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鸾兽番外四

上一章:第71章鸾兽番外三 下一章:第73章鸾兽番外五

努力加载中...

阿鸾刚要解释自己的身份,夔兽突然拉住她手,拽着她朝远离渔村的方向走去。

压下自己的恐惧,阿鸾迅速靠近男人,然后张开手臂挡在男人面前,目光坚定地望着船外汹涌的海浪:“大哥哥不用怕,我会保护你。”

接下来的日子,阿鸾继续期待遇见海鸟,但她不知道,有夔兽的气息在,海鸟不敢靠近小船,而阿鸾的凤凰气息,尽数被夔兽压下了,那些奉命在东海寻找阿鸾的鸟族与尽力帮忙的东海海族,都无从察觉小仙鸾的存在。

这天晚上,阿鸾突然被一道惊雷吓醒。

“走。”

阿鸾只与凶兽动过一次手,惨败的经历让她有点害怕其他妖兽了,虽然慢,但还是安全更重要吧,而且她已经失蹤一年了,对父王来说,她早一年晚一年回去,没有太大区别。

小仙鸾双目迷濛,声音媚如丝:“大哥哥,你怎么不亲我了?”

阿鸾早就觉得船慢了,小声道:“等咱们离开凶兽的地盘,我可以背你飞回去。”

夔兽在她耳边问:“你喜欢洞房?”

她大声地呼了口气。

夔兽戴着草帽,慢悠悠地划着船,阿鸾化成人身躲在船篷里,紧张地看着外面的他。

就在此时,渔村里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孩子们听了,一窝蜂地朝渔村跑去,口中兴奋地大叫:“新娘子进村了,快去看新娘子!”

“原来是只小仙鸾,你不在凤凰山,作何来扰我清净?”蛟龙腾空,低下巨大的龙脑袋,隆隆地问。

这还是阿鸾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人间的孩子们,玩心大盛的她,暂且忘了回家。

阿鸾再看一眼下面,听那新娘子一直唤着“俊哥哥”,再想到自己也管男人叫大哥哥,便觉得她果然也可以与大哥哥洞房的。

夔兽也不知道新娘子是何物,对上阿鸾水汪汪的大眼睛,他犹豫片刻,牵着阿鸾一块儿过去了。

进了渔村,阿鸾看见有人穿着大红的衣袍骑在毛驴上,驴车之上,坐着一个蒙着红布的女子。村人们开心地谈论着,阿鸾东瞅瞅西看看,竖着耳朵听,渐渐明白,骑毛驴的男人就是新郎,坐驴车的女子就是新娘,今天晚上,新郎新娘还要洞房呢。

夔兽所在的小船,所过之处,海妖自动退避三舍。

阿鸾笑着摇摇头。

穿黑袍的男人消失了,而在他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只牛身蟒首的巨大凶兽,那牛身比旁边的山峰都高,蟒首盘旋,只比蛟龙略小一圈,丑陋而狰狞。

“这样就能回陆地了吗?”阿鸾不太确定地问。

故意用一个月的时间,夔兽精心打造了一条木头小船,小船中间有个船篷,可以躲在里面避雨、避日头。

阿鸾什么都看不见了,但男人宽阔的怀抱,莫名叫她安心。

夔兽也不是一直都喜幽居的兽,“年轻”的时候,他也曾在海上兴风作浪,一会儿吹翻几艘海船,一会儿收拾两头海妖,所以,他见多识广,知道几种船的样式。

阿鸾还没看够呢,不肯走。

夔兽睡觉时纹丝不动,阿鸾睡相不太老实,睡着睡着就左右打滚,船篷里没有枕头,阿鸾滚到夔兽怀里时,发现男人的胳膊可以当枕头,她就喜欢这样睡了,脑顶的羽毛髮冠偶尔会蹭到夔兽的脸,毛茸茸的有点痒。

阿鸾也学新娘,笨拙地配合起来。

“大哥哥?”蛟龙看眼小仙鸾旁边的男人,突然放声大笑:“老夫曾听闻,凤王曾与东海夔兽交手,被夔兽击落一根凤羽,小仙鸾,你居然与夔兽认了兄妹,就不怕你父王生气?”

“你是仙女姐姐吗?”一个脑顶扎揪揪的女娃娃羡慕地望着阿鸾,女娃娃觉得,只有天上的仙女,才会长得这么好看。

阿鸾又想知道洞房是什么了,可她听了很久,都没能从村人口中解开这个疑惑。

“大哥哥,你知道什么是洞房吗?”阿鸾小声问。

船篷不大,夔兽也没有做床,两人都是直接睡地板。

女娃娃歪头问:“那你是谁?”

阿鸾瞅瞅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是觉得这件事很有趣,有趣算喜欢吗?

夔兽道:“能,只是速度太慢,不知何时才能靠岸。”

作为一只会法术的神鸟,阿鸾觉得,她必须保护朋友。

她刚变成少女的样子,夔兽便急切地将她扑到地上,学那新郎官的样子,亲阿鸾的嘴唇。

阿鸾被他一吼,顿时清醒了大半,与此同时,湖面突然传来轰隆的破水声,阿鸾疑惑地扭头,就见一条黑色的大蟒,不,一条黑色的、身体比那只凶兽还粗的蛟龙飞了出来,水花四溅,阿鸾本能地变成了原形。

夔兽目光变暗,看着她道:“你我也可以洞房。”

将晒好的一袋子鱼乾搬到船上,两人就可以出发了。

“大哥哥,你醒醒。”阿鸾颤抖地推还在睡觉的男人,“是不是那蟒兽追来了?”

“走,飞回凤凰山!”夔兽一把拉下脖子上的小仙鸾的手臂,催促她道。

阿鸾再天真,也知道神兽的地盘不容外人入侵,她诚心道歉:“对不起蛟龙伯伯,我与大哥哥不知道你住这里,我们马上离开,您继续睡觉好吗?”

