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努力加载中...

前几天隆庆帝还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这一笑,隆庆帝又觉得人间值得留恋了,他还有夔儿这个孝顺儿子,他还要等着抱孙子,不,阿鸾最好给他生个小孙女,夔儿容貌酷似湘儿,或许小孙女会像湘儿呢?

都準备好了,顾鸾进来看看,赵夔还睡呢,她就拿了一本书,坐在外间榻上看。

铁证如山,还是当着隆庆帝的面搜出来的,当日,东宫诸人就被关进了天牢。

躺到全是她体香的锦帐中,赵夔很快就睡着了。

那之后,隆庆帝与皇后之间,彻底成了陌路,再无任何夫妻情分。

散朝后,隆庆帝将赵夔叫到了乾清宫。

不行,他要等,等到了槐园,哄她开心了,他再就着良辰美景,好好地与她圆房。

虽然他在笑,顾鸾还是无法彻底放下对性命的顾虑。

回忆很美好,隆庆帝不想被打扰,朝儿子摆摆手道:“好了,你先回王府吧,伤是不是快好了?多努力,早点给朕生个孙女。”

赵夔亲了顾鸾一会儿,然后就在顾鸾已经做好他要白日荒唐的準备时,赵夔却鬆开她,苦笑道:“有点累,我先睡会儿,父皇放了我三日假,你準备準备,明早咱们去郊外避暑。”

她觉得男人疲惫,赵夔却在顾鸾清澈的杏眼里看到了担忧。

慢慢的,顾鸾的目光,移到了赵夔的手上,他的手很大,两只手合握,便能握住她的腰,更不用说……

但隆庆帝没有将他对皇后的恨迁怒到太子身上,他还是器重太子,太子十六岁他就安排太子进了内阁。隆庆帝自认他能给太子的都给了,太子为何还不知足?

偷偷亲了睡着的美人一口,赵夔心情激荡地躺平了。

也得亏他平时就不喜上朝,虽然宫中发生巨变,内阁几位大臣还是尽职尽责地替皇家处理着朝政,没有耽误国事。赵夔这几日都没回王府,他一边盯着京城的防卫,避免生乱,一边指挥锦衣卫抓捕所有太子余党,手段凌厉,不给太子一党任何喘气之机。

顾鸾闭上眼睛,劝自己不要再想,她已经嫁进来了,是生是死全在赵夔一念之间,如果他真的想狠,她做什么都没用。

赵夔点点头,走了。

念头未落,有人悄悄将手放到她身后了,想吃又捨不得般摸了摸,再悄悄收回。

隆庆帝盯着儿子,回味一番儿子说的“想在宁王府多住几十年”,言外之意,也就是希望他这个老子长命百岁,隆庆帝突然笑了,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夔儿真的好像湘儿,耿直又彆扭,有什么关心的话,非得绕弯子说给他听。

隆庆帝明白,皇后在提醒他,他的命是皇后救的,天下人也都知道皇后捨命救过他,为了名声,为了还皇后的救命之恩,隆庆帝只好辜负了死去的湘儿,只好辜负了哭着要他做主的夔儿,没有动皇后。

大半夜的他不睡觉只盯着她看,赵夔俯身时,顾鸾险些吓死,以为他又要……

白天睡得多,晚上赵夔毫无睏意,顾鸾睡着后,他在旁边坐着,手好几次都伸了出去,最后又缩了回来。

有了盼头,隆庆帝一下子恢复了精神,再看看儿子冷峻的脸,隆庆帝开玩笑道:“也罢,外面比宫里快活多了,父皇先替你累几年,哪天父皇干不动了,再直接传位给你。”提到宫外的生活,隆庆帝不禁怀念起年轻的岁月来,当时为了追湘儿,他也在外面住了一段时间。

顾鸾坐在床边,忍不住多看了片刻,睡着的宁王,眉目舒展,容貌俊美,再无一分冷酷。

多日不见,赵夔好像瘦了一点,眉宇间疲惫微现。

顾鸾懵了。

他把江山给了皇后母子,把感情都给了湘儿。

男人眼眸幽黑深邃,顾鸾闭上眼睛,没法告诉他,她最怕的,还是自己的丈夫。

就如上辈子赵夔突然篡位,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一样,顾鸾没想到,这辈子的赵夔,依然有朝夕之间置太子于死地的能耐。可,顾鸾想不明白,太子不是重生的吗,怎么一点防备都没有?

