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章:第十章 下一章:第十二章

努力加载中...

之雍的信都是寄到比比家里转。

九莉听了心里诧异,想道:“人怎么这么势利?她一老了,就都众叛亲离起来。”

老板家里大厅上人很多,一个也不认识,除了有些演员看着眼熟,老板给她介绍了几个,内中有燕山。后来她坐在一边,燕山见了,含笑走来在她旁边坐下,动作的幅度太大了些,带点夸张。她不禁想起电车上的荀桦,觉得来意不善,近于“乐得白捡个便宜”的态度,便淡笑着望到别处去了。他也觉得了,默然抱着胳膊坐着,穿着件毛烘烘的浅色爱尔兰花格子呢上衣,彷佛没穿惯这一类的衣服,稚嫩得使人诧异。

她告诉楚娣他说的那些。楚娣气愤道:“听他这口气,你二叔已经老颠倒了,有神经病,东西都该交给他管了。”

因为人数多了,这话有点滑稽?

在黄昏的时候依偎着坐着,她告诉他她跟她母亲的事,因为不给他介绍,需要解释。

九莉泡了茶来,笑道:“你到上海来住在家里?”

九林来了。

“现在还是这样?”九莉问,没提印度独立的话。

“我不要,”蕊秋坚决的说。

“你为什么喜欢她?”她那时候问。

楚娣便道:“你拿去好了,可以装零碎东西。”

在饭桌上九莉总是云里雾里,把自己这人“淡出”了。永远是午餐,蕊秋几乎从来不在家里吃晚饭。

蕊秋叫了个裁缝来做旗袍,她一向很少穿旗袍。

她不是不相信他,只觉得心里一阵灰暗。

九莉十分诧异,她母亲引这南京谚语的时候,竟是余妈碧桃的口吻。

九莉听了也没什么感觉,除了也许一丝凄凉。她在四面楚歌中需要一点温暖的回忆。那是她的生命。

她起身去开抽屉取出那包珠宝来,打开棉纸小包,那一撮小宝石实在不起眼,尤其是在他刚丢了那么些钱之后。

还是翠华现在就靠九林了,所以不想他结婚?

时间是站在她这边的。胜之不武。

“你留着用吧,我去买这么一盒饼干就是了。”

放映间里有人声,显然片子已经映完了。他怕有人出来,才放她走了。

“一定不要嚜,我实在没办法。”心里想难道硬挜给她。其实当时也想到过,但是非常怕像给老妈子赏钱一样打架似的。如果碰到她母亲的手——她忘了小时候那次牵她的手过街的事,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怕碰那手上的手指,横七竖八一把细竹管子。

人老了有皱纹没关系,但是如果脸的轮廓消蚀掉一块,改变了眼睛与嘴的部位,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在热带住了几年,晒黑了,当然也更显瘦。

这次燕山来了,忽然客室的门訇然推开了,又砰的一声关上。九莉背对着门,与燕山坐得很远,回过头来恍惚瞥见是她母亲带上了门。

九莉想道:“她是说这牙医生爱她。”

九莉默然。这次回来的时候是否预备住下来,不得而知,但是当然也是给她气走的。事实是无法留在上海,另外住也不成话。

九莉想道:“因为他们知道我不想卖。”

“当然我认为你是对的。”他说。

“英国人在印度是了不起的。”

蕊秋应了声“唔,”只掸眼看了她一眼,脸色很严厉。

她也怕被蕊秋撞见她们背后议论她,所以不但躲着蕊秋,也避免与楚娣单独在一起,整个她这人似有如无起来。

蕊秋流下泪来。“就算我不过是个待你好过的人,你也不必对我这样。‘虎毒不食儿’嗳!”

