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鸾兽番外一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鸾兽番外二

努力加载中...

她的前方,是一望无际的碧蓝天空,在天空的尽头,一轮红日正要跳出水面,而红日之下,竟是一片巨大到无法形容的湖泊,风平浪静,彷彿一面镜子。

有雨滴落在她尚且单薄的小翅膀上,雨滴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就在阿鸾力竭快要飞不动的时候,视野里终于出现了一座岛屿。那岛屿很高很高,就像一座大山,阿鸾眼睛一亮,不知从哪里多了一股力气,她奋力朝岛屿飞去。

阿鸾没出声。

是凤凰。

“醒了?过来吃鱼。”男人背后好像长着眼睛,阿鸾没发出任何动静,他居然都知道了。

夔兽默默地看着。

夔兽慢条斯理地吃了两条鱼。

阿鸾往后看看,后面居然也全是湖水,都要看不见地面了。

“阿鸾快回来!”大鹏心中一沉,一边高声命令小仙鸾,一边猛地俯身,对着海里的黑影吐出一道金色的利箭。

最后看眼远处汹涌的大海,阿鸾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她先睡一觉,等她醒了,等天晴了,她再去寻找表叔口中的赤火岛。朱雀阿姨,嗯,阿鸾没见过朱雀阿姨,但她好像记得父王说过,表叔早就喜欢朱雀了,一直没追到……

阿鸾突然也想飞了。

阿鸾失望地耷拉下脑袋。

阿鸾卧到母后身旁,乖顺地蹭了蹭。

意念一动,火堆旁的女娃娃立即变成了小仙鸾,太馋鱼了,她便就着男人的手,一下一下地对着还冒热气的烤鱼连续地啄了起来,吃到鱼刺也不怕,灵力转动,鱼刺才碰到她就已经化成灰了。

阿鸾走到他身边,虚心求教:“那你知道赤火岛在哪吗?”

阿鸾揉揉眼睛,从表叔背后乌黑的羽毛里探出脑袋。

阿鸾点头:“父王说了,除了我将来的夫君,不能让任何雄性碰我的尾羽。”

大鹏笑道:“这个简单,今晚你随表叔出发,明早咱们便能抵达东海,傍晚就回来了。”

夔兽沉默片刻,才道:“赤火岛距离此地有八万五千里,要去赤火岛,你必须经过海族三大凶兽的地盘,以及数不清的普通妖兽,任何一个,你都斗不过。”

就在此时,一直飞在高空的大鹏忽然发现,海底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庞大的黑影,正以迅疾如闪电的速度朝小仙鸾游去!

阿鸾偏头,仔细观察,然后她第一次发现,父王的翅膀少了一根。

阿鸾挥挥自己的小翅膀,开心道:“明年我就长大了!”

夔兽嗤道:“鱼妖属于海族,非兽族,你父王没教过你?”

夔兽眼疾手快,接住了烤鱼,再看女娃娃,居然捧着手指,委屈地哭了,晶莹的泪珠一串一串地从那双海蓝的眼睛里往下落。

下一刻,阿鸾瞪大了眼睛,张圆了小嘴儿。

阿鸾一下子就醒了,脑袋从怀里羽毛探出来,就见有人坐在山洞外,背对着她在烤着什么。

阿鸾就飞去岛屿上方等待路过的海鸟了。

“抱歉,我不知道。”夔兽收回手,再次取下另一条烤好的鱼,问她:“还要吗?”

大鹏心想,明年他未必有时间过来,就问表侄女想要什么礼物,他现在就提前送了。

听到规律的脚步声,夔兽总算回头了,却见他昨晚刚捡回来的小仙鸾,已经变成了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女娃娃。女娃娃长得白白净净的,脸蛋嫰得彷彿能掐出水儿,秀挺的鼻樑下面,有张粉嘟嘟的嘴唇,鼻樑之上,是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那澄净的蓝,比他收集的最珍贵的蓝宝石还要动人心魄。

夔兽不自觉地看出了神。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鲨鱼妖準备再次袭击阿鸾时,大鹏终于飞到了水面,与鲨鱼妖恶斗起来。

