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努力加载中...

庞大的火焰,蹿飞过来的烟。

我当然不喜欢拿着枪到处晃,但是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女孩子。我将手枪塞进口袋里。

“既然如此,那么钥匙——”“王妃殿下”终于放开了我的手,接过钥匙串。从里面选出一把钥匙,插进行李车的车门。但是门却转不动。“应该在这串钥匙当中。”

“那么负责走回来的是席华德博士?还是巴金斯先生?你认为是哪一个?”

“所以,车子的钥匙应该都由巴金斯先生保管吧?可是,既然身为这里的负责人,席华德博士应该会有备份钥匙才对,对不对?”

“你说什么?那么现在席华德博士跟巴金斯先生——”

“当然也要消耗掉不少加油站的油吧?”

“那么,我们不是应该要接电话才对嘛?”

“前天去接路·贝尼特时,不也开同一辆车?”

“是有道理,但是你打算怎么做?”

我觉得此时到外头去是无谋的行为,便试着先打开教室的门,可是我没办法进去。强烈的热气和臭味撞击在我脸上,我一边用两只手护住头部,一边企图看向教室的窗外。可是我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照说隔着窗户应该可以看到车库跟加油站的。然而,我却什么都看不到。因为教室的窗外被火焰笼罩着。像瘤一样的黑烟从红色火焰之间膨胀蹿升上来。直接受到暴风的冲击的窗玻璃全都碎了,窗框也扭曲了。

一开始我以为是地震。随着轰的沉重鸣声声,建筑物的墙壁整个摇晃起来,尘埃从天花板上飞落。地鸣响的冲击不止有一次,连续发生了两三次。那种强烈的冲击形成一股风压,把我吹到在走廊上。远处某个地方想起玻璃碎裂四散的声音。这个声音又持续了两三次。

“——我说阿卫。”

“王妃殿下”默默地离开车库。我们的手还紧紧的握着,所以我也不得不跟着她走。回到左手拿着手枪,右手握着我的手,两手都没空的她对我说:“拔出钥匙,带走。”

“阿卫,别说傻话了。自己说过的话转眼就给忘了,那很让人伤脑筋也。如果我们接到电话,打来的若是席华德博士到还好,万一是巴金斯先生的话怎么办?”

“大概是。那么他们只有通过自己的力量回来这里。就算是走路也别无他法了,对不对?”

“啊?”

“电话为什么没有人接,博士他们会察觉设施这边发生了紧急事件。那么,你站在巴金斯先生的立场想。你要知道,比尔伪装成意外的工作只做到一半哦。他不得不觉悟,现在比尔的尸体已经被大家发现了。我说对吧?再加上发现自己的枪不见了,他也会推断我们会根据这些线索来推理,看穿他的罪行。他应该会这么想吧?”

“你过来一下。”“王妃殿下”还是不等我回答,用力的拉着,一直被她握着的我的手,跑出120房。“我想确认一件事。”

“霍华德。”我从后门进去,敲105房间的门。“霍华德,是我,阿卫。”

“不能这样说。我说阿卫啊,你又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对一个正准备逃亡的人而言,需要封口的对象少一个不是更好吗?”

“哦,那个啊——”对哦,之后那串钥匙跑哪里去了?我还记得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一转,松开门锁,可是之后的记忆却不见了。这么说——“我想还插在120号房的门上。”

交互看着停在车库里的两个车“王妃殿下”静静地说。

“博士?为什么?”

“她花了很多心力从全世界找来了为数不多的人才。平常对我们虽然严格,但是在紧要关头,我们的立场还是比较重要的。没问题的。相信我。就抱着破釜沉舟的心理准备吧。”

“啊……”

“咦?为什么?”

“彷徨无助地站在荒野的中央。”

我终于来到101号房。“史黛拉”我叫了一声,敲敲门。“史黛拉,是我。开门。”

“没错。而且是独自一个人。”

“露出它的獠牙。”

燃烧着火焰占据着我的整个视野。是火灾。巨大的火焰还有火焰的反射光。太惊人了。好严重的火灾。当我终于搞清楚事实的时候,我嗅到了一股汽油味。

“总之,我们先跟席华德博士汇合再讨具体对策。我们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

我们一边刻意不去看“诗人”和柯顿太太的遗体,一边穿过中央大厅,我以为我们要回到图书室,没想到她却直接穿过图书室前面,经过玄关来到外面。

还是没有回应,我试着去旋转门把,但是门却了锁。这一次我更用力的敲门。结果还是一样,我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没有人的气息。

“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王妃殿下”坐轿车的驾驶座将手枪放到旁边的位子上,转动钥匙,转了三次引擎,引擎终于发动了。“所以,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之前,我们要赶快逃命才行。”

“没有油的休旅车,派不上用场,于是他打算回来开这辆行李车。”

“那个电话。”

“这么说来巴金斯他……”我第一次省略“先生”称呼直呼他的名字,不禁全身发起抖来。“你是说,如果他回到这里,就会率先处理我们所有人。”

“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去,从哪里把路·贝尼特带来,不过从往返的时间来看,距离应该相当远吧?”

