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意识

上一章:生命的关照 下一章:伪善的科学

努力加载中...

无论我们行善还是施恶,也无论我们是否在这种行为中牺牲,我们行为的最终价值都会得到任何改变,甚至即使是像宗教殉道者一样,为了这种正当的理由而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那种牺牲也是最有价值的,因为那是为理想、为获取力量的理想、为保全力量意识而作出的牺牲。处在这种情况下的人会觉得自己是“占有真理”的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诸多“占有”白白溜走的,目的就是要使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下去!他之所以没有将一切抛弃,是因为他要保持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也就是高踞于“缺乏真理”的人们之上!

要是稳定的本能欲望不是那么强劲的话,就无法起到调节器的作用,这样,人类就将成为睁着眼却是瞎作判断和想象的动物,就会流于肤浅和轻信,总之就会因为意识而自我毁灭。也就是说,如若没有本能的欲望,人类早已不复存在了!

凭着我们的好恶,人们将自己的力量施加在别人身上,目的是要造成有益或有害的结果!

是否科学的最终目的就是给人创造最多可能的欢乐与最少可能的痛苦?如果欢乐与痛苦就像是用一根绳子连在一起的话,那么,一个人如果想要得到尽可能多的欢乐,也就意味着他将得到尽可能多的痛苦吗?也就是说,一个人想要体验“至高无上的欢乐”就必然也要做好体验“悲伤至死”感觉的准备吗?也许就是这样的吧。至少禁欲主义者是这样认为的。他们一贯主张将欢乐减到最低的程度,这样就可以避免生活中的痛苦(当一个人用“最有德性的人就是最幸福的人”这句格言表达自己的看法时,他其实既把它当成了对大众进行说教的招牌,又把它当成高人雅士诡辩式的高雅)。目前我们仍然能够选择:不是无痛苦或最少可能的痛苦——社会主义者和各党派的政客基本上不能再对其党徒作如此预言了;便是最大可能的痛苦,以牺牲大量的欢愉为代价!如果你们选择的是前者,想要减少人的痛苦,那么结果必将致使自身欢乐的能力也随之降低。

就造成有害结果而言,我们必须要让对方感觉到我们的力量,让他们痛苦。人们对这种痛苦的接受远比欢乐容易得多,痛苦总是要追究它的起因,而欢乐则只图保持现状而不愿往后看。就造成益处而言,即将善举和善意施给依附于我们的人(这里的依附,是指这些人已经习惯将我们看作给他们带来幸福的源泉,并且常常怀念我们);我们要增强他们的力量,这样其实也在无形中增强了我们自己的力量;或者我们要让他们明白处于我们的势力范围之内的诸多好处,这样,他们才会对自己的境遇大加称赞,更加愿意同我们一起反对敌对势力,同仇敌忾。

意识是人类机体发育中最后和最晚出现的,因此也是机体发展中最不成熟和最无力的一环。无数的错误皆源于意识,一如荷马所言,它常常使人类同动物一样都被“命运”过早地吞噬掉了。

在一个机能尚未形成和成熟之前,对有机生物体是有危害的,因此最好将它长期压制住,而意识就是这样被完全压制的,并且丝毫没有一点得意!人们认为这大概就是人的精髓,是他身上的恒久不变的、最重要也是最原始的东西。人们认为意识是一种恒久的能量,它没有成长与间歇性,它是“生物肌体的统一”!这种对意识可笑的误解也有其阻止意识形成过快的效用。因为人类至今仍然坚信自己已经具备了意识,所以就不用花费精力去获得意识了!

人们实际上可以利用科学将这两个目的向前推进,一方面,科学的力量直到今天才广为人知,人们发现它是个伟大的痛苦制造者,它剥夺了人类的欢乐,使人变得更加冷酷、呆板、克欲;但另一方面,人们也发现了它的反作用力,这力量是无可估量的,它必将照亮欢乐的新世界!

一个人是如何习惯于适应自己的生活的?关键是看他给自己的生活添加了怎样的调味品,看他的口味如何,还要看他是想缓慢增强自己的力量还是突然增强,是以一种较为稳妥的方式增强还是用冒险、鲁莽的方式。通常状况下,人们总是依照个人的性情去寻找调味品。那种容易获得的战利品对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是不屑一顾的,真正能够引起他们兴趣和征服欲的是那些有可能成为他们敌人并不屈不挠进行抵抗的人,以及一些很难征服的事物。他们常常苛刻地讥笑正在经受苦难的人,因为他们不值得在这些人身上花费力气,即使征服了他们也不值得自豪;而面对与之相抗衡的人时,他们却反而彬彬有礼,甚至遇到适当的时机,他们说不定要与之展开一场荣耀的战斗角逐。骑士阶层的人由于怀有如此良好的情愫,所以总是在相互间显得过分谦恭有礼。而只有那些没有多少自尊心、也缺乏征服他人的能力的人才会觉得同情是一种愉快的情感,这些轻易得来的战利品真是让他们喜出望外啊,每一个受苦的人莫不如此。有人说,同情是属于女人的美德。

当然,当我们作恶的时候,很少有像行善时感到那么愉快的,这表明我们的力量还很薄弱,或者说表露出我们对“不足”的厌烦之情,它为我们已有的力量带来了新的威胁和不安全感,同时报复、嘲讽、处罚和失败使得我们的前景变得暗淡了。也只有那些对力量意识的兴趣和渴盼最强烈的人才最喜欢在反抗者身上打上力量的印记,而那些业已屈从于他们的人(也就是他们行善的对象),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负担,只会让他们感到腻烦。

所以在人类眼中,获取知识并使之成为本能就成了一项全新的、尽管在人类意识中逐渐清晰起来、但却依旧几乎不被人看清的任务。然而,看清它的人就会懂得:迄今为止我们所获得的全部都是谬误,而一切意识都与这些谬误有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