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努力加载中...

两人身后,太子眼角抽了抽。

赵夔抱着顾鸾走在花轿前,这便率领迎亲队伍回宁王府了。

顾鸾被赵夔牵着,从太子身边擦肩而过。

赵夔喉头滚动。

隆庆帝目光複杂地看着终于娶妻的儿子,二十多年前,儿子刚生下来时,浑身发紫,眼瞅着就不能活了,他不敢抱孩子进去给湘儿看,太医们不顶用,他一气之下为儿子起名“夔”,小家伙突然大哭一声,将憋久的那口气吊了回来。

刺客只有一波,迎亲队伍回去的路上,非常顺利,倒是走到半路时,王府侍卫来报,说隆庆帝听说儿子遇到刺客,亲自来王府等着观礼了。

说着,他手臂收紧,大手绕过顾鸾的腰,轻易地便碰到了自己。

赵夔低头,若无其事地喝茶。

顾鸾一惊,连忙缩了回去。

宁王府。

“二嫂越来越美了,二哥看呆了吧?”三公主性格活泼些,俏皮地打趣道。

“多谢父皇关怀。”身为长兄,太子率先谢恩。

两人并肩缓行,太子等人迎面过来了。

因为宾客少,新房显得特别安静,女官扶顾鸾在床上坐好,再笑着将金秤桿递到新郎官面前。

“王……二表哥要喝茶吗?”顾鸾避开一步,尽量自然地问。

“王爷,快王妃下来吧。”女官紧张地道,好多礼数都乱了,接下来的不能再乱啊。

恭王、顺王互视一眼,心里都是一寒,二哥这一成亲,宫里要越发不太平了。

顾鸾身体一僵,刺客,是太子派来的吧?只有太子,才最不想赵夔活着娶到她。

赵夔想,一会儿他定要好好亲一亲她这双小手。

接下来是喝交杯酒。

众人一瞧,可不是,宁王殿下嘴角是翘着的!

男人指尖发烫,似乎燃着火。

男人灼灼的视线,看得顾鸾脸颊越来越红。

赵夔很享受她的小鸟依人,但他的眼睛,也在时刻留意街道两侧。

“要我说啊,王妃不涂粉更好看呢,天生白。”玉盘笑着夸道。

太子长袖之下,手指前伸,似是想抓住什么,然而他终究没有伸出手,留给他的,只有新娘子身上的脂粉香。

隆庆帝瞅瞅旁边的主位,眼睛莫名一酸,吩咐儿子身边的魏公公:“去把贵妃的牌位搬来。”

“叫表哥。”赵夔手指扣住她腰,试探着挠了挠。

礼官开始主持拜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顾鸾如蒙大赦,走到桌旁,端起茶壶替他倒茶,赵夔微微抬眸,看见她白皙的小手捧着红釉小茶盏,美似新雪托红梅。

赵夔自己进来了,别的新郎多少都会醉酒,赵夔一来灌他酒的客人少,二来他酒量好,此时脸色白皙,灯下看如同美玉,与平时并没有什么差别,除了,他微扬的唇角,除了,他看顾鸾的黑眸,幽深而明亮。

赵夔太高了,一靠近,顾鸾只能看到他胸口,不过看不到他的脸,反而让顾鸾冷静了些。

而刚刚挑开盖头的赵夔,险些没认出自己的新娘,只因顾鸾平时不喜打扮,除了防乾的面霜,顾鸾不涂粉也不涂唇,让众人看到的是她原本的清丽面容。今日的她,连额前的刘海儿都梳起来了,露出光洁莹润的额头,一双杏眼怯生生地垂着,脸庞娇美,樱唇殷红,就像一朵水灵灵的莲花,摇身一变成了妖娆的芍葯,艳色逼人。

一会儿困惑前世,一会儿心慌今生,顾鸾渐渐入了神,当外面传来玉葫朝赵夔的行礼声,顾鸾猛地一哆嗦,瞬间出了一身汗。

前世种种恩爱浮现心头,太子疼得要发疯,恨得要发疯!

那边,赵夔下了马,再抱起顾鸾,直接跨过了门口摆着的火盆。

顾鸾点点头。

“让父亲回去吧,我相信王爷。”思忖片刻,顾鸾悄声对赵夔道,岳父送嫁,太不合规矩,顾鸾不想父亲牵涉地太深。

他一步步靠近,顾鸾想说点什么,却根本动不了口。

手臂里她小腰纤细,细弱的声音更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赵夔抱紧娇妻,低声解释道:“来时有人行刺,已被我击毙,岳父担心回去路上再遇刺客,欲亲自送嫁。”

赵夔离开后,二公主、三公主陪顾鸾坐了会儿,便告辞了。

太子已经没有力气再敷衍了。

太子等人立即出去了。

太子面无表情,平时的温雅也装不下去了。

“你们都去迎迎。”隆庆帝吩咐道。

隆庆帝却已经有了决定,别让他抓到刺客确实是太子手下的把柄,否则他定会改立太子,还夔儿一个公道。

自己当了王妃,丫鬟们都很高兴,顾鸾就没坏丫鬟们的心情,吃点东西垫垫肚子,顾鸾累了,躺在床上休息。这样的日子,顾鸾睡一会儿醒一会儿,每次睁开眼睛,窗外的天都会更暗,到后来,顾鸾乾脆不睡了,心神不宁地等着。

顾鸾小幅度地摇摇头。

手腕互绕,赵夔抬眼,看见顾鸾慌乱颤动的睫毛,那娇弱可怜的样,比酒还能点起他的火。

三公主偷偷看了眼太子。

说是侍卫,实则眼线,隆庆帝倒要看看,谁还敢在他眼皮底下捣鬼。

“夫妻对拜!”