没提浪漫的话。

“因为她的英文发音清楚。”他嗫嚅起来:“有些简直听不清楚,”怕她觉得是他英文不行。

楚娣陪她到一个旧式首饰店去,帮着讲价钱卖掉了。

反正只要恭顺的听着,总不能说她无礼。她向大镜子里望了望,检查一下自己的脸色。在这一剎那问,她对她空蒙的眼睛、纤柔的鼻子、粉红菱形的嘴、长圆的脸蛋完全满意。九年不见,她庆幸她还是九年前那个人。

但是她从来没看见过什么玉瓶。见了拍卖行开的单子,不禁唇边泛起一丝苦笑,想道:“也没让我开开眼。我们上一代真是对我们防贼似的,‘财不露白。’”

“娘也许是气他不把东西落在她手里。”

怎么忽然改口叫她的小名了?因为“九莉”是把她当个大人,较客气的称呼?

“这泡应当戳破它。”蕊秋一向急救的药品都齐全,拿把小剪刀消了毒,刺破了泡。九莉腿上一阵凉,脓水流得非常急,全流掉了。她又轻轻的剪掉那块破裂的皮肤。

她在普纳一个痲疯病院住了很久,“全印度最卫生的地方。”

他笑着应了声“哦,”显然以为她会拿给他看。其实就在刚才那小文件柜同一只抽屉里,但是她坐着不动。他不禁诧异起来,眼睛睁得又圆又大。再坐了一会就走了,微笑拾起桌上那包珠宝揣在袴袋里。

楚娣在背后轻声笑道:“倒像那‘流浪的犹太人’。”——被罚永远流浪不得休息的神话人物。

她母亲回来了。

楚娣非常不满,“怎么会不要呢?”

九莉想道:“没对白可念,你只好不开口。”

“这是二婶给你的,说等你结婚的时候给新娘子镶着戴。”

他也跟碧桃一样,先已经来过,是他表姐兼上司太太把他从杭州叫了来的。这次母子见面九莉不在场。

九莉自己到了三十几岁,看了棒球员吉美·皮尔索的传记片,也哭得呼嗤呼嗤的,几乎嚎啕起来。安东尼柏金斯演吉美,从小他父亲培养他打棒球,压力太大,无论怎样卖力也讨不了父亲的欢心。成功后终于发了神经病,赢了一局之后,沿着看台一路攀着铁丝网乱嚷:“看见了没有?我打中了,打中了!”

临走取出一副翡翠耳环,旁边另搁了一小摊珠宝,未镶的小红蓝宝石,叫九莉拣一份。她拣了耳环。

楚娣又道:“你以后少到我房间里来。”

一向总是说:“我回来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但是这次楚娣把这公寓的顶费还了她一半,大概不预备再回国了。

“就连现在。”

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去,从前的事凝成了化石,把她们冻结在里面。九莉可以觉得那灰白色大石头的筋脉,闻得见它粉笔灰的气息。

九莉尽量的使自己麻木。也许太澈底了,不光是对她母亲,整个的进入冬眠状态。腿上给汤婆子烫了个泡都不知道,次日醒来,发现近脚踝起了个鸡蛋大的泡。冬天不穿袜子又冷,只好把袜子上剪个洞。老不消退,泡终于灌脓,变成黄绿色。

有一次九莉听见她向楚娣发牢骚道:“一个女人年纪大了些,人家对你反正就光是性,”末一个字用英文。

南西那天也在那里,看了啧啧有声,南西夫妇早已回上海来了。

碧桃笑道:“‘呆进不呆出’嗳!”

她并没想到蕊秋以为她还钱是要跟她断绝关系,但是这样相持下去,她渐渐也有点觉得不拿她的钱是要保留一份感情在这里。

“噢。我去拿条手绢子。”

不知道是否说她面色严厉。

九莉皱眉笑道:“过天再谈吧,”一面仍旧往下走。

“露水姻缘”上映了。本来影片公司想改编又作罢了,三个月之后,还是因为燕山希望有个导演的机会,能自编自导自演的题材太难找,所以又旧话重提。蕊秋回国前,片子已经拍完了,在一家影院楼上预演,楚娣九莉都去了。故事内容净化了,但是改得非常牵强。快看完了的时候,九莉低声道:“我们先走吧。”她怕灯一亮,大家还要庆贺,实在受不了。

