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努力加载中...

“这位姑娘,你不懂,草原上的野马与女子一样,越是难以驯服,越说明她值得驯服。”辽帝挤过来,意味深长地看着顾鸾道。

赵夔没理他的虚伪,也没有看眼圈泛红的父皇,当着大周与辽国两位帝王以及一批重臣的面,赵夔像个野外狩猎归来的猎人一样,一步一步走到了顾鸾面前。

如果不是她,赵夔不会以身犯险,如果不是她,赵夔不会命悬一线。

但赵夔无暇顾及,场外的隆庆帝等人更是眼花缭乱看不清这一切。

足足两刻钟后,马王被赵夔勒得差点翻白眼了,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话说的委婉好听,可言外之意,就是隆庆帝您一个老头子,还是别冒险了!

顾鸾听到两人的对话,才从祖母怀里抬起头,然后惊见,刚刚还状若癫狂的马王,竟温顺无比地驮着彷彿昏迷的赵夔回来了。

他看顾鸾看得那么明显,隆庆帝忽然懂了,儿子是想在阿鸾面前表现呢!自古英雄爱美人,美人也爱英雄,如果阿鸾亲眼目睹儿子驯服马王的飒爽英姿,会不会就芳心暗许、答应嫁给他已经二十三岁的夔儿了?

差点死过一次的人,他什么都不想顾忌了。

赵夔不怕他瞪,还想继续,顾鸾突然从柳氏身边快步走了过来,焦急地劝道:“皇伯父,您别去!”

就在此时,赵夔突然一跃而起,跃到了马背上,而他还在半空尚未坐稳时,察觉他意图的马王便躁动起来,剎那间就窜了出去。赵夔人还在马王一侧,右腿勉强搭在了马背上,彷彿下一刻就会摔下来,但赵夔攥紧缰绳借用臂力往前一扑,总算成功跨上了马背。

隆庆帝可以给臣子们冷脸,面对特别招他喜欢的小表侄女,隆庆帝咳了咳,换了副温柔慈爱的态度,笑着问顾鸾:“阿鸾为何不叫皇伯父去?”

当马王停下,赵夔也恢复了两分体力,侍卫们要来搀扶,赵夔一手甩开侍卫,落地时,他魁梧的身躯微微晃了晃。

一人一马对视片刻,马王摇了摇头,就在隆庆帝担心马王要甩儿子下来时,马王慢悠悠地驮着赵夔,朝隆庆帝等人走来。

抱着这个希望,隆庆帝痛快地应了下来,扶起赵夔道:“好,就让夔儿先试试这马是否当得起马中之王!”

顾鸾不知道,但她还是按照约定,在隆庆帝的期待中,在父亲震惊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都让开!”隆庆帝大手一挥,不许任何人再劝。

赵夔垂落的胳膊突然动了动,然后,他抬起头,目光直接朝顾鸾这边射来。

男人披头散髮,早已不是驯马前衣冠楚楚的宁王殿下,明明很狼狈,顾鸾却觉得,此时的宁王,才是真正的野外凶兽。

顾鸾猛地扑进了祖母怀里,柳氏也不敢看了,低头抱住孙女。

她莫名地慌乱,垂下了眼帘。

辽帝有点懵,他只是想找机会叫小美人注意到自己,这大周的宁王怎么就骂他了?

“二弟,你没事吗?”太子关切地问。

赵夔刚说出一个“父”字,就也挨了瞪。

赵夔随它挣扎,双手始终攥紧缰绳,马王终于站了起来,赵夔一个翻身再次翻到马背上,手里的缰绳依然死死勒着马王。马上王继续之前的一轮动作,想甩赵夔下去,而赵夔就像长在了它背上一样,誓要一争胜负。

此时提亲,就是那晚他说的计划吗?

柳氏都懵了,宁王殿下想干什么?

隆庆帝目眦欲裂:“夔儿!”

隆庆帝心酸的偷偷地抹了一把眼睛。

“父皇,请恩準儿臣替您驯服此马。”故意深深地看了眼顾鸾,赵夔转身,单膝朝隆庆帝跪了下去。

顾鸾也出了一身冷汗,而此时的马王已经疯狂的挣扎起来,或高高扬起前蹄几乎将赵夔掀下马背,或以常人难以想像的动作前后乱跳、左右擦着地面奔跑。赵夔几次从马背左侧甩到右侧,尚未稳定再迅速被甩到另一侧,短短的功夫,他那双握惯了刀剑的手,已经被缰绳磨破,鲜血横流。

隆庆帝虽然贪图享乐,但他也喜习武健身,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酒囊饭袋,如今置身茫茫草原,眼前既有等待被驯服的烈马,又有俯首称臣的年轻辽帝的吹捧,隆庆帝就飘飘然了,将身上碍事的龙袍大褂别到腰带上,便要上前试马。

太子、赵夔与顾崇严在内的随行大臣,不约而同地拦到了隆庆帝面前。隆庆帝身在其中看不出辽帝谦卑下的阴险,这些人可不是傻子,辽帝那魁梧的身板,一看就是常年练武的,连生在马背上的草原帝王都降服不了的马王,隆庆帝那养尊处优的身体又怎么禁得住?

