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意志力

上一章:音乐与人生 下一章:爱的心理学特征

努力加载中...

整个德国哲学——就名家而言,如幅多姿多彩的镶嵌画的品评。阿拉伯式的装饰图案,涡卷式的装饰图案,抽象的经院哲学家的洛可可式——不管怎样,终归要比北欧的农夫与平民的古板写实好得多。它更为细致、俏薄,始终具有更为高级的精神性;是对农民战争与平民暴动的抗议——后者更靠近北方的精神性,因而成为统治者,并且将那位“非精神性的”伟人——路德奉为领路人。

在这一点上,我一向寄托了对德国人全部的希望!

基于创造具备最高意志力与精神性的人——即一个特殊的强大种类——的目的,价值将被予以倒转;为实现这一目的,将其留存的大量遭人非议的本能,小心翼翼地缓慢释放。关注到这一问题的人即属我们之列,因为“自由精灵”——到目前为止的新种类中的“自由精灵”——或许渴望过相反的事物。我认为,欧洲的悲观主义者即首先归于这一类。由于对整个生存状态心存不满,暴躁的理想主义诗人与思想家们至少也会对今人不满,这并不违背基本的逻辑;同样,某些贪婪而追名逐利的艺术家也会毫不犹豫地加入争夺更高等人的权力、反对“群畜”的战斗,并且利用诱惑的艺术手段对遴选出来的精灵们的群畜本能与警觉进行催眠;此外,再加上那些批评学家与历史学家——这三者组合必将勇敢地使有机会开始的对旧世界的发现之旅——也是新哥伦布即德国精神未竟的事业——发扬光大(我们始终站在这一征服之旅的起跑点)。实际上,与今日的道德相比,统治着旧世界的道德显得更为顺从,并且也更强烈、更深刻地影响了希腊人,他们是目前为止仅有的“成功者”。但是,这些成功者——即强者与伟人——将会因古典文化的诱惑而受到影响。即便是现在,一切反民主与反基督教的诱惑依然发挥着这样的效用,魅力依然,毫不逊于文艺复兴时代的诱惑。

立法者的道德仍然是主要的手段。借助此种道德,能够将人塑造为受到创造性与深沉的意志所青睐的东西。但首要的条件是,这一最高级的艺术家意志必须持有暴力,同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能够以立法、宗教以及风俗习惯等手段贯彻这一创造意志。现在,或许还包意志及强权意志;误以为危机、恶劣、暴力、阻碍以及来自内部的威胁、不平等的权利、隐匿性、斯多葛主义、诱惑的艺术及各式魔幻妖法——所有群畜希望的反面对人的自我提升都是必须的。这种道德带有相反的意图,企图将人往高处驯化,而不是往向善而平庸的方向驯化。旨在对统治阶层,即未来的地球主人的道德方向进行驯化,这一道德必将使自身结合当下的风俗与律法以利用后者的发言权并罩上后者的外衣。但为做到这一切,必须先要创造诸多过渡性的欺骗方法。然而,同完成这项艰巨任务及首创一类新人相比,个人的生命历程是远远不够的。在新的主人的种类与等级中,唯有意志——即本能——才能持续几代人之久,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同其思想中诸多冗长而不易表达的内容一般。

如同命中注定的一般,伟大的使命与问题责无旁贷地、犹疑不定地悄然来临。如何统治整个世界?完整的“人”——并非一国公民,或某个种族的概念——的驯化应驶向何方?

如此看来,作为对抗宗教改革的一部分,德国哲学甚至还能够归属于文艺复兴的范畴,至少体现了文艺复兴的意志,是对古代文明与希腊哲学,特别是对苏格拉底之前的哲学——古希腊文明中消失的最高深的哲学——的深度发掘之后发现的后继意志!或许在几百年之后,人们会下如此的结论:在这一点上,德国所有的哲学著述都将享有逐步收复古希腊哲学失地的尊严,这与德国人将重新连结被扯断的纽带(——那条连接着希腊人即迄今为止最高等“人”的纽带)这一更高使命相比,对“独创性”所提出的任何要求都显得小家子气,滑稽可笑。现如今,我们将对世界的所有原则形式作出创新的解释。在阿那克西曼德、赫拉克利特、巴门尼德、恩培多克勒、德谟克利特与阿那克萨哥拉此类人中,古希腊精神发现了这种对世界的解说。我们将逐渐希腊化。首先是概念与对价值的衡量——这仿佛是希腊化挥之不去的幽灵。多么巧!但愿今后我们的爱也同样挥洒自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