“买得价钱不错,”楚娣说。

“为什么穿短袜子?”楚娣说。

因为心酸,又替他觉得窘,这片刻的沉默很难堪,她急于找话说,便笑道:“二婶分了两份叫我拣,我拣了一副翡翠耳环。”

九莉想道:“二婶三姑这样的生死之交,会为了一只小洋铁筒这样礼让起来。”心下惘然。

既然需要“窥浴”,显然楚娣没说出她跟之雍的关系。本来九莉以为楚娣有现成的话,尽可以说实话:“九莉主意很大,劝也不会听的,徒然伤厌情。”否则怎么样交代?推不知道?——“你是死人哪!会不知道。”——还是“你自己问她去”?也不能想象。

但是他的沉默震撼了她。

蕊秋点了点头,显然相信了。大概是因为看见燕山来过一两次,又听见她打电话,尽管她电话上总是三言两语就挂断了。

“唔。很亮。”

不知道是不是英国人怕生湿气,长统靴是怕蛇咬。

留了一年多也没戴过,她终于决定拿去卖掉它。其实那时候并不等钱用,但是那副耳环总使她想起她母亲她弟弟,觉得难受。

她始终没问楚娣。

蕊秋似乎收了泪。沉默持续到一个地步,可以认为谈话结束了。九莉悄悄的站起来走了出去。

蕊秋战后那次回来,没惩治她给她舅舅家出口气,卞家也感到失望,没从前那么亲热。几个姑奶奶们本来崇拜蕊秋,将这姑妈视为灰姑娘的仙子教母,见她变了个人,心也冷了,不过尽职而已。

九莉心里想,其实上次走的时候路过香港,也有一二十件行李,不过那时候就仿佛是应当的,没有人笑。

此后一直也没见面,他三个月后才跟一个朋友一同来找过她一次。那时候她已经好多了,几乎用不着他来,只需要一丝恋梦拂在脸上,就彷佛还是身在人间。

九莉认识他,还是在吃西柚汁度日的时候。这家影片公司考虑改编她的一篇小说,老板派车子来接她去商议。是她战后第一次到任何集会去。虽然瘦,究竟还年青,打起精神来,也看不大出来,又骨架子窄,瘦不露骨。穿的一件喇叭袖洋服本来是楚娣一条夹被的古董被面,很少见的象牙色薄绸印着黑凤凰,夹杂着暗紫羽毛。肩上发梢缀着一朵旧式发髻上插的绒花,是个淡白条纹大紫蝴蝶,像落花似的快要掉下来。

“我看看,”蕊秋说。

自从那次她笔下把卞家形容得不堪,没再见过面。在码头上,他们仍旧亲热的与楚娣招呼,对九莉也照常,不过脸上都流露出一种快心的神气。现在可以告她一状了。当然信上也早已把之雍的事一本拜上。

“不拿也就是这样,别的没有了。”她心里说。

再听下去,还是听不进去。大概是说这梦很奇怪,一切都有点异样。

九莉曾经问他喜欢哪个女明星,他说蓓蒂黛维斯——也是年纪大些的女人,也是一双空空落落的大眼睛,不过翠华脸长些;也惯演反派,但是也有时候演爱护年青人的女教师,或是老姑娘,为了私生子的幸福牺牲自己。

蕊秋在饭桌上讲些别后的经历,在印度一度做过尼赫鲁的两个姐妹的社交秘书。“喝!那是架子大得不得了,长公主似的。”

在拥挤的船舱里,九莉靠后站着。依旧由她舅舅一家人做隔离器。最后轮到她走上前两步,微笑轻声叫了声“二婶”。

她们现在都是时髦太太,也都有孩子,不过没带来。

“好,你去换吧。”蕊秋找出发票来给她。

蕊秋彷佛在说长统靴里发现一条蛇的故事,虽然是对楚娣说的,见九莉分明不在听,也生气起来,草草结束道:“我讲的这些事你们也没有兴趣。”

