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美的升华

上一章:爱的心理学特征

努力加载中...

美学中充满了信息,同时,对刺激和符号也异常敏感。它是信息的来源,是生物间互相传递信息的顶峰。语言是从这里发源的——声音语言、举止语言,以及眉目语言。开端才会产生最精彩的现象,因为我们的能力在强劲的影响之下变得纤弱。但是,就算是在今天,人们仍然会用肌肉,甚至是肌肉来读,来聆听。

对那些在从事艺术的人的体内活动的肌肉和感官来说,所有的艺术都能够带来灵感。因为,总是那些灵敏、机智的艺术家在讲艺术。“外行”是一个错误的概念。就好比聋子不屑于听力正常的人一样。

丑陋的东西,与艺术相矛盾的东西,从艺术清除的东西,都是对艺术的否定。当遥远的地方激起人们的衰弱、贫乏、无力、散漫、腐败的时候,美学之人就会表现出否定。丑陋的东西让人变得沮丧,因为,丑陋等同于沮丧。它会涣散人们的精力,让人变得抑郁……丑陋的东西会暗示丑陋;依据人的健康状态可以检查出来,虽然逆境产生丑陋之物的程度不同。因为事物、兴趣不同,所以选择也不同。逻辑会产生丑陋的状态——笨拙。面对这种情况,机械意义上的平衡也就不存在了。因为,丑陋让人们的行动变得迟缓。

陶醉感与实际能力的过剩相连,尤其是两性发情的时候更加强烈。新的器官、颜色、形态,“美化”是提高了的力的表现,“修饰”是意志的表现,是增强协调性的表现,是渴望协调的表现,是准确的重力的表现。力度增加的结果,则来源于逻辑性和几何学的简化。因为,这种简化还会提高力感,成为发展的顶峰。

这只是经验之谈罢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变化不息。原本我们就没有理由认为一个变化之后紧跟着另外一个变化。相反:已经达到的某一种状态,好像必须保存自身,如果它愿意的话……有关斯宾诺莎“自我保存”的这个题目,早就应该终结了,因为这个命题是错误的,如果能够反过来倒也变得真实了。但是,所有生物都清楚地说到,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增长,而不是为了保存自身……

所有已经成熟的艺术都有一套准则作为基础。就这个意义而言,准则也就是语言。准则是艺术的一个条件,而不是艺术的阻碍物;同样,生命的提高可以增强人们的交际能力、谅解能力。对于其他灵魂的适应能力,与生理学的敏锐相关,而不是与道德相关。“同情”,或者“利他主义的”,都只是精神心理的联系与发展。人与人之间从不交流思想,因为,人们交流的动作、信号,被当成了人的思想。

例如,有人把“天才”看作患有神经官能症,也许艺术的灵感也会受到相同的待遇。实际上,我们的艺术家与那些歇斯底里的女人一样!因此,这并不是在反对“艺术家”,而是在反对“今天”。

我的学说:实际上,权力意志是一种粗俗的激情形式,其余的激情只是权力意志的辅助。

充沛的精力与勇气,与生命的贫乏相同,其本身也会产生束缚、感官幻觉、机警的灵感。条件虽然不同,但是结果相同。首先,预想的结果并不是这样;所有病态的天性陷入乖僻之后,都会表现出极度的倦怠,但是这与艺术家的状态并不相同。因为,艺术家并不需要对自己的幸运忏悔。艺术家的财产,足够他肆意挥霍,而不会变成穷人。

一个种族是否颓废,要看它有没有丑陋的恶习,以及是否缺乏协调的能力。用心理学的表达方式来说,这意味着因为缺乏组织能力,所以产生了衰败。

在此,我要将所有的心理状态设定为完善的生命信号,实际上,人们今天所认为的这些状态都是错误的。刚才我们并没有谈论健康和病态之间的矛盾,因为这与程度问题相关。我的主张是:今天被人们看作健康的东西,其实只能在有利的条件下才会变得健康。相对来说,我们都是不健康,只有艺术家与健壮相连。在我们身上有害的、病态的东西,在他们那里都是天性;但是有人反驳,正是机器的缺乏,才造成了对灵感的特殊理解。那些歇斯底里的女性就是证明。