阿鸾心无旁骛地瞧着,觉得很有趣。

阿鸾按照自己的心意,落在了一片洒满月辉的湖畔。

茫然地,阿鸾点点头。

其实久居山洞的夔兽,人形时脸一直都是白的,那种没有血色的白,但此时风雨交加,阿鸾一抬头,对上男人这张惨白的脸,她忽然就意识到,她是神鸟都怕那蟒兽,大哥哥只是肉体凡胎,一定比她更害怕吧?

夔兽看她一眼,说完,他猛地一跃,朝蛟龙扑去。

小小的阿鸾夹在夔兽、蛟龙中间,渺小的就像一朵小火花。

她痛快地背着夔兽飞走了。

屋里有张大炕,新郎官帮羞答答的新娘脱了衣服,两人就开始洞房了。

夔兽颔首。

夔兽摇头:“不行,海中妖兽遍布,一旦你使用法术,容易惹祸上身。”

夔兽伸手,将跌过来的小仙鸾搂进了怀里。

金红色的凤凰之火,将所有水珠都挡在了外面。

一个大浪袭来,小船被高高抛到空中。

阿鸾巴巴地望着孩子们:“新娘子是什么?我也要去看。”

夔兽都记不起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年岁,但他很确定,这是第一次,有人说会保护他。

夔兽意外地看向面前的小仙鸾。

是夜月朗星稀,月光将屋里的庆幸照得清清楚楚,就算没有月光,黑暗也阻碍不了小仙鸾与夔兽的视线。

惧怕雷雨的阿鸾,脸蛋才是真的苍白。

夔兽坐在小仙鸾的背上,放眼望去,底下全是人类的村庄,就算偶尔出现山林,也都太小,不合他的意,他便让阿鸾继续往前飞。阿鸾都听他的,飞着飞着,夔兽看见一片无边无际的丛林,他目光一定,示意小仙鸾飞下去。

这就开始了吗?

夔兽马上意识到,湖底下,有他可能也战胜不了的上古妖兽。

夔兽不知。

夔兽摀住她的眼睛,声音低沉而平缓:“不用怕,很快就过去了。”

阿鸾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

就在夔兽撩起阿鸾的裙襬,準备当新郎时,旁边的湖面之下,忽然传来一道令他汗毛倒竖的威压。

夔兽迅速后退,但来自蛟龙的攻击,他不得不化成原身才能承受。

阿鸾呆呆地仰望头顶的夔兽。

他看向一侧,旁边就是小仙鸾白皙精緻的脸庞。

飘飘蕩蕩的,小船终于靠了岸。

夔兽活了这么久,没人能让他如此过。

阿鸾下意识地往后看,哪里有夔兽?

但夔兽能震慑海妖,能呼风唤雨,却不能让该来的风暴消散。

阿鸾惊讶道:“真的吗?”

夔兽没办法,只好先带阿鸾藏身到附近的一片树林里,待夜幕降临,阿鸾迫不及待地化成原型,背起夔兽轻轻落在了新郎家的屋顶上。原身太大了,阿鸾及时化成人身,然后,大概是好奇的孩子都能自发想到偷窥的办法吧,阿鸾小手抠抠房瓦,很快就掏出一个能供两人一起偷看的小洞来。

阿鸾以前不是很怕雷电的,自从被蟒首的巨兽攻击过一次后,阿鸾就怕雷了。雷声不绝于耳,小船也剧烈地颠簸起来,阿鸾惊恐地坐起来,恰好天边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汹涌幽深的海面。

夔兽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单纯的小仙鸾,迅速接受了必须晚点回家的现实。

“快走!”夔兽冷声命令道。

夔兽话不多,阿鸾一开始还对海景感兴趣,会问夔兽很多与海相关的事,但连续在海面漂了半个月,看哪哪都是蓝天与大海,连一只路过的飞鸟一条路过的游鱼都看不见,阿鸾就蔫了下来,缩在船篷里睡觉。

夔兽看着下面,脑海里却鬼使神差地浮现出小仙鸾昏迷时的身子,想着想着,他的呼吸就像下面的新郎官一样,越来越重。

“好了。”直到此时,他才鬆开小仙鸾的眼睛。

小船不紧不慢地驶出了流波山附近,夔兽撑起用牛皮做的帆,然后也坐到了船篷内。

阿鸾甩开他手,望着新郎官家的小院子道:“等我看完洞房,我再回家。”

阿鸾很失望,嘟嘴看着他:“你不是人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夔兽看着她笑。

“走了。”他握住小仙鸾的手,哑声道。

夔兽喜欢这种感觉,也喜欢她娇小的身子依赖地靠着他,每当这时候,夔兽就觉得,他已经将小仙鸾养熟了,她把他当主人。

夔兽看向船外,他阻止不了风雨,却能轻易让小船周围的海面保持平静,并迅速催动小船离开了暴风雨的中心。

夔兽无言以对,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走吧,我送你回家。”

她背对他坐着,狂捲的海风灌进来,吹得她的羽毛髮冠齐齐往后倒,吹得她乌黑的长髮都打在了他脸上。夔兽没动,目光落到了她张开的双臂上,那是防护的姿势,她说,她要保护他。

夔兽?

阿鸾往外一看,乌压压的云层果然已经远去了。

蛟龙见了,知道小仙鸾是被夔兽骗了,冷哼一声,龙尾毫不留情地朝夔兽劈来:“夔兽还不现身!”

岸边是个小渔村,衣衫褴褛的孩子们在沙滩上肆意地玩耍,发现有船靠近,孩子们好奇地拥了上来,远远地望着船上走下来的男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