蕊秋刚回来,所以没看过燕山的戏,不认识他,但是他够引人注目的,瘦长条子,甜净的方圆脸,浓眉大眼长睫毛,头发有个小花尖。

但是有一天又在讲昨天做的一个梦。以前楚娣曾经向九莉笑着抱怨:“二婶看了电影非要讲给人听,还有早上起来非要告诉人做了什么梦。”

她母亲临终在欧洲写信来说:“现在就只想再见你一面。”她没去。故后在一个世界闻名的拍卖行拍卖遗物清了债务,清单给九莉寄了来,只有一对玉瓶值钱。这些古董蕊秋出国向来都带着的,随时预备“待善价而沽之”,尽管从来没卖掉什么。

那副耳环是不到一吋直径的扁平深绿翠玉环,吊在小金链子上,没耳朵眼不能戴,需要拿去换个小螺丝钮。她拿着比来比去,头发长,在鬈发窝里荡漾着的暗绿圈圈简直看不见。

正式上演,楚娣九莉陪着蕊秋一同去看,蕊秋竟很满意。

“剩下的这个给你弟弟,等他结婚的时候给新娘子镶着戴。”

蕊秋从前总是说:“不是我不管你弟弟的事,只有这一个儿子,总会给他受教育的。”

九莉心里纳罕道:“她也变得跟一般父母一样,对子女的成就很容易满足。”

她可以想象翠华向他诉说他父亲现在神经病,支开他父亲,母子多说两句私房话,好让他父亲去搜他的行李。

九莉想道:“她难道还卫护这倒过她的戈的哥哥?还是像人有时候,亲人只许自己骂,别人说了就生气?”

“那天我在马路上看见你二叔,穿着蓝布大褂。胖了些,”一个表姐微笑着告诉她。

不是,她想楚娣不过是忠于自己这一代,不喜欢“长江后浪推前浪”。

“她完全误会了,”九莉想,心里在叫喊:“我从来不裁判任何人,怎么会裁判起二婶来?”一但是怎么告诉她她不相信这些?她十五六岁的时候看完了萧伯纳所有的剧本自序,尽管后来发现他有些地方非常幼稚可笑,至少受他的影响,思想上没有圣牛这样东西。——正好一开口就给反咬一口:“好!你不在乎?”

“你拿去好了,我用不着。”

她们母女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永远是在理行李,因为是环球旅行家,当然总是整装待发的时候多。九莉从四岁起站在旁边看,大了帮着递递拿拿,她母亲传授给她的唯一一项本领也就是理箱子,对象一一拼凑得天衣无缝,软的不会团皱,硬的不会砸破砸扁,衣服拿出来不用烫就能穿。有一次九莉在国外一个小城里,当地没有苦力,雇了两个大学生来扛抬箱子。太大太重,二人一失手,箱子在台阶上滚下去,像块大石头一样结实,里面声息毫无。学生之一不禁赞道:“这箱子理得好!”倒是个“知音”。

其实这时候那德国房客早走了,蕊秋住着他从前的房间,有自己的浴室,很清静。

到了自己房里,已经黄昏了,忽然觉得光线灰暗异常,连忙开灯。

九莉乘机取出那二两金子来递了过去,低声笑道:“那时候二婶为我花了那么些钱,我一直心里过意不去,这是我还二婶的。”

她洗澡也是浴室的门訇然开了,蕊秋气烘烘的冲进来,狠狠的钉了她一眼,打开镜子背后的小橱,拿了点什么东西走了,又砰上门。九莉又惊又气,正“出浴”站在浴缸里,不禁低下头去约咯检视了一下,心里想“你看好了,有什么可看的?”

