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估算所有的价值

上一章:人的至高境界 下一章:理性的思维认知

努力加载中...

总的来说,我不但是颓废的崇拜者,也是其对立物。其中一个证据是,对于逆境我总是会出于本能地择优而适,但是那些颓废者却只会采用并不利于自己的方式来行事。我属于健全那一行列的,但是就局部而言,我却是一个颓废者。自我克制,戕贼自身,拒不看病,以及一味的孤独感和不同以往的互动能力,都表现出当时的我只要认定一件事情就会坚持到底的决心和本能。我紧紧地掌握着自身,走的是一种自我康复的道路;人的先决条件是:本质必须是健康的。对于这一点,任何一个心理学家都必须承认。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治愈一个典型的病态人,因此也就更谈不上有自我康复的方法了;因此,对一个健康的人来说,病患几乎被当作是生命的特效药,是促进旺盛的自然而然地汇集他的所闻、所见,以及所经历过的一切。他本身就代表着选择,从他那里被过滤掉很多东西。不管是学习、处事,或者欣赏,他总是胸有成竹。只要是被他看重或者认可的事物,他都会给予尊敬。长期的谨慎和刻意的高傲,造就了他即使面对各种刺激,他的反应仍然是迟钝的。在他的心中,噩运与过失是不存在的;他能够应付自己,也能够应付别人;最为重要的是他懂得忘却。他的坚强,让一切事物都在为他运作。好吧!我承认,我与颓废者是对立的,因为刚刚我所说的这些是夫子自道。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的生活才如此的幸福,它才具有这种绝无仅有的特性。因为,假如用一句非常奇特的话来形容:如果把我比喻成我的父亲,那么我早已经死掉了;如果把我比喻成我的母亲,那么我仍然还活着,并且一年比一年更加衰老。这种双重根源,好比生命阶梯的最高一层和最低一层,既存在初生又存在衰落。如果这具备了某种意义,也就证明依靠某种局部的蜕变是无法证明病因的。就像我的眼疾一样,虽然面临着随时失明的困扰,但这也只是最终的结果而已,并非原因;以至于生命稍有延长,视力也会重新增长。看着逐渐消失的漫长的岁月,我知道我的身体正在康复,但遗憾的是,同时它也意味着往日的病痛会再次发生或者恶化,这就叫做颓废的周期。不管怎样,对于颓废这一学说我是非常内行的,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我对这些了如指掌。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很多,领悟和理解的精巧技艺,敏锐的触觉,“明察秋毫”的心理,以及所有的技能。这是那个时代给予我的馈赠,那个在我心中万物都变的精巧细微的时代。我接受过时间最长的训练莫过于,从病人的角度看待较为健全的概念,也就是说,从丰富、自信的生命俯视颓废下的事物。如果说我在某个方面有一点专长的话,那就是我不同于别人的独特经验。直到今天,对此我仍然游刃有余了,我的手可以颠倒乾坤。大概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我能“重新估算所有价值”的重要原因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