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努力加载中...

俞氏身为母亲,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既然无法再避免,她乾脆挑明了,肃容道:“我知道你什么心思,你想嫁你表哥,可陆家都是什么人,一个姨娘三个庶子,把陆老太太都气中风了,你是嫌你姑姑还没吃够苦头,你也想去吃一肚子气,是不是?”

说完,小姑娘又委屈又生气地跑了。

顾崇严才没那么傻,为了置气就让外甥丢了好好的一个爵位,现在爵位可不是那么好封的。

就算女儿恨她,俞氏也坚决不同意。

这次顾鸾乖乖退下了,临走前,顾鸾担忧地看了姐姐一眼。

俞氏看他这样就来气,狠狠将人推开了:“往后什么事我也指望不上你!”

“侯爷,夫人,表公子求见。”管事匆匆来通传。

眼看顾庭哥俩停在了门口,顾崇严咳了咳,放柔声音哄女儿:“阿鸾听话。”

“我不相!”没等母亲说完,顾凤就打断道。

“我不会去贺家。”心情起伏,待平静下来后,陆季安垂眸道。

李阁老是内阁里最年轻的一位,今年才四十出头,前途大好,李家是京城的世家之一,祖上出过三位阁老,父亲也非常敬重李阁老端正的为人与渊博的学识。李家的二公子名承文,今年应该二十岁了,生的玉树临风,仪容端雅。

陆季安是想彻底接管永安伯府内外事宜后再来提亲的,没想到今日李家捷足先登,李阁老家的二公子,身世名望都胜过他,这半天,陆季安犹豫过,怕舅舅舅母看不上他,怕表妹移情别恋忘了与他的约定,但眼看夕阳西下,如果他再不来争取,舅舅舅母或许便会同意李家的婚事,陆季安就坐不住了,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李家来提亲,顾家众人肯定要商量商量,顾崇严还没回来,萧老太君、柳氏、俞氏三代宗妇先谈了起来。

陆季安一进来,就朝椅子上的顾崇严跪下了,十七岁的少年扬起脸庞,目光坚定道:“舅舅,季安不孝,背着您与舅母同表妹亲近,但季安待表妹一片真心,今日前来求娶,望舅舅成全。”

顾崇严更气外甥陆季安,且不提两个孩子背着长辈来往过密,现在女儿为了外甥都跟他吵翻了,外甥人在哪儿?莫非是怕了他,外甥便把一切都推给女儿,只等女儿成功说服了他们,外甥再来吃现成的?

顾鸾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姐姐,与翠珠默默相对片刻,顾鸾告辞了,领着春柳回了她的院子。

傍晚,顾崇严回来了,来到后院,就见妻子、两个儿子与宝贝小女儿都在。

陆季安狂喜,放了一半心,想到舅母,他又紧张起来:“那,舅母那边……”

“哪家的公子?”坐到妻子身边,顾崇严一边喝茶一边问。

“舅舅,季安知道您对陆家颇有不满,但我向您保证,表妹嫁过来后,我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父亲已经答应我将伯府分成东西两院了,平时夏氏母女休想来表妹面前添堵。”陆季安连续的说道。

顾鸾慢慢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哀求地望着父亲:“爹爹,我想听你们说。”

再看跪在那儿的俊秀少年,顾崇严难以控制地心软了。

俞氏如实道来。

俞氏其实看出了长女的小心思,只她真的不想长女嫁到乌烟瘴气的陆家去,所以有了更好的选择,俞氏就想定下李家。既然两位长辈都同意,俞氏就笑道:“晚上我再与侯爷商量商量,若侯爷同意,那就这么定了。”

陆季安关心的只有婚事,黑眸灼灼地道:“您,您真的答应了?”

顾鸾保持低头的姿势。

妻子啊,顾崇严笑容顿了顿,不过,外甥这样好,值得他去妻子面前求情。

顾庭挨着椅子的屁股动了动。

送走外甥后,顾崇严忐忑地去见妻子了。

顾崇严目光冷了下来,外甥的意思是,女儿还不如一个伯府的爵位重要?

陆季安如实道:“母亲也是最近才知情,本想等我安定伯府后,她再来陪我一起提亲的。”

顾崇严倒没料到,年纪轻轻的外甥,居然已经考虑了这么多。

俞氏笑着劝道:“李二公子容貌俊朗,你好歹先相看……”

顾鸾低头,小手攥着绣了一半的粉色丝帕。

对外甥,顾崇严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可陆维扬那窝囊废多情种,有什么资格当他的亲家翁?

这个外甥,九岁就搬到侯府住了,八年过去,对顾崇严来说,外甥于他就像另一个儿子。

顾鸾记得,前世姐姐三朝回门,姐夫李承文笑得特别温柔,很是俊秀的一个男子。

顾崇严沉默片刻,盯着外甥道:“舅舅待你如何,你心里应该清楚,舅舅看不上的,是你那个爹。”

关係到姐姐的婚姻大事,姐姐生闷气不露面,顾鸾忍不住黏在母亲身边,要听父母的想法。

萧老太君道:“李家家风堪称世家表率,二公子有状元之才,是个好人选。”

陆季安难以置信地看向对面的长辈。

当时顾鸾正陪姐姐绣花,丫鬟翠珠跑过来,说有人来提亲,顾鸾就看见姐姐的嘴角翘了起来。

翠珠瞄眼二姑娘,小声道:“好像,好像是李阁老家,替哪位公子求娶,我没打听到。”