行期已定,临时又等不及,提早搬了出去,住在最豪华的国际饭店,也像是赌气。

“唔。”

九莉听了十分震动。但是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怪她弟弟粗心大意,钱怎么能带去?当然是他自己的积蓄,什么朋友交给他收着——他又是个靠得住的人!他没提翠华,也说不定是她出的主意。

他脸上突然有狂喜的神情。那只能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提起过他的婚事。九莉不禁心中一阵伤惨。

他们姐弟素来亲密,云志不禁笑道:“你怎么变成老太婆了嚜!我看你是这副牙齿装坏了。”

她跟着楚娣到码头上去接船。照例她舅舅家合家都去了,这次又加上几个女婿,都是姑妈一手介绍的。

九莉后来听见楚娣说她有个恋人是个英国医生,大概这时候就在这痲疯病院任职,在马来亚也许也是跟他在一起。

九莉回到客室里去了一趟,打开自己的抽屉,把二两金子裹在手帕里带了去。蕊秋还没回来她就问了楚娣:“二婶为了我大概一共花了多少钱?”楚娣算了算,道:“照现在这样大概合二两金子。”

他是说她变了个人。

九林又道:“二叔写了封信跟绪哥哥借钱,叫我带去寄。我也许有机会到北边去一趟,想跟绪哥哥联络联络,这时候跟人家借钱不好,所以没给他寄。”

当然他已经从表姐那里听见说蕊秋走了,但是依旧笑问道:“二婶走了?”脸上忽然现出一种奇异的讽刺的笑容。

燕山来了。

消了毒之后老不收口,结果还是南西说:“叫查礼来看看。”杨医生是个红外科大夫,杀鸡焉用牛刀,但是给敷了药也不见效。他在近郊一家大学医科教书,每天在校中植物园里摘一片龙角树叶,带了来贴在伤口上,再用纱布包扎起来。天天换,两三个月才收了口。这时候蕊秋就快动身去马来亚了。

听上去是想给她介绍朋友。自从看了“露水姻缘”,发现燕山是影星,没有可能性。

她换了一副球形赤铜蔷薇耳坠子,拿来给蕊秋看。

在沉默中,蕊秋只低着头坐着拭泪。

又有一次楚娣忍不住轻声向九莉道:“行动锁抽屉,倒像是住到贼窝里来了。”

当然九莉也听见说她表姐替九林介绍职业,九林自己也提过一声。表姐也是因为表姐夫是蕊秋介绍的,自然应当帮忙。告诉九莉,也是说她没良心,舅舅家不记恨,还提拔她弟弟。一来也更对照她自己做姐姐的凉薄。

后来她告诉楚娣:“我还二婶钱,二婶一定不要。”

大家挤在狭小的舱房里说笑得很热闹,但是空气中有一种悄然,因为蕊秋老了。

九林皱眉道:“二叔就是那样,现在简直神经有问题。抵押到了期,收到通知信就往抽屉里一搁。娘告诉我的。娘都气死了。”

楚娣也没问。默然了一会,方道:“钱总要还她的。”

九莉想道:“我从前也不是没说过要还钱,也没说过不要。当然,我那时候是空口说白话,当然不理。”

九莉跟个表姐坐在一张沙发上,那表姐便告诉她:“表弟那次来说想找事,别处替他想办法又不凑巧,未了还是在自己行里。找的这事马马虎虎,不过现在调到杭州去待遇好多了。表弟倒好,也没别的嗜好,就是吃个小馆于……”末句拖得很长,彷佛不决定要不要讲下去。再讲下去,大概就是劝他积两个钱,给他介绍女朋友结婚的话了,似乎不宜与他声名狼藉的姐姐讨论。

蕊秋没有笑,但是随即很自然的答道:“你没看见人家比来比去,费了多少工夫。他自己说的,这是特别加工的得意之作。”

她还是九年前在这公寓里同住的时候的身段,但是去接船那天穿着件车毯大衣,毯子太厚重,那洋裁偏又手艺高强,无中生有,穿着一时忘了用力往下拉扯,就会胸部坟起。蕊秋那天挥眼看了她一眼的时候,她也就知道是看见了这现象。

“在马来亚都是这样。”

理行李的时候,很喜欢楚娣有一只湖绿色小梳打饼干筒。

乃德续娶的时候想再多生几个子女,怎么现在连绝后都不管了?当然,自己生与儿子生,是人我的分别。她一直知道她父亲守旧起来不过是为他自己着想。

“反正你自己将来也没有好下场,”她对自己说。

九莉想道:“他爱翠华!”