所有类型的艺术都可以强身健体,激发快乐,以及激发一切敏感的记忆——进入这种状态的特殊记忆。因为,一个远去的、瞬间消失的、充满了骇人听闻的世界又回到了现实中。

客观性状态是非艺术家的状态。这表明意志涣散(叔本华认为,艺术能够否定生命,这就是他对艺术的可恶的误解)……

心理学的统一性观点。我们习惯这么认为,形式的发展始终适应于统一体的由来。

以下是在佛教中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所有引起欲望、流血的现象与渴望都会转化为行动。”佛教只从这一层面上的意义告诫人们勿施恶行。行动本身并不具有任何意义,它附着于生命之上,而一切生命又都是无意义的。在他们看来,恶将会致使采用其目的的手段遭到否定,因而恶是造成逻辑现象的动力。他们之所以抗拒来自欲望的刺激,是因为正在探寻一条通向不存在的路途。比如,不可胜仇恨!不可报复!最高的价,对善行的需要只是人们的权宜之策,是脱离一切行为的手段而已。

我认为,所有的原动力都是权力意志,此外,不会有任何肉体的力量;精神之力也是不存在的。

你想知道陶醉的力量能够达到惊奇的程度的证据吗?“爱”就是证据,是世界上所有语言称之为爱的东西。陶醉用以对付现实性的方式是,让因为消失在爱的人的意识中,他物则取而代之——女妖的魔镜所抖动的闪光。在这里,人与动物并没有区别,更不会有精神、善良、真诚了。如果一个人非常机灵,那么他会被机灵愚弄;如果一个人非常粗俗,那么他也会被粗俗愚弄。但是,爱,对上帝的爱、拯救的灵魂的神圣之爱,其根源都是因为发热,所以变形;是一种善意的自欺。不管怎样,如果有爱,那么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自欺者。因为,人们的自身可以变形,变得更加强壮、更加富有,成为一个更加完美的人。在此,我们发现了器官功能的艺术性,因为,我们将艺术与天使般的本能——“爱”结合了。在我们看来,爱是生命最伟大的兴奋剂——所以,即使艺术会撒谎,也可以称为崇高的功利主义……我们不应该对艺术具备的说谎的权利无动于衷。艺术的功能超过了我们的想象,甚至颠覆了自身的价值。有爱之人是最强大的。爱可以诱使动物产生新的武器,例如变换身体颜色和形态。人也是这样。有爱之人,他的家当要比无爱之人更加丰富,更加全面。有爱之人善于挥霍,那是因为他有能力让自己挥霍。有爱之人敢做敢当,是天生的冒险家,这样的人会因为阔气和单传变成一头驴;他信奉上帝、美德与爱;另一方面,这个幸运的人儿会再添羽翼和技能,以至于创造出通向艺术之门的道路。如果我们将抒情诗的声调和语句做以整理,那么抒情诗、音乐几乎不会再出现了!也许这就是为了艺术而艺术吧!陷于沼泽地里的绝望的青蛙,发出了咯咯的声音……爱创造了一切……

基督徒是非艺术家的状态:制造穷人、吸血鬼,他们的监督之下生命变得痛苦不堪。

在科学领域中,因果概念成为与功利性相同的关系,这说明,不管哪一方都有相同的力,但是不会有原动力。因为,我们只在乎结果,假如只以力的内容而言,我们设其相等……

在我看来,有一个观点是非常重要的——设定权力取代个人的“幸福”。所有生物都必须追求权力:“生物要追求权力,并且要追求很多权力。”获得权力的象征就是快乐;生物不会追求快乐;但是,一旦它获得权力时,也就会随之感受到快乐;快乐与生命共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