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鸾兽番外三

上一章:第70章鸾兽番外二 下一章:第72章鸾兽番外四

努力加载中...

夔兽失笑,摇了摇头。

莫名地,夔兽觉得不妥,照着她那件衣裳的样子,夔兽帮她幻化了一件长裙,以及那可爱的羽毛髮冠。

只是一个照面,夔兽就有了决定,这么漂亮的小仙鸾,谁也别想从他手中抢走,他要一直养着她。

吃了,他就再也看不到她摇尾巴了。

上有阴雷紧追不捨,下有蟒兽速度如电,阿鸾飞不高逃不走也躲不开,不知喷了多少次火焰后,阿鸾喉咙开始发疼,喷出来的凤凰之火也越来越小。意识到体内的灵力要枯竭了,阿鸾看向身后依然可见的山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奋力朝山岛逃去。

夔兽垂眸,许久许久,才将一口吃了小仙鸾的冲动压了下去。

阿鸾抹把眼睛,耷拉着脑袋道:“我打不过那只凶兽,我再也回不了家了。”

夔兽道:“我住在山上,只远远见过他浮出水面,似乎是一条巨蟒,至于他的法力,我不清楚,幸好他对凡人没有兴趣,否则我早已丧命了。”

夔兽将她轻轻放在石床上,看看她紧紧闭着的金色眼帘,夔兽的目光,慢慢顺着阿鸾金红色的身子,移到了她垂在后面的五根海蓝尾羽上。

阿鸾呼口气,随即化身成鸾,朝高空飞去。

夔兽走了过去,盘腿坐在小仙鸾的尾羽旁边,然后,他一边看着昏迷的小仙鸾,一边将五根纤长的尾羽一起抱到了腿上。小仙鸾的尾羽看着漂亮,其实非常坚硬,只有每根羽毛周围的一圈碎碎绒毛,与羽毛下方的稀薄绒毛,摸起来柔软又舒服。

惊恐之下,阿鸾一拍翅膀,朝黑色的蟒头吐出一团火焰!

夔兽盯着她,眼底有戾气浮动:“噁心?”

夔兽意外皱眉,慢步走了进去。

阿鸾却误会他不明白什么叫噁心,恨声解释道:“就是很丑的意思。”

始终凝视小仙鸾的夔兽,只来得及瞥见一抹如玉的背影,上半身几乎被少女如瀑的长髮遮掩,倒是底下一双长腿,深深地印在了他脑海。

附近的海水蓝汪汪的,到了近前,却清澈无比,阿鸾走到水里,海水自动退散,她的衣裙鞋袜仍然是乾的。阿鸾很喜欢这样,她兴奋地弯腰,看水里倒映的自己,一会儿摸摸脸一会儿摸摸鼻子,阿鸾对自己的模样很满意。

夔兽默默站了片刻,等小仙鸾哭累了,他才走过去,从后面将蓝宝石项链坠到她面前:“我刚刚拣到的,你喜欢吗?”

一年了,父王找不到她,肯定很急了,今日她便要试试那巨兽的厉害,打不过就逃,总不能因为惧怕一只凶兽,就永远缩在这山里。大哥哥说他是渔夫,海船遇到风浪,他被海浪捲到了这座山上,大哥哥家里没有亲人,所以心甘情愿在此隐居,她不一样,她要回家。

阿鸾继续哭,两只白生生的小脚丫子露在裙襬外,一动不动,就像她不开心时垂落的尾羽。

红宝石丑,蓝宝石美极了。

小姑娘可怜兮兮地继续掉着眼泪,夔兽便觉得,她的每颗眼泪都珍贵如蓝宝石,不该如此浪费。

刚刚还空无一人的沙滩,瞬间多了一道黑色身影,他伸出手,急速下落的小仙鸾便放慢了速度,合拢翅膀缓缓坠落在他臂弯。

阿鸾只顾着防备头顶,没想到底下忽然传来轰隆的破水声,阿鸾猛地收住冲势,低头一看,就见海面急速探出一条黑色的大蟒,蟒头足有两个父王那么大,两只黑色的眼睛彷彿两个深不见底的山洞,狰狞地盯着她。

她穿了一袭白色长裙,袖口、衣摆是海蓝色的,腰间繫着一条长长的飘逸的蓝色束带。

夔兽点火时,阿鸾热情地来帮忙,指尖窜出一道小火,一下子将臂粗的乾树枝烧成了灰。

夔兽久居东海,长年累月,收集了无数海中珍宝,就藏在山洞一间密室里。

没有鸟、鱼敢来流波山送死,但夔兽自有办法,用法力强行将附近海域的鱼运过来,最后再装成破费一番周折才捉到的鱼。

更让阿鸾遍体生寒的,是海水之下,蟒身探出来之处,还有一团小山般的黑影,她现在看到的,只是巨兽的脑袋而已!