“小莉反正是板板的,……”九莉只听见这一句,吓了一跳。她怎么会跑到她母亲梦里去了?好像误入禁地。

下了船大家一同到卞家去。还是蕊秋从前替他们设计的客室,墙壁粉刷成“豆沙色”,不深不浅的紫褐色,不落套。云志嫌这颜色不起眼,连九莉也觉得环堵萧然,像舞台布景的贫民窟。

这天下午蕊秋到厨房里去烧水冲散拿吐瑾,刚巧遇见九莉,便道:“到我房里去吃茶,”把这瑞士货奶粉兼补药多冲了一杯,又开冰箱取出一盒小蛋糕来装碟子。

九莉微笑道:“我知道。”

“住在宿舍里朋友那里。”他喝着茶笑道:“到家里去了一趟。带了两袋米去。住了一晚上。有个朋友有笔钱交给我收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二叔搜了去了,对我说:‘你这钱预备做什么用的?你要这么些钱干什么?放在我这儿,你要用跟我拿好了。’我说:‘这不是我的钱,是朋友的,要马上拿去还人家的。’”

燕山把她拦在楼梯上,苦笑道:“没怎样糟蹋你的东西呀!”他是真急了,平时最谨慎小心的人,竟忘形了,她赤着脚穿着镂空鞋,他的袴脚痒咝咝的罩在她脚背上,连楚娣在旁边都脸上露出窘态来。

这话只有他能说。室内似乎有一阵轻微的笑声,但是大家脸上至多微笑。

“像个马来人,”燕山很恐怖的低声说。

“给人听着真觉得我这人太没良心。”她未了说。

楚娣与碧桃谈着,不免讲起蕊秋现在脾气变的,因笑道:“最怕跟她算账。”她们向来相信“亲兄弟,明算账。”因为不算清楚,每人印象中总彷佛是自己吃亏。人性是这样,与九莉姑侄算账,楚娣总是说:“还我六块半,万事全休。”这天提起蕊秋来,便笑道:“她给人总是少算了,跟她说还要生气。”

自从检查过体格,抽查过她与燕山的关系,蕊秋大概不信外面那些谣言,气平了些,又改用怀柔政策,买了一只别针给她,一只白色珐蓝跑狗,像小女学生戴的。

九莉对她这样严阵以待,她便态度和软得多。这天饭后刚巧旁边没人,便闲闲的问道:“那邵之雍,你还在等他吗?”

楚娣背后又窃笑道:“二婶好像预备回来做老太太了。”

蕊秋似笑非笑的继续剪着,没作声。

蕊秋又道:“我因为在一起的时候少,所以见了面总是说你。也是没想到那次一块住了那么久——根本不行的。那时候因为不晓得欧战打得起来打不起来,不然你早走了。”

这天在饭桌上蕊秋忽向楚娣笑道:“我那雷克才好呢,在我箱子里塞了二百叨币。他总是说我需要人照应我。”

“二婶哭了。”底下九莉用英文说:“闹了一场。可怕。”没告诉她说了些什么。让她少感到幻灭些。

又自言自语喃喃说道:“从前那时候倒是有不少人,刚巧这时候一个也没有。”

九莉又震了一震。

他们永远知道的。

九莉想道:“她难道不知道从前几个表姐夫都是有点爱她的,所以联带的对年青的对象也多了几分幻想。”她深信现在绝对没有替她做媒的危险,因此也不用解释她反对介绍婚姻,至少就她而言。

裁缝来了,九莉见她站在穿衣镜前试旗袍,不知道为什么满面怒容。再也没想到是因为没给她介绍燕山,以为是觉得她穿得太坏,见不得人。

那天蕊秋谈到夜深才走,楚娣九莉先回去。十七件行李先送了来了,表姐夫派人押了来。大家都笑怎么会有这么多。

南西在旁笑道:“嗳哟,蕊秋的手抖了,”

九莉反正最会替自己上麻药。可以觉得她母亲微凉的手指,但是定着心,不动心。

那次去看之雍,旅费花了一两。剩下的一直兑换着用,也用得差不多了,正好还有二两多下来。从前梦想着一打深红的玫瑰花下的钞票,装在长盒子里送给她母亲,现在这两只小黄鱼简直担心会在指缝里漏掉,就此找不到了。