萧老太君、柳氏都点了点头。

顾崇严看着长女倔强的脸,知道里面有内情,便先没管长女,再次让顾鸾三兄妹出去。

“不绣了!”顾凤突然丢了手里的东西,一个人去了内室。

舅舅以为他想要永安伯府的劳什子爵位吗?小时候,他想要的是父母和睦,一家人永不分离,但陆季安知道那是奢望,知道父亲再也不配拥有母亲,所以他支持母亲和离,并跟随母亲住在舅舅家。他从来都不在乎那个爵位,是长辈们非要他继续当永安伯府的世子。

陆季安不想回陆家,也不想去贺家,平心而论,他更愿意自力更生。

庄哥儿也扭了扭,都快站起来了,发现旁边四姐姐没动,庄哥儿就重新坐稳了。

顾崇严拍拍少年肩膀,朗声笑道:“舅舅试你的,只要你有这份心,舅舅就放心将阿凤交给你了,至于永安伯府,你还是搬回去吧,那本就是你应得的,不能便宜了外人,否则当年舅舅就去求皇上撤了你爹的爵位了。”

顾崇严嗯了哼,垂眸思索片刻,刚要说话,一抬头看见三个孩子都在盯着自己,顾崇严脸一沉,训斥道:“我与你们母亲说话,你们都下去。”

顾崇严:……

“好了好了,咱们阿凤又不傻,不会连个姨娘都对付不了。”顾崇严搂着妻子,心已经彻底站在女儿、外甥那边了。

顾鸾低着脑袋,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顾庭不敢再违抗父命,拉着弟弟往外走。

顾崇严神色複杂地望着长女的背影,大女儿小女儿,都是他的手心肉,从小到大他几乎没说过重话,现在父女起争执,女儿不开心,他难道就好受?

俞氏心情複杂地点点头。

顾崇严并不吃惊,他的长女容貌出众,年纪又到了,谁不来提亲谁就是眼瞎。

顾崇严忽然道:“其实我与你舅母担心的,都是怕阿凤嫁过去被夏氏欺负,不过,倘若你愿意放弃永安伯府的爵位,搬去贺家住,那我们就应了这门婚事。”

“好!这才是我的好外甥!”

俞氏听说外甥为了女儿宁愿捨弃爵位,也颇为触动,但一想到陆家那帮子人,她就皱眉。

“父亲,有人来给姐姐提亲了!”庄哥儿嘴快,先叫了起来。

永安伯府忙着砌墙的时候,有人来顾家提亲了。

就在顾崇严準备纵容小女儿,肃容撵走俩儿子时,顾凤风风火火地来了,绷着脸,进来哪个弟弟妹妹也没看,直接对父母道:“爹,娘,李家的婚事你们拒了吧,我不嫁他。”

顾崇严不爱听,扑过来就把娇小的妻子压到榻上了,故意无赖道:“没有我,你能自己生儿子?”

顾鸾三个离开后,顾崇严示意长女落座,然后才问:“李家哪里让你不满意了?”

庄哥儿不服,指着顾鸾道:“姐姐怎么不走!”

果真如此,顾崇严非得打外甥一顿!

顾凤红唇紧抿,脸上再无喜气。

“不用说了,我不同意!”顾崇严虎着脸道。

顾崇严派人将陆季安领到了他的书房。

顾鸾看向姐姐。

俞氏意外地抬起头。

“此事,你娘知道吗?”顾崇严想到了他的妹妹。

从小就黏他的表妹,陆季安不会让给任何人。

顾崇严已经站了起来,对妻子道:“你先留在这边,我去听听他怎么说。”

“随她哭闹,决不能让她嫁去陆家。”俞氏红着眼圈说,看夏怜的手段,那可不是普通的农女姨娘,陆老太太那么嚣张刁蛮的一个人,都在夏怜手里糟了央,女儿才十四五岁,凭着冲动嫁过去,到时候吃亏怎么办?

若不是姐姐真的很喜欢表哥,顾鸾都不希望换姐夫。

就在顾崇严心生不满时,陆季安继续道:“舅舅,季安从小就没有家,承蒙舅舅不弃,收留我抚养我成人。继父待我很好,可我终究不姓贺,现在搬去继父那边,我做不到心安理得,若舅舅同意,我想在外面置办一座小宅,作为我与表妹的家。”

顾崇严这才知道,他的长女居然喜欢外甥陆季安!

柳氏不敢跟婆母唱反调,而且她也觉得李家很合适。

陆季安震惊地看着面前的舅舅。

俞氏狠狠打他。

外甥的选择比他期待的还要好,顾崇严十分满意,大步过来,双手扶起了外甥。

顾崇严摁住妻子的小手,为了女儿与外甥,他决定使一出“美男计”!

“是哪家的公子?”顾鸾替假装矜持的姐姐问。

陆季安闻言,低下了头,父亲的所作所为,他无法为其辩解。

一家之主发起怒来,绝非平时玩笑时伪装的那么和善。

顾凤哼了声,扬起下巴看向一旁:“反正我不嫁。”

顾崇严扫眼三个孩子,再次命令长子:“下去,摆饭了再过来。”

顾凤一怔,跟着眼里就涌起了泪珠,哭着道:“反正我不嫁,你们敢逼我,我就绝食!”

顾崇严大笑:“舅舅说话,何时不算数了?”

俞氏心一紧,女儿真是连父母之命都不听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