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的命题

上一章:亲历的哲学 下一章:论生命的理性

努力加载中...

2.必然性和普遍有效性不可能从经验里产生;

任何孤立的判断都是不存在的!

他认为,普遍性和必然性根本不会产生于经验中!这也就意味着是不依靠于经验而在一切经验之前!这种先验的认识也就是来自纯理性的“纯认识” 而不依赖于任何经验喽!

形而上学家们那里,偏见的产生是因为痛苦,十分幼稚。“永恒的欢乐”:心理学的荒诞不经。勇敢和创造性的人绝对不会将快乐和痛苦看作是最高价值问题——这是伴随状态:倘若人们的某个目的希望达到,人们就一定想要这两者——宗教学家和形而上学家身上的某些疲倦和病态表现,他们认为主要的是快乐和痛苦的问题。因此,对于他们来说道德有很大的重要性,道德被认为是消除痛苦的基本条件。

1.我们认为有一些说法是普遍有效的和必然的;

同样,由于表面和错误所引起的偏见也是如此:痛苦的根源在于迷信,即认为幸福与真理是紧密联系的(混淆:幸福在于“信念”,在于“信仰”)。

先验的,就是表明那种联系是必然的和普遍有效的,它们根本不是产生于感官知觉的,而仅仅只是由于纯理性的原因。

第二批问题:什么才是我们受苦的目的?这里就得出了我们表面的、善变的、受动的、有着诸多矛盾的世界与真实世界的关系问题:1.痛苦是谬误的结果,谬误又是怎么可能会发生的呢?2.痛苦是过失的结果,过失又是怎么可能会发生呢(将来自自然领域,或社会中的纯经验普遍化反映到“自

这些错误的结论,形成了两种针锋相对的概念——因为,如果二者之一符合某种现实性,那么另一种也“定然”符合现实性。“要不然,人们怎么会得出一事的相反概念呢?”这么一来,理性就成了关于“自在存在物”这个启示的来源。

判断是综合性的:即不同的观念相互之间是有联系的。

康德的神学偏见,他的不自觉的教条主义,他的道德观是引导性的、统治性的和命令式的。

这么说来:问题就是,我们对这些说法的真理信仰是在什么地方取得自己的论据的?不,什么是信仰的原因?但是,信仰、强大信念的产生乃是心理学的问题:非常有限的和狭隘的经验,常常会产生这种信仰!这种信仰的先决条件就已经是如此,即不但有后验的论据,而且连先验的论据都有,即“在经验之前”。即认为必然性和普遍有效性绝对不会从经验里得来。这么一来,很明显就产生一个问题:没有经验又如何会有必然性和普遍有效性呢?

倘若应该有先验的综合判断,那么理性就一定要有能力去联系:联系就是一种形式。理性就一定要占有塑造的能力。

这么说来,推论就是:

论形而上学的心理学——这个世界是表面的,所以,一定存在一个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有条件的。所以,一定存在一个绝对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矛盾重重的,所以,一定存在着一个没有矛盾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变幻不定的,所以,一定存在着一个存在的世界。这些都是荒诞不经的推论(盲目信仰理性:如果A存在,那么它的对立概念B也应存在)。这种结论是由于痛苦激发而来的。从根本上说,这些推论都是愿望,它们想要这样的世界;与此同理,对一个制造痛苦世界的仇恨也表现在对另一个世界的幻想上,一个弥足珍贵的世界。这里形而上学家们对现实的怨怼真是有创造性!

但是,那种对立的起源不是一定要追溯到理性的超自然根源上来。因为,概念的真正起源只要是放在对面,就完全能够说明问题了。这种起源是来自实际方面,来自功利性,因而它拥有强大的信仰(假如人们的推论不是依照着这种理性,那么他就会因此而毁灭:但是,这证明不了理性所主张的东西)。

为了对数学判断的先验性(即纯合理性)进行论证,应将空间理解为纯理性的一种形式。

孤立的判断是根本不可能是“真实”的,根本不可能是认识的,保障首先来自于多种判断的综合关系。真实的信仰和虚假的信念区别是什么呢?认识到底是什么呢?他“知道”那是在谈玄!

(康德的推论:1.有一些说法,它们只对某种条件适用;2.这种条件就是:那些说法不是源于经验而是源于纯理性。)

“逻辑的原则,矛盾和同一性的原则是纯认识,因为它们在一切经验的前面。”——但是,这绝对不是认识!而是有协调性的信条。

休谟说过:“综合的先验判断是根本不存在的。”康德说,有!数学的判断就是!而倘若存在这样一种判断,也许同时存在形而上学,也就是用纯理性来认识的事物!

第一个谎言:这个事实是可能被认识的吗?认识皆是事实?什么是认识呢?假如我们连什么是认识都不知道,我们也就回答不了有没有认识这样的问题了——太妙了!但是,倘若我已然是“不知道”是否有认识、是否能够有认识,那我就完全不能合理地提出诸如“认识是什么”的问题了。康德相信认识这个事实,因为,他所憧憬的东西是天真:认识的认识!“认识即判断!”但是,判断是一种认为某物是如何如何的信仰!而非认识!一切认识都在于带有普遍有效性的特征的综合判断之中(即事情在任何场合都表现为这样,而不是别的样子),带有必然性的特征(这种说法的对立面是不可能存在的)。信仰认识的合法性总是被看作是前提。在这里,道德本体论乃是处于统治地位的判断。

3.因此,没有另外论证自身的经验,而肯定有一种另外的认识源泉!

由于形而上学在产生数学的条件下产生是根本不可能的,那么所有人的认识要么是经验,要么是数学,必定是这二者之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