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努力加载中...

心爱的女人要嫁给别人了,太子当然愁云惨雾,没有胃口,甚至连敷衍妻子的心情都无。

赵夔也没指望顾崇严会轻易答应,一边起身一边道:“好,回京后,我再去求见老太君。”

“王爷厚爱,只是阿鸾深受老太君溺爱,她的婚事臣也无法擅自做主,需回京后与老太君商议再给王爷答覆。”避开赵夔的跪礼,顾崇严不卑不亢地道。

顾鸾默默地听着,心里却很清楚,父亲与曾祖母一定会答应她的,因为二老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以她的喜乐为主。对此,顾鸾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帮助赵夔坐上那个位子,始终让承恩侯府远离这场争夺。

这个时候,就得他当老子的替女儿撑腰!

接下来,因为顾鸾口头答应了赵夔的提亲,她就不好再抛头露面了,外面的消息倒是断断续续地传到了她耳中,譬如赵夔的手伤需要养一个月,月内不能碰任何东西,怕儿子不听话,隆庆帝专门派了两个小太监寸步不离地跟着赵夔。又譬如,隆庆帝、辽帝等人去狩猎,太子狩的猎物比辽帝还多,隆庆帝龙颜大悦,赐了太子很多赏。

隆庆帝看看心爱的二儿子,再看向停在不远处的高大马王,若有所思。

柳氏点点头,她都习惯了,儿子遇事喜欢跟老太君商量,都不对她说!

顾鸾知道父亲会起疑,所以随祖母回来后,顾鸾就一直在念叨赵夔驯马时的英勇与无畏,小姑娘一脸对英雄的敬佩与崇拜,柳氏就觉得,孙女是真喜欢宁王了。作为旁观者之一,柳氏也觉得宁王很不错,有身份有容貌还有气魄,如隆庆帝所说,孙女与宁王,美人配英雄,天作之合!

“阿鸾,他自幼视皇后与太子为仇人,你就不怕将来太子登基,你跟着他受牵连?”顾崇严摸摸女儿的脑顶,用只有女儿能听见的声音提醒道。

不说就不说,她还懒得操心呢,孙女嫁得好就行。

亲事未定,隆庆帝身后,太子暂且鬆了一口气,只是没等他这口气呼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辽帝过来了,羡慕地对隆庆帝夸讚道:“皇上,宁王殿下当真神勇,连马王都心甘情愿臣服于殿下,殿下将来必定不凡。”

秋猎过后,隆庆帝终于决定回京了。

太子文武双全,顾鸾早就知晓,并不意外。

目光扫过太子,赵夔大步走到隆庆帝、顾崇严面前,跪下道:“我与阿鸾表妹情投意合,还请父皇、表叔成全。”

顾鸾点头的时候,目光平静而无波澜,没有小姑娘被心上人当众提亲的那种羞涩。

顾崇严不太服气,奈何,叫他去驯服那匹马王,顾崇严确实也没有把握。

顾鸾点头,目光坚定地道:“如果我有半点犹豫,就不会当着皇伯父与辽帝的面答应他,求爹爹成全。”

这辈子,赵夔确实没有欺负过她,顾鸾是因为上辈子的阴影,才怕的他。

顾鸾看看父亲,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爹爹,我以前是怕他,但今天,我突然不怕了,反而觉得殿下是真正的英雄,我,我从小就想嫁给一个像爹爹这样的英雄,殿下虽然凶名远扬,但,他从来没对女儿凶过。”

想到赵夔驯马的那一幕,顾崇严也打心底里佩服,可,宁王与太子,注定会有一争!顾崇严不想搀和,更不想女儿嫁给宁王,日后承受被太子收拾的风险!

太子色变,暗暗观察父皇。

“表哥,你是不是有心事?”曹玉燕关切地问,“我看你食慾一日比一日差了。”

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柳氏笑瞇瞇地幻想孙女出嫁做王妃的风光了,二房的顾萝都十六了,还没说亲,回头得知她的阿鸾要当王妃,赵老姨娘还不嫉妒得眼睛都红紫了!