“史黛拉跟霍华德呀,我们总不能把他们丢在这里吧?”

“那东西露出獠牙,”

“可是,你告诉我,我们这样一起逃跑能干什么?”

“彻底的觉醒了,”

“那么,你认为如果再这样下去,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见得如此吧?也可能“校长”并没有上锁就离开了,而现在有人溜进106房里,然后从里面上了锁,缩在里面。心里虽然有些怀疑,但是为了谨慎起见,不妨进去看看吧?我正拿出自己的钥匙。可是,没有。翻遍每一个口袋都找不到106的钥匙。我想到,今天早上惊慌失措的离开房间时之所以会忘了锁门就是因为忘记了拿平时都放在枕头边的钥匙。也就是说,我被关在自己房间外头了。真是糟糕!哎,算了。反正“王妃殿下”有主钥匙,真有必要再请她帮我开好了。

“是吗?我认为不会。”

“席华德博士怎么办?”

“不能接,等一下。”

为了更加确定,我在试着去敲105的门。“霍华德,你在里面吗?”没有回应。我竖起耳朵仔细听,还是感觉不到任何气息。我决定放弃了。

“别问那么多。”

“霍华德,听到没?事态很紧急,详细以后再告诉你,总之你先开门。”

“倒是没错……可是,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刚才不是打开了120房吗?就是附有主钥匙的席华德博士的钥匙串。”

“难不成——”“王妃殿下”好像也想到了,“是电话?”

“那还用说?”

“开车的人通常都是巴金斯先生,看来席华德博士好像不会开车。”

“露出獠牙袭杀过来。”

也许是过度的冲击吓坏了我吧?我只觉得两腿无力。刚才的冲击很明显是来自建筑物前方,我朝着中央大厅的方向匍匐前进。我已经没有余力去在意“诗人”和柯顿太太的遗体的存在了。我被一股想尽快确认发生什么事情的焦躁情绪所牵引,奋力爬向玄关。

“为什么?”

“是吗?”

“我不知道,巴金斯会如何解释柯顿太太没有接电话的理由。但是,身为杀人犯的他当然得尽快逃到远方去。为了逃命,他需要有一双脚。”

“不是哪一个。他们会一起回来。”

“嗯?”

“阿卫,你仔细想想。120房的电话大概还不停地响着,但是我们没有回应,一直不予理会。”

“好吧。”

“有道理。”我觉得这样的推理似乎有点过头了,不过还是姑且顺应她的说法。“说得也是”

“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接电话,但是起码知道不能指望柯顿太太的支援了吧?”

一时之间,我不懂他的意思,不过就好像“中立”相信“学校”等于秘密侦探培育中心说一样,“王妃殿下”似乎也相信这里是聚集了拥有前世人格重现能力的人的秘密研究所之说。

“变成什么样子……不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没有回应。我叫了一声“史黛拉?”然后又敲了一次门,然后试着旋转门把。上了锁,动也不动。难道她心中的恐惧还没有消除,不想见任何人吗?或者是太过疲倦而睡死了呢?哪一种情况比较可能呢?我不认为她会跑到别的房间去,但是心想还是去找找看好吧——正当我这样想时,那个来了。

“那个东西觉醒了,”

“会不会根本不是什么有关的人,而是席华德博士本人?”

“我哪里会知道。我想一定跟席华德博士有关的人。”

“他们不是发出SOS求救信号了吗?”

“我说吧?按照你的说法,巴金斯先生不止杀了路·贝尼特,而且也已经杀了比尔吗?最坏的情况,也许他会继续犯下罪行,打算将我们所有人都杀了。你要怎么对这样的人说明目前的情况?”

“所以又怎样?”

“阿卫。”我宛如被灯光吸引过去似的,把手伸了出去,“王妃殿下”用力地把我抓了回来。“你想干什么?”