赵夔浑身都快散架了,拼劲儿一过,马王停了,他的双臂也没了力气,不受控制地鬆开缰绳,垂了下去。

顾鸾看呆了。

“阿鸾,今日的本王,可配娶你为妻?”

顾鸾只望着隆庆帝。

辽帝大惊,看看场中,他给隆庆帝打气道:“皇上不可,依我看,宁王殿下已经快要驯服那马了!”

只这一幕,隆庆帝就攥紧了拳头,面露担忧,若他的夔儿有个三长两短,他就不回京城了,什么时候灭了辽国什么时候回!

顾鸾同样看不穿太子的心。

所以娘俩没看见,赵夔在马王倒地之前及时朝前扑了出去,但他手里还攥着缰绳,落地后,马王还没反应过来,赵夔已经弹跳起来,拉着缰绳迅速勒住马王的脖子,双手用力往两侧攥紧缰绳,意图勒死马王!

顾鸾已经来到了隆庆帝身边,看看那匹马背比她还高一头多的骏马,顾鸾小声道:“这马太凶了,我怕皇伯父摔下来。”

马王侧躺在地上,踢动着四蹄想起来!

隆庆帝只知道,马王太烈,他的夔儿有危险!

赵夔低头,盯着顾鸾问。

顾鸾慢慢地仰起头。

男人都不服老,帝王尤甚,而且隆庆帝坚信他是天子,马王感受天意,也会乖乖臣服于他!

脖子上的力道没了,马王回头。赵夔伏在马背上,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幽幽地看着马王。

被调戏的是可是自己的亲闺女,顾崇严当场脸就沉了下来,虎眸一瞪就要教训辽帝,但赵夔抢在他前面,冷声回敬辽帝道:“我大周的女子都是用来敬重与保护的,不像贵国,女子与马一样卑贱。”

顾鸾担忧地望着里面那道雄伟挺拔的身影,现在她完全指望赵夔压制太子了,万一,万一赵夔也落马摔成重伤怎么办?

赵夔唇角上扬,没人知道,他刚刚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再偷偷地,他也是众人眼皮底子下的帝王,石公公忙替他打圆场:“草原风沙大,皇上迷了眼睛吧?”

辽帝眼眸微瞇,目光在顾鸾与赵夔身上来回转了两圈。

“来人,放箭!”隆庆帝不要体面了,他只想立即射死那匹马,救下儿子。

“皇上不可!”

弓箭手到了,隆庆帝看着苦苦挣扎的儿子,咬咬牙,暂且没有发号命令。

“此马性烈,请父皇三思。”太子站在最前面,诚恳地劝止隆庆帝。

“父皇不可!”

草原的男人不懂礼数,不知当着一个贵女面的将女子比成野马,是一种言辞侮辱。

隆庆帝很满意两个儿子的孝顺,但就在他刚刚冒出一点动摇的念头时,辽帝恍然大悟似的赔罪道:“是我思虑不周,皇上您当以龙体为重,万万不可冒险,上次我试图降服这马,都险些受伤,皇上您……总之还请以龙体为重。”

赵夔的头髮很乱,沾了草屑,有几缕散落在他面前,但顾鸾看见了他的眼睛,像凶兽看猎物,像,一只鹰。

除了这个,顾鸾也想不到别的理由阻止了,既然隆庆帝吃她撒娇耍赖的这一套,顾鸾就打定主意了,今日她就是用抱的,也要抱住隆庆帝不要他去。

远处辽帝已命人用栅栏围出了一片驯马的空地,赵夔牵着马王走了进去,隆庆帝等人在外旁观。

赵夔瞥了太子一眼,按照顾鸾所说,重生的太子也知道父皇驯马会出事,父皇出事只会有利太子,就是不知,太子此时的劝阻是惺惺作态演孝子,还是当真关心父皇了。

说话间,他口中快要臣服于宁王的骏马,发现它无论如何也甩不下宁王后,这马居然在疾驰的途中猛地往地上倒去,竟是想拼着自己受点伤,也要先把背上的男人压死!

此时隆庆帝身边全是男人,突然走出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所有人都朝顾鸾看了过去。大周这边的人几乎都见过顾鸾,再惊艳也不会失态,倒是一直明着暗着撺掇隆庆帝驯马的年轻的辽帝,在看清顾鸾的面容时,如同被点了穴道般,愣在了原地。

“那朕便来试试这马有什么本事敢称马王!”

隆庆帝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京城就没这么大的风沙。”以此为借口,隆庆帝又抹了一下。

顾鸾最先看见的,是赵夔双手布满血污的手心,那么恐怖与狰狞。

太子想劝,被隆庆帝瞪了一眼,太子神色複杂地抿紧了嘴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