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努力加载中...

顾鸾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她探身出来,一抬头,就见赵夔举着伞站在车旁,伞已经移到了她头上,他一身绛红长袍立于伞下,眉峰挺拔,眸光明亮,带着浅浅笑意看着她。灼人的阳光被伞盖遮挡,伞下彷彿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他俊朗的面容是唯一的风景。

赵夔鬆口气,先扶不肯抬头的顾鸾坐在床角,他连被子带褥子一起捲了起来,抱出去交给丫鬟,再翻出一床新被子铺好,铺好了,顾鸾继续倒在上面背着他哭。赵夔猜测她现在极其不待见自己,不得已道:“我去前面睡,晚上也不过来了,阿鸾消消气?”

晚上再次独寝,赵夔摸着身边空空的位置,暗暗告诫自己,今后一定要掌握好分寸。

“说喜欢,我就饶了你。”赵夔半压着她,眸色幽深。

赵夔喜欢她脸红的样子,将人捞到了怀里,顾鸾刚挨着他,就察觉了危险,慌得撑住他肩膀,别开眼道:“二表哥,你,你别忘了父皇的嘱咐。”

顾鸾将他送到门口,赵夔一走,顾鸾就赶紧招呼身边的丫鬟们,迅速脱了身上厚厚的衣服。泡进温热的水中,顾鸾舒服地呼了一口气,在浴桶里待了一刻钟左右,回到东次间,丫鬟们已经将派过的瓜果準备好了,顾鸾先捏了一颗红润润的樱桃,酸酸甜甜清清凉凉的,刚刚的暑热一下子都消失了。

他手热啊,这样一来,顾鸾汗更多了。

“喜欢吗?”赵夔爬了上来,一手扶着她发烫的脸,一手继续作乱。

赵夔这一亲,就亲了将近半个时辰,亲一会儿歇一会儿,有时候还会用嘴餵顾鸾吃颗樱桃,直弄得顾鸾浑身发软恍若无骨,快要被他亲成了一滩秋水。饭前赵夔还算规矩,除了亲没做旁的,用过午膳,歇晌的时候,仗着帐中昏暗,赵夔又来欺负她了。

顾鸾白皙的耳垂,瞬间红了个透。

赵夔低笑:“太医号过脉,只要不行房,无碍。”

赵夔亲了亲她的嘴唇,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她:“说,你喜欢二表哥。”

赵夔知道这是气话,都是夫妻了,怎么可能不见,只是小姑娘脸皮薄,得多给她时间缓缓。

孔雀不开屏,顾鸾颇为失望。

夫妻俩起得晚,再在宫里逛一圈,回到王府时,已近晌午,正是艳阳当空高照,阳光晃得刺眼。

顾鸾说不出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下的被子都快被汗水打湿了。

顾鸾长髮散乱枕于头下,她怎么会喜欢这个,闭着眼睛摇头,双颊艳丽,如醉了酒的牡丹,长长的眼睫上挂着晶莹的泪珠。

说完,赵夔别过她红红的脸,笑着去亲,在他眼里,顾鸾这唇可比樱桃好吃多了。

赵夔又问:“喜欢什么?”

过了片刻,无法抵挡的疲惫感袭来,顾鸾沉沉睡去。

顾鸾还是紧张,顺着赵夔的话道:“礼不可废,不然传回侯府,母亲该说我不懂事了。”

顾鸾惊叫一声,睁开了眼睛。

顾鸾不是没见过赵夔,但这是第一次,她竟然被他的容貌气度惊艳,以前见面,她只有畏惧,只想逃避。

赵夔先出来的,看到那伞,懂了,站稳后,顺手接走了玉盘的伞。

顾鸾不肯说,赵夔瞇了瞇眼睛。

顾鸾的哭声,稍微低了点。

顾鸾哽咽道:“我不想再见你。”

“我来吧。”下了车,顾鸾想自己撑。

顾鸾躲无可躲,只得闭着眼睛承受。

这回,轮到赵夔惊艳了,才沐浴出来的顾鸾,穿着一身樱红色的襦裙,领口露出一片玉白的脖子。赵夔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抹白,顿了顿,视线才上移。顾鸾洗头了,乌髮尚未乾透,用一根碧绿色的髮带鬆鬆地绑在身后,除此外她头上再也没有别的首饰,一张芙蓉面上,黛眉水眸,嘴唇红艳艳的,天生丽质。

傍晚赵夔果然没有出现,次日,赵夔派魏公公来传话,他出门了,然后,魏公公陪顾鸾接见了宁王府的一众下人。宁王府很大,僕人却不多,每个人都被赵夔的管事调教好了,各行其是,可以说,顾鸾只需要当个清闲王妃就行,无需操心俗务。

顾鸾错愕地看着他。

玉盘早早捧了伞在王府门前等着,顾鸾的肌肤又白又嫩,从小娇养,夏日不许晒了,冬日不许吹了风。马车一停稳,玉盘就撑开伞,走到车前,準备王妃一出来,她的伞就立即遮过去。

“坐我身边。”赵夔看着她说。

顾鸾自顾哭得伤心,没理他,无论赵夔说什么,她都听不见。

赵夔很想马上就带顾鸾去看孔雀开屏,顺便讨小姑娘的欢心,但记起自己的承诺,赵夔硬是忍住了。

赵夔脱了靴子,刚上榻盘腿而坐,就见顾鸾朝对面桌子那边去了,赵夔往前一探,拉住了她手。

“不要!我喜欢二表哥,我喜欢二表哥!”