夔兽收拾了火堆,走到山洞阴凉处坐下,不动声色地看着外面的女娃娃。

阿鸾在看见男人的脸时,也看呆了,阿鸾一直以为父王的人形是天底下最俊美的男子模样,却没想到,对面那个席地而坐烤鱼的陌生人,竟比父王还要俊美三分。父王爱笑,他的眼睛很冷很冷,比冬天的夜空还黑寂。

阿鸾好累啊。

夔兽颔首,他习惯独来独往,不喜任何打扰。

凤王咳了咳,哼道:“父王这只是小伤,那夔兽被父王烧光了半身的毛,估计现在都没长齐。但,兽族有大威能者不计其数,父王修为深厚才不惧他们,阿鸾还小,你若落到夔兽手里,恐怕连骨头都不会剩。”

夔兽漠然道:“我不会飞,我只会捉鱼、烤鱼。”

阿鸾怕到不敢低头了。

阿鸾张大了嘴巴,她不知道啊,她还以为不是鸟的其他生灵,除了仙、人、鬼,剩下的都是兽族呢。

因此,阿鸾傻傻地盘旋了三天,别说一只鸟了,连跟鸟毛都没见到。

男人仰起头,看见树枝分叉处的树窝里,露出一片金红色的羽毛。

可是,飞着飞着,天突然阴了下来,乌云蔽日,茫茫海面,阿鸾再也分不清东南西北。

阿鸾在大鹏温暖的羽毛里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被大鹏叫醒了。

凰后闭上了眼睛。

“你是凤凰,为何怕烫?”他不解地问。

阿鸾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她不是落在一棵树上吗?怎么来了山洞?还有,外面的男人是谁?

阿鸾一手拿着烤鱼的棍子,一手就去撕还滋滋作响的鱼肉。

“海族跟兽族一样坏。”重新认识的顾鸾,很快得出了新的结论。

到了晚上,她偷偷藏在大鹏浓密的羽毛之下,大鹏要离开,凤凰一族也无法阻拦,却不知他们的小公主就这样被大鹏带走了。

阿鸾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好意啊。

阿鸾小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朱雀阿姨那里她去不了,凤凰山也回不去了,她该怎么办?

夔兽又道:“陆地离此地更远,你光凭自己,休想活着飞回去。”

别看小仙鸾只能化形六岁人类女童的样子,其实她已经九十岁了,再过十年,就能化形成十五六岁的少女了。而山下的小白兔,才出生两年而已。

大鹏低头一看,知道鲨鱼妖唤了同伙来,人数一多他就是能胜,也无法分心再保护表侄女,就对阿鸾道:“阿鸾,往东飞千里有座赤火岛,那是朱雀的地盘,你先去投奔于她,表叔一会儿就到。”

阿鸾却注意到,海底又有几团庞大的黑影游来了。

凤凰山的山顶,有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梧桐不知生长了多少年岁,凤王、凰后就住在这里。

微阖着美丽的眼睛,凰后柔声叮嘱女儿:“阿鸾要听父王的话,不许再调皮了。”

阿鸾飞到了水面,在那碧蓝又清澈的水中,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腹部的绒毛软软的,被风吹得全朝后面倒去。水看起来好清凉,阿鸾试探着将一只爪子探进去,水面立即被它划出一条波纹。

“你是谁?”

男人头戴玉冠,身穿墨色长袍,双足落地,竟然悄无声息,然后,他像一道鬼魅,无声无息地循着空气中那丝凤凰气息而去。他的速度很快,一道雷刚响,余声未消,男人已经来到了小仙鸾栖身的古树下。

阿鸾现在还不会什么厉害的法术,顶多能喷几个小火球,但她飞的还是比鱼妖快的,很快就将鲨鱼妖甩开了。

“表叔小心!”阿鸾尖声叫道。

---

阿鸾有点怕这个男人。

离她栖身的古树不远的一座隐蔽山洞中,突然亮起两盏灯笼大小的灯,那灯居然是墨色的,却明显区别于周围的黑暗。黑暗中,庞大的身躯移动,连地面都跟着微微地震荡起来,重新站稳,那巨兽吸了吸鼻子,闻到一丝微弱的熟悉的气息。

“这是哪里?你是谁?你为什么带我来山洞?”保持距离,阿鸾警惕地问。

刚学会化形的小仙鸾偷偷溜去山下玩了一圈,遇见一只小白兔,玩得正开心,凤王突然出现,将女儿甩到了背上。凤王挥动火红色的巨大翅膀,托着六岁女娃娃般的小仙鸾朝凤凰山飞去,那瑰丽的景象,看到小白兔都惊呆了。