摸着摸着,手里的尾羽忽的消失了,夔兽眸色一寒,回头一看,却见小仙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昏迷的小姑娘,是一个,没有穿任何衣裳的……

她的尾羽上,就有很多孔雀眼的羽毛。

天生神兽的阿鸾,一拍翅膀,就已经飞出了数十里,低头时,只能看见海面上有座小山,看不见那个黑衣男人了。但危险就在附近,阿鸾顾不得离愁了,她一边往高飞,一边小心翼翼地警惕着。

不远处,夔兽默默地看着小仙鸾,觉得她是鸟是人,都很可爱,当日他不吃她的决定,是对的。

阴雷与蟒兽继续追着她,追着追着,它们突然不动了。

夔兽盯着小仙鸾的脖子,脑海里意外冒出远远见过的朱雀,朱雀脖子上,有条红宝石项链,丑得他想毁掉。

夔兽情不自禁抬手,温柔地抹掉她的泪,低声道:“行与不行,总要一试。”

“大哥哥,你还认得我吗?”阿鸾笑着问,涉世未深的小仙鸾,便是长大了,依然单纯,笑靥天真。

“真的可以吗?”阿鸾转了过来,肿着一双核桃眼问,腮边还挂着两颗泪疙瘩。

她头上戴着一顶漂亮的金色髮冠,髮冠上有五根孔雀眼状的海蓝色的小羽毛,依次排开,随着山风轻轻地摇曳。衣裙上有他喜欢的蓝色,头上有他喜欢的蓝色,女孩白皙精緻的脸蛋上,更有一双海蓝澄澈的大眼睛。

阿鸾睁开哭肿的眼睛,看清那枚蓝宝石,她顿了顿,跟着脑袋埋进臂弯,哽咽道:“我只想回家。”

海里有凶兽是吧,她飞得高高的,凶兽感受不到她的气息,自然不会现身。

夔兽茫然地看着小仙鸾的人身,他不知道,昏迷的小仙鸾为何会发生这种变化。

夔兽看她一眼,然后指向海水:“你闭关修炼时,附近海域多了一只巨兽,若你出去,可能会遇到他。”

项链做好了,夔兽脚步轻快地回了山洞,然而,他还没跨入山洞,就听里面传来了微弱的哭声。

阿鸾不知道原因,她也无力去猜测,当她飞到山岛上空,力气彻底用尽,阿鸾疲惫地闭上眼睛,一头朝沙滩栽了下去。

“为何哭?”他茫然地问。

再打量小姑娘一番,夔兽忽然觉得,小仙鸾白皙的脖子有点空蕩蕩的,好像少了什么。

她不开心就不会摇尾巴,她不摇尾巴,他也会不开心。

可怜的鱼:……

蟒头停了下来,就在阿鸾以为巨兽怕了她的火时,一道黑色的阴雷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把她的火霹散了!然后,蟒头再次朝她袭来,血口大张,露出四颗锋利的巨大尖牙!

阿鸾哭声一歇,跟着又开始哭:“你又不会法术。”

夔兽默默捡起另一根树枝。

夔兽一根一根地摸着,爱不释手,情不自禁地,从尾巴根一直撸到尾巴尖儿。

她的人身也很好看,没有满目的让他厌恶的红,可,夔兽更喜欢她的尾羽。

夔兽嗯了声,问她:“要吃鱼吗?”