视野越来越开阔,顾鸾不安地动了动手指,浓密的睫毛始终垂着。

就在此时,王府门外响起了鞭炮声。

隆庆帝端坐在厅堂主位,面色阴沉地看着两侧的儿女,尤其是太子。

这是他看着长大的姑娘,是他好不容易才娶回来的阿鸾。

顾鸾跟着他跪下。

顾鸾怕痒,更怕动作大了被百姓察觉,顿时什么也不敢说也不敢做了,乖顺无比地叫他抱着。

“儿臣不孝,让父皇担心了。”赵夔朝隆庆帝跪了下去,沉声道。

上辈子与赵夔的那晚,再次浮现眼前。

看到太子,赵夔讽刺地笑了笑。

说完,赵夔去桌子旁落座了。

他心如死灰地看着新娘子的衣摆,那是他的阿鸾,今晚,她却要**给别人。

顾庭上前劝道:“父亲进去吧,我会保护好妹妹。”

“刺客敢行刺夔儿,就也敢行刺你们,明日朕会分别安排两个侍卫贴身保护你们,直到抓出刺客为止。”盯着太子,隆庆帝冷冷地道。

“二表哥请用。”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顾鸾,端着茶过来了。

行完拜礼,新人们去了洞房,二公主、三公主都跟着去看热闹了。

“阿鸾,你真美。”赵夔停在她面前,眼睛看着她,手要抓顾鸾的手。

赵夔看她一眼,接过茶碗时,手指无意般连她的手指也捏住了。

顾鸾控制不住地发抖,当时她已非清白之身,又服了药,就那般,赵夔初来时,她依然难以应付,如今……

街上围观的百姓渐渐又多了起来,看见宁王殿下抱着新王妃,唇角带笑,绝非来时那张冷峻面容,有人就笑道:“据说宁王殿下轻易不笑,看看,今日娶了王妃,王爷笑得多俊。”

她换了一身红色的衫裙,盛夏时节,衣料单薄,勾勒出她盈盈纤腰,可那紧张慌乱的杏眼,才是最催男人入魔的。

哄笑声传到马上,顾鸾隔着盖头都听见了,却无法想像赵夔笑起来的模样。

顾鸾怕他继续胡闹,担心地道:“王爷小心刺客。”

顾鸾忙扯了扯赵夔的衣袍。

他意外地看向父皇。

赵夔便对着她耳畔的红盖头轻轻吹了口气:“我在笑,宁王妃有把小细腰。”

顾崇严紧紧攥着缰绳。

亲耳听她说信他,赵夔笑了,手臂绕着顾鸾双手朝顾崇严抱拳,赵夔朗声道:“岳父请留步,三日后本王再来拜望。”

取下厚重的凤冠,顾鸾脖子总算好受了些,再洗把脸,脸也清爽了。

顾鸾缓缓地朝赵夔转过身去,在女官的搀扶下,与他拜首。

赵夔扶着顾鸾一起起来了。

顾鸾登时理解赵夔为何要抱她上马了。

厅堂中,赵夔一进来,就看到了摆在父皇身边的母亲的牌位。

“出了何事?”一无所知,盖头底下,顾鸾不安地问。

端着金秤桿,赵夔上前两步,让秤钩勾住红盖头的底端,再慢慢往上移。

按理说,皇子的高堂该是皇上、皇后,隆庆帝将湘贵妃的牌位摆在嫡母的位置,简直是不给皇后任何体面,包括出席婚宴的太子。

魏公公连忙去取了。

她很慌,如果她没答应赵夔会试着接受他,今晚或许可以相安无事,但赵夔都自伤一刀了,她也应了,顾鸾就觉得,今晚赵夔一定会,与她圆房。

人就在眼前,赵夔不怕她还能逃了,笑道:“好,确实有些口渴。”

太子垂着眼帘,神色如常,他敢安排刺客,就不怕留下把柄,太子只恨赵夔未死!

赵夔这才放她下来,等顾鸾站稳了,他才接过女官塞过来的红绸,红绸另一头,牵在顾鸾手里。

但前院还有客人,赵夔可以无视太子等人,顾家送嫁的男客却疏忽不得。

坐也不是,迎也不敢,顾鸾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呆在了原地。

“阿鸾猜,我为何笑。”赵夔下巴贴近顾鸾脑顶,难以察觉地动了动嘴唇。

“你先休息。”离开之前,赵夔对顾鸾道。

人潮如海,他居然当众说这种话,顾鸾脸红了,下意识地想往外挪,赵夔察觉,马上勒紧了她:“别乱动。”

赵夔抱了顾鸾一路,却还没见过新娘子的脸。

顾鸾的四个丫鬟,玉盘、玉扇、玉盏、玉葫一起过来服侍主子卸妆。

想到这里,顾鸾有些疑惑,她一直都不懂,前世赵夔为何要她服药,毕竟她已经愿意了。

赵夔这才想起新房还有外人,目光收敛,示意女官继续。

顾鸾穿着长长的喜服裙子,被赵夔侧着放在马背上,前后都无可扶之物,她只能紧张地抓住赵夔的衣袍,依靠在他怀里。

赵夔无奈,岳父与父皇,真不愧是亲表兄弟,为了儿女,都不将礼法放在眼里。

“起吧,今日是你们大喜之日,其他的明日再议。”隆庆帝慈爱又不失威严地道,慈爱给新婚小夫妻,威严摆给别的孩子们看。

或许,赵夔还会用药?

宾客也跟着劝说,顾崇严无奈,只好重新下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