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与哲学家

上一章:追求真理的原动力 下一章:功利性的价值判断

努力加载中...

人们总是带着疑惑与嘲讽的态度对待所有的哲学家,并不是因为想极力强调自己是多么无辜,时不时地做出自我虐待、自我嘲弄的行径——换言之,不是因为他们自己多么幼稚,表现得多么猥琐;而是因为:当还只是极其肤浅地触及到真实性问题的时候,他们就不约而同地发起伟大的、具有美德的轰鸣声。各个若有其事地,好像正通过一种纯粹的、冰冷的、神也毫不关注的辩证法的自我体现来表达他们真实的想法。一般(同各级神秘学家们有所差别的是,神学家们则更认真、更笨拙地大谈“灵感”)一种先入为伪啊!

我终于发觉,现今所存在的一切伟大哲学到底都是些什么货色了:它们都是其首倡者的一己之见与一种迫不得已和隐秘的回忆;每种哲学中存在的道德(或非道德的)意图,催生了奇特的生命幼芽,每次都从中汲取营养,最终成株。实际上,人们带着伪善(或聪明)的面具,想以此来证明某位哲人形而上学的宏论的建立;总是首先发问:它(他)将借助何种道德得以顺利出世?由此我认为,某种“对知性的冲动”并非哲学之父,而应该是另一种知性(和误性)冲动,无论是这里还是那里,都只使用了身上的其他冲动则基本上没发挥什么作用。因而学究们原本的“兴趣”,统统放到了别处,好像是放到了家庭上,或是放到了赚钱上,抑或放到了政治舞台上;是啊,他们的心思全都系在科学的某个角落;或者是否会从那些“前途无量”的年轻工作者里创造出一位善良的语文学家,或者皮货专家,抑或化学家,都不重要——这些都不足以为他们贴上某项标签。反而在哲学家们看来,并不是完全失去人格的东西;尤其是,他们的道德会为此开出一张决定性的文凭:定义他到底是谁——明白点说就是,他天性中的各种内在冲动究竟处于何种等级之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