,顾家长辈们很放心,但也安排了护卫暗中保护。

韩老太太还真没想过顾家会看上她的孙女,定国公府的爵位是很威风,可自家老爷子只背了一个闲差,国公府也没有多富贵的家底,一般大贵之家都不愿意与他们结亲。至于顾谨,不提承恩侯府的体面,他父亲顾二爷虽然是庶出,但年少有为,已经坐上了户部郎中的肥差,顾谨本人也是相貌堂堂、稳重进取的好儿郎。

既然孙女决意要嫁顾谨,韩老太太就派人给了萧老太君准信儿。

幸好,这次月事来,顾鸾虽然也腹痛,却没有那么难以忍受,喝了母亲派人为她熬的汤,顾鸾睡了一觉,腹痛的症状就消失了,只是觉得浑身乏力,一动都不想动。那几日,顾鸾就在被窝里暖暖和和地躺着,谁家宴请她都没去,包括隆庆帝的宫宴。

萧老太君还真没有考虑过定国公府,因为她已经看上了一家的姑娘,对方乃书香世家,那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情也好。不过曹氏一提韩薇,萧老太君登时觉得韩薇也不错,不禁又犹豫起来。

萧老太君关心顾谨的婚事,赵老姨娘也关心她亲长孙的婚事,一心想给长孙挑个家世好、相貌好的姑娘,所以,她就领着续娶的儿媳妇曹氏来花园转悠了,婆媳俩坐在景山上的凉亭里,居高临下地观察花园里的贵女们。

顾鸾六月里才从姐姐口中得知了此事。

韩薇只是长得柔美,却并非软泥性子,闻言不以为意,低着头道:“我不犯错,她就没理由罚我,我不求她什么,就无需看她的脸色,她敢故意欺负人,我就去请老太太们做主,反正不管到什么时候,顾家内宅都不是她当家。”

顾凤第一个想到了韩薇,还没放弃撮合韩薇与大哥顾谨呢。

上元节时,顾鸾月事一走,人又恢复了精神。

宫里有花灯会,顾鸾不要去,顾凤等人也厌倦了宫里的花灯,于是今年兄弟姐妹们商量好了,大家一起去逛民间的灯会。

萧老太君接过经书,认真翻看,发现赵夔的字如他的人一样,充满了凌厉张狂的气势,“横”像长枪,“竖”似利剑,“弯钩”如锐矛,总之一笔一划都触目惊心。萧老太君捧着这卷经书,就好像看见一头跳到佛祖面前张牙舞爪的凶兽,嘴里念叨着佛法,心里怕是在惦记如何吃人。

到了顾凤生辰这日,承恩侯府的花园里,聚集了十来个与顾凤交好的小姑娘们,多是十三四岁尚未出阁的女孩子。

因为这点,韩老太太没有马上给萧老太君准信儿,而是回家先跟老爷子、儿媳妇商量去了。

顾鸾这个年过得不太舒服。

挑来挑去,曹氏看中了韩薇,一来,韩薇家里有国公的爵位,面子上很好看,她提议韩薇,赵老姨娘绝对不会怀疑她这个继母别有居心。然后呢,韩家空有爵位,手里却没有实权,家境也不如曹家,儿媳妇一进门,敢跟婆婆耍脾气?而且那韩薇,一看就像温婉小媳妇,挑不起事儿。

隆庆帝很生气,两个表侄女才多大,居然在自报身份后还被刁民调戏?八宝钱庄是吧,隆庆帝记下来了,一会儿他就让人去查查钱家有没有做什么触犯大周律法的事,有的话,他就把八宝钱庄充公!

赵夔这便回宫了,带着三卷经书去见隆庆帝。

黄昏时分,承恩侯府的公子小姐们,开开心心地出了门。

曹氏并不想顾谨娶得太好,身份太高的儿媳妇,将来压了她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