王爷本来就尊贵无比了,还想不凡,那除非是取代太子。

隆庆帝幽怨地看了一眼顾崇严,嫌顾崇严故意搬出老太君压他们父子。

儘管如此,亲眼看到顾鸾点头,赵夔还是笑了。

一般人家,皇帝都答应儿子了,臣子哪还敢表示异议?可顾家不一样,就是有这个底气。

隆庆帝守着儿子包扎手伤时,顾崇严去后面的营帐看女儿了。

顾崇严看见女儿点头了,但他不信女儿来之前那么惧怕宁王,如今马上就心甘情愿嫁过去。再看赵夔此时狼狈又野蛮的扮相,顾崇严猜测,女儿一定是被宁王吓到了,再加上宁王当众求娶,女儿年幼一时乱了分寸,才迫不得已许嫁。

顾崇严不想成全,但女儿这么执着,顾崇严不知该怎么拒绝,只好再次推出萧老太君:“此事,爹爹还要与你曾祖母商议。”

“阿鸾,你当真要嫁他了?”扶起女儿,顾崇严心情複杂地问。

顾崇严大惊,一直被他当成小姑娘看的女儿,居然想得那么远?

顾崇严与女儿面对面坐着,低声问女儿:“阿鸾是不是被宁王吓到了?阿鸾不用怕,只要你不想嫁,爹爹与曾祖母就能护住你。”

九月底,顾鸾再次回到了京城。

赵夔便知道,她还是介怀上辈子,答应嫁他,只是为了两人要搬倒太子的约定。

内帐。

“爹爹。”父亲一来,顾鸾轻轻唤了一声,然后便装羞低下了头。

这个问题顾鸾早就想过了,她与赵夔会一起努力不让太子顺利登基的,但在父亲面前,顾鸾故意沉思片刻,才往前一靠,抱住父亲撒谎道:“爹爹,我真的喜欢他,我不怕陪他吃苦,只怕因为我连累你们。我想过了,嫁过去后,我会尽量少回侯府,父亲在朝堂上见到王爷,也不必因女儿亲近他。”

赵夔却没有起来,膝盖稳稳地挨着地,等着顾崇严发话。

赵夔波澜不惊,朝隆庆帝道:“父皇,儿臣先回营帐包扎了。”

太子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政事,你不必过问。”放下筷子,太子兴致寥寥地道,说完就走了。

承恩侯府同意了婚事,宫里隆庆帝喜出望外,马上下旨赐婚,钦天监挑了三个黄道吉日,都在明年,隆庆帝过目后,直接定了三个吉日里最早的那个,五月十九。明年儿子都二十四岁了,儿子不着急,隆庆帝还急着抱孙子呢!

隆庆帝回神,托起儿子血肉模糊的双手,心疼地不行:“走,朕陪你一道去。”

隆庆帝笑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伸手欲扶儿子:“好好好,英雄美人乃天作之合,既然阿鸾愿意嫁你,朕就答应了!”

顾崇严见女儿露出这副娇羞态,顿觉头大,难道傻丫头真被宁王的皮囊与英勇折服了?

如顾鸾所料,萧老太君、母亲以及父亲联起来都试图劝服她改变心意,顾鸾咬定自己喜欢赵夔,长辈们也就无可奈何了,不久后,赵夔来探望萧老太君,顾鸾不知道赵夔对曾祖母说了什么,反正自那之后,曾祖母似乎并不是特别反对她嫁过去了。

女儿夸他是英雄,顾崇严爱听,但女儿说赵夔是英雄……

---

他要亲耳听太医保证儿子的手不会出事。

“娘,我与阿鸾聊聊,您在外面替我们看着。”看眼大帐门帘,顾崇严低声对母亲道。

东宫里面,太子妃曹玉燕渐渐发现,她的太子爷最近总是神色凝重,彷彿藏着什么烦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