顾鸾身上的王妃朝服可比赵夔的厚多了,捂得她额头、鼻尖冒出了细汗,鬓髮也有点湿了,赵夔什么都没说,只握住她来抢伞的小手,牵着她朝王府里面走去。她的丫鬟、他的内侍太监就在后面跟着,顾鸾试着缩回手,赵夔握得牢牢的,不许她动。

赵夔不在王府,趁清晨还算凉快,顾鸾领着丫鬟在王府逛了一大圈,纵观宁王府的景色,一草一木都透露出隆庆帝对这个儿子的宠爱,顾鸾还惊喜地在一片绿草地里发现两对儿孔雀,一对儿是白羽,一对儿是绿羽。

顾鸾疑惑地回头。

“阿鸾,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侧躺在顾鸾身边,赵夔诚心地赔罪。

赵夔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凑到她白嫩嫩的耳边道:“父皇叫我节制,不可贪纵。”

她试着逗孔雀开屏,奈何四只孔雀都很不给面子,负责养孔雀的小太监见了,想来王妃面前讨好,却被魏公公瞪了一眼。小太监不明就里,但惧怕王爷身边的大红人魏公公,他便替四只孔雀陪个罪,孙子似的猫一边去了。

“那我先去抓刺客,后日再陪你回门。”赵夔又退了一步。

赵夔真不是故意的,他也没料到会这样,昨晚顾鸾哭他还有信心能哄好,现在,听着她呜呜的哭声,赵夔悔得肠子都青了。

吃着樱桃,赵夔问顾鸾在华妃那边都说了什么,全是些客套话,顾鸾简单地说了说,至于赵夔与隆庆帝聊了什么,因为可能涉及朝政,顾鸾就没问。

顾鸾脸色微红。

院子里突然传来丫鬟们的行礼声,顾鸾连忙把嘴中的樱桃核吐了出来,玉盏已经提了她的绣鞋过来,服侍她穿。

顾鸾继续抽搭一会儿就不哭了,茫然地躺在宽敞的大床上,想不通自己为何会那样。

“不叫丫鬟,我来收拾!”赵夔连忙改口。

赵夔看看她,没有强求。

或许是因为“鸾”有鸟之意,顾鸾一直都很喜欢各种漂亮的鸟。

院子里,玉盘、玉盏都坐到放着冰的冰鑒旁了,可还是忍不住地冒汗,她们在王妃身边服侍了这么久,这两日才发现,王妃哭起来竟有乱人心神的魔力。她们是女子都受不了,王爷不可劲儿欺负王妃才怪呢!

念头刚落,赵夔忽然明白了魏公公的意思。

惦记着整整一天半没见的小王妃,早上天还没亮,赵夔就起来了,练了两刻钟的武,沐浴更衣,再亲眼查看一番要送去承恩侯府的回门礼,估摸着顾鸾应该起来了,赵夔这才貌似冷静实则忐忑地去了后院。

顾鸾从来没有这么身不由己过,像置身于茫茫的湖面,赵夔就是水里的蛟龙,搅得满湖风浪,她在浪里颠簸,求哑了嗓子也不管用。

“王爷。”出去迎赵夔时,顾鸾不冷不热的道,眼皮都没抬。

“王爷。”

顾鸾摇摇头,心里想到了刺客。

玉盏低头退了出去。

赵夔犯错在先,也不敢要求人家改口唤表哥,默默地陪顾鸾用了早饭,夫妻俩这就出发了。

玉盘早上跟出来送行时,目睹了王爷抱王妃上车的那一幕,知道王爷宠王妃,她偷偷一笑,识趣地退到了后面。

“刚洗的樱桃,二表哥尝尝。”两人来到临窗的榻前,顾鸾客气地请赵夔落座。

赵夔拉着她手,人往里面挪了挪,给她腾地方。

他来的巧,顾鸾刚打扮完毕,新嫁娘回娘家,穿的是大红的新衣,戴的是名贵的珠宝首饰,好告诉家人,她在夫家过得很好。

“以后我过来,你不用迎。”赵夔习惯地牵起顾鸾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看了玉盏一眼。

提到回门,顾鸾哭声顿住,好久才点点头。

屋里又只剩他们俩了。

顾鸾怕了,赶紧闭上眼睛,违心地点点头。

赵夔奇怪,不是有养孔雀的小太监在?

纱帐里,终于被赵夔鬆开的顾鸾,抱着被子呜呜地哭了,她活了两辈子,上辈子唯一的一次失仪是被赵夔篡位东宫的血腥吓得,没想到这辈子,她居然当着赵夔的面又失仪了,虽然是出于另一种原因。

顾鸾一听,哭得更难受了。

傍晚赵夔回府,魏公公服侍主子更衣时,笑着道:“王爷,王妃很喜欢那四只孔雀,今天去逗了两次,孔雀不肯开屏,王妃悻悻的。”

赵夔最后看她一眼,不甘不愿地去前院待着了。

“二表哥,二表哥……”顾鸾无助地踢着腿,小手抓着他的头髮哭。

如此清爽又家常的扮相,赵夔觉得很舒服。

顾鸾走到次间门口时,玉盏刚要挑帘,赵夔从外面挑开了。

煎熬着煎熬着,二女突然听见王妃高声的告白,但那可怜巴巴的哭腔里,怎么听都是被逼供的味道。

“你先休息,我稍后过来。”知道她要沐浴,赵夔体贴地道。

赵夔不满意她的答案,越发坏了。

赵夔无奈,心虚地推推她肩膀,低声道:“我,我叫丫鬟进来收拾?”

两个玉互相瞅瞅,都很好奇王爷到底做了什么。

顾鸾没办法,只好脱了绣鞋,挨着他坐了。其实四四方方的小炕桌,一边坐一个人刚刚好,两个大人并排而坐,真的挤。

赵夔却非要逗她:“猜猜父皇留我谈了何事。”

顾鸾咬唇。

这床被子是没法睡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