当然她也能懂。只要有人与人的关系,就有曲解的余地,可以自骗自,不像蕊秋只是一味的把他关在门外。

碧桃来了。蕊秋在这里的时候本来已经来过,这次再来,一问蕊秋已经走了。

她逐渐明白过来了,就这样不也好?就让她以为是因为她浪漫。作为一个身世凄凉的风流罪人,这种悲哀也还不坏。但是这可耻的一念在意识的边缘上蠕蠕爬行很久才溜了进来。

她刚回上海的时候写过剧评。有一次到后台去,是燕山第一次主演的“金碧霞”,看见他下楼梯,低着头,逼紧了两臂,疾趋而过,穿着长袍,没化妆,一脸戒备的神气,一溜烟走了,使她立刻想起回上海的时候上船,珍珠港后的日本船,很小,在船阑干边狭窄的过道里遇见一行人,众星捧月般的围着个中年男子迎面走来,这人高个子,白净的方脸,细细的两撇小胡子,西装虽然合身,像借来的,倒像化装逃命似的,一副避人的神气,彷佛深恐被人占了便宜去,尽管前呼后拥有人护送,内中还有日本官员与船长之类穿制服的。她不由得注意他,后来才听见说梅兰芳在船上。不然她会告诉燕山:“我在‘金碧霞’后台看见你,你下了台还在演那角色,像极了,”但是当然不提了。他也始终默然,直到有个名导演来了,有人来请她过去相见。

一度甚至于说要到西湖去跟二师父修行。二师父是卞家的一个老小姐,在湖边一个庵里出了家。

九林急了。“不是,你不知道,娘好!是二叔,自己又不管,全都是这样糟掉了。倒是娘明白。”

一开口就反胜为败。她向来“夫人不言,”言必有失。

燕山没跟她们坐在一起,但是在楼梯上赶上了她们,笑道:“怎么走了?看不下去?”

那次带她到浅水湾海滩上,也许就是想让她有点知道,免得突然发现了受不了。

那时候总不会像现在这样不注重修饰,总是一件小花布连衫裙,一双长统黑马靴,再不然就是一双白色短袜,配上半高跟鞋,也觉不伦不类。

蕊秋对她的小说只有一个批评:“没有经验,只靠幻想是不行的。”她自己从前总是说:“人家都说我要是自己写本书就好了。”

九莉笑道:“他走了。他走了当然完了。”

九莉笑道:“我不戴别针,因为把衣裳戳破了。二婶在哪里买的,我能不能去换个什么?”

蕊秋哭道:“我那些事,都是他们逼我的——”忽然咽住了没说下去。

九莉非常不好意思。换了从前,早羞死了。

叨币——想必蕊秋是上次从巴黎回来,顺便去爪哇的时候遇见他的。雷克从香港到东南亚去度假。他是医科女生说他“最坏”的那病理学助教,那矮小苍白的青年。

在小圆桌边坐着吃蛋糕,蕊秋闲谈了两句,便道:“我看你也还不是那十分丑怪的样子,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不要把你自己关起来。”

“二叔怎么现在这样窘?不是说两人都戒了烟了?”

她不是没看见她母亲哭过,不过不是对她哭。是不是应当觉得心乱?但是她竭力搜寻,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又有一次看了电影,在饭桌上讲“米尔菊德·皮尔丝”(Mildred ierce,台湾译名为“欲海情魔”,是好莱坞著名女星琼·克劳馥一九四五年的代表作,她并以此片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故事描述一个牺牲一切要满足女儿的母亲,最后却因女儿卷入了一场杀人命案。),里面琼克劳馥演一个饭店女侍,为了子女奋斗,自己开了饭馆,结果女儿不孝,遗抢她母亲的情人。“我看了哭得不得了。嗳哟,真是——!”感慨的说,嗓音有点沙哑。

不给他受教育,总会给他娶亲的。无后为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