隆庆帝谁都不想见,一个人闷在帝王寝宫。

事已至此,顾鸾彻底相信,太子是真的倒了,赵夔就是有这个能耐。

赵夔面无表情地颔首,魏公公送郎中出去后,赵夔嘴角才翘了起来。

隆庆帝皱眉,问道:“你不当谁当?”皇长子已废,在隆庆帝心里,太子之位再没有别的人选。

“阿鸾,往后你什么都不用怕。”抬起她白皙的脸庞,赵夔看着她的眼睛保证道。

他真的累,虽然早做了各种安排,但真的行动时,他要确保手下人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纰漏。

该如何当赵夔的妻子,顾鸾毫无头绪。

母亲的仇,他只报了一半,但父皇活着,也只能先留皇后、太子在世,剩下的,要等他登基之后。

顾鸾:……

石公公宣读废太子、废后诏书时,赵夔就站在大殿之上,亲王首位。刚刚新婚的年轻的宁王,神色冷如平时,并无任何欢喜,反倒是龙椅上的隆庆帝,明明才四十八岁,却彷彿一下子苍老了十来岁,脸上再无平日的懒散快意。

“这段时日,是不是很怕?”误会她心怀大事,赵夔笑了,拉起顾鸾的小手捏了捏。

顾鸾忐忑地观察赵夔。

门外丫鬟们在行礼了,顾鸾回神,快步往外走,走到内室,赵夔先她挑开门帘,进来了。

有臣子觉得太子冤枉,奈何锦衣卫手里人证物证俱全,谁也无法帮太子翻身。

看着站在御桌对面的儿子,隆庆帝许久都没开口。

隆庆帝没有十足的证据,但他知道此事乃皇后所为,他悲痛之下要杀了皇后,皇后流泪满面跪在他面前,问他是不是忘了当年的夫妻情。

放下纱帐,顾鸾去外面吩咐丫鬟们準备行囊,赵夔将他手里的各处田地、铺面名录都给她了,这几日顾鸾心中惶惶,就把那些名录看了一遍,知道赵夔在郊外有处专门避暑的庄子,槐园,想必里面种了很多槐树吧?

在赵夔含笑的注视下,顾鸾点点头。

赵夔不想当太子,但他也没有假惺惺地说自己不想做皇上。

放心的同时,顾鸾突然觉得一阵茫然,她是因为太子才答应嫁给赵夔的,成亲不足一月,太子之患已经消失,那以后,她与赵夔……

赵夔晌午回来的,一觉睡到了黄昏。

回到王府后,赵夔没急着去后院,先在前院泡了一个漫长的凉水澡。

“放心,今天开始,你我不必再有任何顾忌。”拉着她手,赵夔朝床边走去。

赵夔耐心地等着。

高郎中小心翼翼地替王爷把脉,随后恭喜道:“王爷正直英年,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

隆庆帝忽然歎了口气,这个儿子,从小就比他沉得住气,无论父子俩比什么,都是他输。

顾鸾紧张地抬起头,如果说太子被废之前赵夔还有可能用得到她这重生之人的地方,今日之后,稳坐太子之位的赵夔对她甚至承恩侯府都再无所求,顾鸾隐隐担心,赵夔待她的态度,会不会因此发生变化。如果赵夔只是冷落她,顾鸾不介意,就怕赵夔狠辣本性毕露,再来掐她一脖子。

两人肩并肩坐在了床上。

晚上赵夔没有回宁王府。

各种念头充斥脑海,顾鸾坐立不安,但这个节骨眼,她只能待在王府等消息。

赵夔嗤道:“他坐过的位子,儿臣不屑坐,父皇真想传位给儿臣,您立道遗旨便可,儿臣很满意宁王府,想在王府多住几十年。”

赵夔并不觉得痛快,如果可以,他宁可用父皇许诺他的江山,换母亲安在。

两刻钟后,赵夔换了一身家常夏袍,去后院找顾鸾了。

为这点,隆庆帝很感激皇后,即便他遇见了他最爱的湘儿,隆庆帝还是封了皇后的儿子为太子。

用饭之前,赵夔回了一趟前院,命人将住在王府的高郎中请来了。

他年轻的时候,与皇后也曾关係和睦过,皇后是先帝为他挑的妻子,隆庆帝说不上多喜欢,但也不讨厌,有一次,隆庆帝遇险,还是皇后挡在他面前,隆庆帝安然无恙,皇后卧床足足三个月才能下地走动。

赵夔抱住顾鸾,在她身边说了父皇与他的约定,虽未封太子,但赵夔已经是实际上的储君,而且赵夔有自信,华妃、淑妃那两个儿子抢不走他的皇位,即便父皇将来想反悔,老头子也没那个能耐。

皇宫里面,隆庆帝很生气,也很难受,疲惫。

五月底,隆庆帝终于肯出门了,下诏废除太子之位,将废太子赵祯一家贬为平民,幽禁于西宫,另以皇后失德为由,废皇后为最低阶的才人,打入冷宫。

而就在他躺平的瞬间,顾鸾刚刚紧绷到停滞的心,咚咚咚地又恢复了跳动。

“再过两年,等这段风波过去了,父皇便封你为太子。”隆庆帝尽量慈爱地道,刚废了一个儿子,此时就提及新太子之事,隆庆帝心里有点苦,但他想给二儿子一个定心丸。

“王爷。”

可隆庆帝低估了皇后的嫉妒之心,皇后竟然,趁他外出不在皇宫,伪造火灾害死了湘儿。

宛如做梦,自重生后就一直压在她心底的包袱突然就被解决了,顾鸾先是不敢相信,跟着开始担忧,太子会不会有后招?赵夔会不会遇到麻烦?情况还会不会再变?

“儿臣不想当太子。”赵夔一口拒绝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