阿鸾修为大增前都不会饿,现在更不会,不过,想到久别的烤鱼,她还是点点头,开心道:“我陪你去捉鱼。”吃完这顿,阿鸾就要离开了,临别之前,她想与大哥哥多待一会儿。

“我可以送你回家。”托着清凉的蓝宝石项链,夔兽缓缓道。

夔兽无声笑了,思索片刻,他提议道:“据我观察,那凶兽并不吃人,你保持人身,与我坐船出海,或许能成功避开它的耳目。”

蓝宝石有了,海中金银亦不少,以前夔兽看不上,这次,他专门出去寻了些金子,打造了一条金色项链,再将蓝宝石的坠子挂在中间。

“那我走了,谢谢大哥哥照顾我这么久。”阿鸾有些不捨地看着男人,这是她在凤凰山外,相处时间最久的朋友了。

因此,金红色的光芒收敛,少女姣好的身躯才刚刚出现,马上就被一套衣裙遮掩。

夔兽怔怔的,手里的项链险些落地。

阿鸾被他鼓舞,终于也恢复了一丝士气,目光坚定地道:“好,等我恢复了灵力,咱们便坐船出海!等我见到父王,再叫父王来对付那头噁心的凶兽!”

夔兽迎风而立,黑眸里没有任何感情,只简单道:“保重。”

阿鸾在仙兽里的心智,与凡人中六七岁的孩子无异,几乎夔兽说什么,她都会相信。

捉了鱼,两人就在岸边一棵树下烤鱼。

她低了,乌云跟着压下来,就像一张无边无际的黑色大网,要将她笼罩。

夔兽沉默。

丢下小仙鸾,夔兽去了密室,密室里有个箱子,专门放着蓝宝石,最大的一颗比小仙鸾的脑袋都大,这也是夔兽最喜欢的一颗。但,想像小仙鸾脖子上坠着大宝石的样子,似乎不太合适,夔兽继续翻了翻,终于挑了一颗孔雀眼大小的蓝宝石。

阿鸾望着海面,咬了咬牙。

洞外风和日丽,微鹹的湿润气息扑面而来,阿鸾张开双臂伸个懒腰,跟在夔兽身边一起朝海边走去。

夔兽烤鱼时,阿鸾小声道:“大哥哥,吃完鱼,我就要走了。”

小仙鸾一动不动,只是顺着他的动作,从侧躺变成了平躺。

展开翅膀的小仙鸾,比男人大多了,但收起翅膀的小仙鸾,身体还是纤细的,很方便抱,夔兽一手托着小仙鸾细长的脖颈,一手托着她的小仙屁,身影几次山跃,便抱着她回了山洞。

夔兽挪到小仙鸾身后,伸出大手,试图让她重新变出尾巴来。

夔兽想送小仙鸾一条蓝宝石项链,把她打扮得更漂亮。

阿鸾第一次化形时,凰后就嘱咐过她,一定不要忘了用灵力化身衣服。

夔兽这才看清她正面的样子。

阿鸾老老实实坐在一旁等了。

夔兽的山洞足有数丈之高,异常宽阔,阿鸾盘旋几圈,飞够了,见那个无名的男人一直在仰头看自己,阿鸾便朝低处飞去。离地面近了,阿鸾忽然发现,自己长大后,男人一下子显得很矮很矮,为了不让男人害怕自己庞大的身躯,落地的瞬间,阿鸾化成了人形。

但,就在阿鸾準备飞入云层时,天空突然乌云密闭,更有黑色的雷电闪窜其中,那雷电彷彿长着眼睛,全都朝她霹来,阿鸾没有任何与人动手的经验,面对狰狞恐怖的雷电攻击,阿鸾本能地朝低空飞去。

然后,前面的小姑娘转了过来。

阿鸾心里一紧,急着打听道:“那巨兽很厉害吗?”

听到脚步声,阿鸾抬起头,蓝汪汪的大眼睛里,蓄满的泪水吧嗒掉了下来。

阿鸾:……

说完,她背对男人躺下去,哭得更厉害了,单薄的肩膀一抖一抖的,低低的抽泣在空旷的山洞里迴蕩。

阿鸾一边喷火防御,一边狼狈地躲闪。

阿鸾彻底昏迷了,没有任何意识。

心情沉重的吃了一条鱼,阿鸾最后问男人:“大哥哥,你真的不想回家吗?如果你改了主意,等我打败那凶兽,我再回来接你,送你回陆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