阿鸾重新打起精神,将自己的计画告诉了夔兽。

整座凤凰山都是凤凰夫妻的地盘,山中只允许鸟族入住,不许任何兽族涉足。

大鹏仍然留在高空,笑眯眯地看着小仙鸾在底下玩耍。

阿鸾“哇”了声,低头再看,海面上居然有表叔的影子。

夔兽疑惑地看向贪吃的小仙鸾。

阿鸾一边往前飞一边看后面长长的水波,觉得东海真好玩。

夔兽回神,目光扫过女娃娃漂亮的蓝眼睛,他回头,一边转动手中的鱼一边简单回答:“我是这座岛的主人,昨晚雨大,你在山洞睡会更舒服。”

“阿鸾还没长大啊?”看到小不点的阿鸾,大鹏诧异地道,他天天在外遨游,只知道好长时间没来凤凰山了,并不记得具体时日。

阿鸾脸白了。

阿鸾怕得打了个哆嗦,身子一抖,恢复了原形,双眸蓝如宝石,澄澈清明,通体金红色,只有五根漂亮的小尾羽同眼睛一样,都是海蓝色的。幼年的阿鸾,还没有凤王半边翅膀大,紧紧地贴着凤王后背,从远处看都发现不了它。

阿鸾同样困惑地看着他:“你为何要摸我的尾巴?”

凰后再次有孕了,即将陷入沉睡,五十年后才会产卵甦醒。

阿鸾心疼地看着父王秃掉的地方:“那根翅膀就是夔兽打落的吗?”

夔兽下意识地瞄了眼小仙鸾尾羽下的小仙屁,没想到鸟族还有这讲究。

可就在他的手刚碰到小仙鸾的尾羽时,那尾羽突然一晃,躲开了。

凤王将女儿带回了梧桐树上的窝。

阿鸾忧心忡忡地说了她昨日的经历:“不知道表叔能不能打过那几个鱼妖,父王说的果然没错,兽族都是坏人,我又没招惹鱼妖,他们为何要吃我。”

阿鸾登时忘了尾羽的事,歪着脑袋笑了。

不过,只要是凤凰一族,他都不喜。

巨兽眯了眯眼睛,紧跟着,庞然大物消失了,山洞里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阿鸾从没与人类打过交道,她下意识地变成了人身,一边往外走一边疑惑地问。

前面传来了凤王幽幽的回忆:“父王年轻时,也曾好奇山外世界,不顾你祖父的劝阻,偷偷下了山,后来,父王路过东海流波山,撞见夔兽兴风作浪,一艘渔船即将落难,父王年少气盛,前去阻止夔兽,夔兽残暴,非但没有停止为害,反而与父王大打出手。”

翅膀湿了,幸好阿鸾天生体热,体内火系灵力一运转,身上便恢复了乾爽。

就在此时,小仙鸾不知做了什么梦,竟抖了抖那五根尾羽,五抹海蓝波浪般地逐次摇曳,看得男人眯了下眼睛。

凤王回头看看,为了让女儿明白兽族的可怕,凤王示意女儿看他左边的翅膀。

夔兽看她一眼,将刚烤好的鱼递了过来。

飞着飞着,阿鸾看到翠绿的树木了,树是鸟族的家,阿鸾本能觉得亲切,面对锲而不捨追逐她的风雨,阿鸾示威般发出一声稚嫩的凤凰长鸣,然后,她开心地冲进山中丛林,最后挑了一棵枝叶茂密能遮挡风雨的千年老树,缓缓地落在了天然的树窝中。

男人轻轻一跃,就落到了树窝旁的枝干上,低头再看,他终于看清凤族幼兽的模样,金红色的羽毛与凤王一样讨厌,但那海蓝的尾羽,却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阿鸾呆坐了很久,突然想到个主意,海上也有海鸟啊,如果有海鸟路过,她就让海鸟帮她传递消息出去,然后她就待在这里等表叔或朱雀阿姨过来寻她,如果海鸟愿意飞去陆地,父王或许会亲自来接她呢!

