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虑和偏见之于道德

上一章:认清道德的面孔 下一章:无聊的道德哲学

努力加载中...

在这样一番令人愉快的开场白之后,有一句话可不要被漏掉了,这可是向最严肃的人说的话,你们可要做好思想准备啊!你们这群哲学家和认识之友们,小心那种神秘学啊!提防不要因“真理意志”而受苦啊!甚至要特别注意自己的辩护词啊!它将会损害到附于你们良心之上的无辜与雅致所处的中立地位,会使你们伸长了脖子去反击异议与红布块,它使你变得丧失理智、兽性大发;倘若你们要同危险、诽谤、嫌疑、撞击甚至更粗俗是人们放弃探求斯宾诺莎的伦理学与神学的原因),根本不屑于去谈论道德愤怒这种愚蠢的把戏,而它却成为一位哲学家最为显著的标志,这也表明哲学的幽默感已远离了他;他的“为真理而献身”被强制曝光——这是那群鼓吹和平的演员们硬塞给他的。而假使人们自始至终只是用一种艺术家的好奇心去打量他,再结合某些哲学家的例子,那么这一危险的兴趣就能够为人们所理解了。在他不断退化的过程中,任何时候都能看到他(蜕变为“神秘主义者”,坠落成舞台或讲坛上的大喊大叫者)。人们怀着此种愿望,不管怎样也要一看究竟——这只是一场萨蹄尔之戏,只是一出压轴的闹剧,只是作为持续的证据,以证明那原本冗长的悲剧终于落幕——无论何种哲学,其形成过程皆是一出冗长的悲剧——这是首要的前提。

古往今来,整个心理学始终依附在道德偏见与忧虑之上,从未敢越雷池一步,并被认为是形态学与权力意志的阐释。实际上,尚无人深入到其思想本身——正如我所观察到的那样,在早已约定俗成的事物中,发现一种长期受到冷遇的事物是被允许的。道德偏见所实施的暴力,深深渗透到表象看来最冷酷与最无反抗力量的精神世界,并十分明显地产生了有害的、阻碍性质的、令人辨不清方向的、扭曲的作用。真正的外貌心理学应当同研究者心中的无意识对立情绪作斗争,它应该将“心”朝向自身,创立一种论“善”、“恶”冲动相互作用的学说,即是一种更文明的非道德,在有力而由衷的良心中造成痛苦与烦恼,甚而有了一种善的冲动皆由恶的冲动派生出来的看法。然而,倘若有人一扇更深刻的、洞察世界的窗口。那位因此作出牺牲——不是牺牲理智,正与此相反的心理学家至少有权提出要让心理学要再次成为诸学科的皇后,其他学科均要为她效力。心理学将再一次成为通向解决各种基本课题的必由之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