阿鸾第一次亲眼目睹鸟兽大战,她既害怕,又担心表叔出事,努力保持一定距离跟着。大鹏瞧见了,但他自信能打得过这鲨鱼妖,便也没有阻止。

一直住在梧桐树上的小仙鸾,在离开了长辈后,终于觉得这海面可怕了,浪涛滚滚,好像一只庞大的野兽在怒吼,随时都可能朝她扑来。

夔兽嗯了声:“是个好办法。”

但黑影的速度比大鹏想像得更快,利箭射空的同时,黑影也陡然出水,竟然是一头鲨鱼妖!只见他张着血盆大口,两排利牙锋锐而参差不齐,直奔阿鸾而去。阿鸾毫无準备,被溅起的水流震飞到一旁,但也幸好如此,才避免了落入鲨鱼口中的命运。

小仙鸾用一只胖胖的小手攥着父王的羽毛,另一只手朝地上的小白兔挥别,待再也看不见小白兔了,小仙鸾拍拍父王结实的脊背,不懂地问:“父王,为何不许兽族进凤凰山呀?我觉得兔子妹妹很可爱,我想跟她玩。”

“谢谢你。”认定他是好人,涉世未深的小仙鸾马上放下防备,开心地坐到男人身旁,巴巴地看着他手里的鱼:“好香啊,可以吃了吗?”

“啊,好烫!”娇嫩的手指碰到火烫的鱼,阿鸾手一鬆,烤鱼就掉了下去。

疲惫的小仙鸾,彻底陷入了沉睡。

阿鸾一听,突然反应过来,她的人身要等到明年才会自动辟火,可原身不怕火啊。

“这是什么湖?好大啊。”阿鸾惊叹地问。

阿鸾见他吃完了,才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她化成原形,张开翅膀朝海面飞去。

凤王威严道:“兽族天生凶残,喜食鸟族,阿鸾运气好,遇到的只是普通白兔,总之,以后阿鸾不可再擅自下山。”

大鹏笑声如雷:“傻丫头,这就是东海。”

阿鸾兴奋极了。

凤王才走不久,阿鸾的远房表叔大鹏来凤凰山做客了。

失魂落魄,阿鸾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眼前的男人身上:“你会飞吗?你送我去赤火岛吧,到了那里,我送你一根羽毛作为谢礼,有了我的羽毛,以后你就不怕火了。”

九年后,凤王去天庭参加宴席,临走之前,将女儿交给两位护法照看。

连续吃了三条鱼,阿鸾终于吃饱了,重新变成女娃娃,躺在阳光下休息。

阿鸾瞅瞅不远处的两位护法,小声地道:“表叔,我还没见过东海,我想去海边看看。”

阿鸾开始不肯走,但发现有个鲨鱼妖朝她来了,阿鸾一害怕,转身就朝东飞走了。

男人俯身,将熟睡的小仙鸾捞到怀里,身形一闪,他便带着小仙鸾回了山洞。

男人想起了曾经交过手的凤王,但眼前的这只,无论体型还是威压,都远远不如凤王。

阿鸾还是觉得此人怪怪的,既然吃饱了有了力气,天也晴了,顾鸾站起来,指着海面问:“你知道赤火岛在哪里吗?我要去那里等人。”

他不想吃这只小仙鸾了,他决定,养着她。

夔兽看她:“等谁?”

知道大鹏厉害,非等闲对手,鲨鱼妖摇身一变化成人形,双手各持一把黑矛,腾云驾雾与大鹏打作一团。大鹏也化为人形,两人斗得激烈,都暂且忘了旁边还有一只吓呆的小仙鸾。

大鹏飞得快,不是不能脱身,可他不甘心逃,区区几个鲨鱼妖,他今日非宰了他们,好让小仙鸾知道他的厉害。

夔兽看着贪吃的小仙鸾,目光落到了她摇来摇去的尾羽上,他慢慢抬起手,试着去摸那几根尾羽。

夔兽淡淡反问:“不能摸?”

阿鸾这一觉睡了好久,睡得正香,突然闻到一阵让她口水直流的香气。

夔兽没再说话。

可惜她不知道,夔兽栖身的流波山早就成了东海的禁地之一,除了她这只在暴风雨里迷了路的傻仙鸾,其他海鸟宁可死在雷雨中,也绝不愿飞到流波山,再被夔兽像烤鱼那样烤了吃。

从此,阿鸾就乖乖地守在母后身旁,一边潜心修炼,一边继续憧憬外面的世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