“是的。”有绿色的灯光闪烁着是一个跟我们刚刚找到的机器不一样,不过一样附有按键的机器。没错,这就是电话。“一定是的,凯特。”

“当然或许他们在半路上加油了。或者前天晚上回来之后,就到后面的简易加油站去加油,可是,万一他们一个不小心忘了呢?”

“你想干什么?”我拿起钥匙串,两人又往回走向车库。“你有什么打算?”

我好不容易才挣扎着起来,眼睛看在玄关的门上。玻璃门产生了一条条裂痕。门外的景色缓缓晃动着,景物的轮廓都是扭曲的。

我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照她说的,在一旁等着。电子声响在一直响着。大概有几十次吧。突然声音就停止了。现场顿时安静得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然而,类似的电话铃声的电子声响又开始随着绿色灯光的闪烁再度开始响着。响了几十次之后,声音就暂时中断了,然后又开始鸣响。这样的模式持续了好一阵子。

“我知道了。”她都这样打包票了,我也没有在反对的理由了。“我立刻叫他们来,你等我。”

尽管如次,在经过中央大厅的时候,我仍然出于反射动作似的瞄了一眼自动贩卖机。柯顿太太几乎保持原有的姿态,但是也许是刚才的巨大冲击使轮椅滑动了吧?“诗人”的遗体移向职员宿舍区域那边了。

我们来到,往里面一窥,里面停了一辆白色的轿车和一辆灰色的行李车。看不到绿色休旅车。

“是的。休旅车上应该没有车上电话,所以他们可能是利用手机,或者半路找了电话亭吧?”

“是那、个、东、西……”

我迟迟没办法从地上爬起来,甚至觉得好像昏过去了一阵子。来自四面八方,包住我全身,几乎麻痹我的听觉的像地鸣一样的轰隆声虽然没有刚才那么严重了,但是仍然持续着。那到底是什么声音?突然,我的脑海里浮起世界末日几个字。

“应该是吧?”

我按照顺序查过无人的104号房,还有“家臣”的103号房,“诗人”的108号房还有无人的102号房,109号房,但是每一个房间都上了锁,敲门也没人回应。

“等、等一下,凯特。”她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行动吓了我一跳。“你会……开车?”

“那倒是。”

“好像是。”

“因为,我们都是重要的被试验者啊。”

巨大的晃动。是眼睛的错觉吗?红色的火焰和黑色的烟雾瞬间看起来像怪物或什么似的奸笑着。“诗人”生前的声音宛如耳鸣似的撼动着我的头盖骨。

“可能是电话——”

“大概只有这样了。”

“我们每个人,”

他是跑到其他房间去了吗?我试着去旋转106的门。咦,上了锁。瞬间我有点慌了,我记得几天早上忘了锁门,难道是自己搞错了?可是我立刻想起来了。是不是之前搜索时用主钥匙上了锁?不对,等等。

“咦?”

在电子声鸣响当中,“王妃殿下”低声说道,“如果这机器是话机的话,你想会是谁从哪里打来的?”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博士会相信我们的话吗?她会相信自己的伙伴巴金斯竟然会杀害学生——”

“我是问你席华德博士他们接下来可能采取什么手段?”

走过教室的窗户,就是101房,也就是史黛拉的房间。我心里想,从窗口叫她应该会快点,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我突然从外头敲她的窗户,想必她会吓到吧。现在不是恶作剧的时候。我避开了罩着白色床单的“家臣”的遗体,绕到宿舍去的后方。

没有回应。我以比刚才更大的力量再敲敲门。

“是那个东西。”

“SOS?”

离开车库,正准备走进玄关时,我赶紧转换方向。如果经过中央大厅,就必须再面对尸体。反正“中立”的房间在宿舍区最后面,我就沿着草坪走,从后面进去吧。当然外头还有“家臣”的遗体,但是毕竟还有白色的床单罩着,比走里面好多了。

“快点,等一下,还有——”她将手枪塞到我手上。“这东西还是由你来拿吧,因为我要开车。”

“对哦——”我想起前天在做完柯顿太太的测验之后,我在偶然的情况下看到这里偶然的这里时的景象。“嗯,是的,的确没错。”

“钥匙串呢?”

“席华德博士和巴金斯先生——”“王妃殿下”很满意似的点点头。“开着绿色的休旅车去找路·贝尼特。”

“我才十二岁,还没有驾驶执照,但是——”他对我说,“我会开车。简单呀。这是自排的车子,只要把排挡打到D档,踩下油门就可以往前行驶了。如果要我在市区开车的话,可能有点勉强,但是这里的路是笔直的一条,只要知道怎么前进后退就可以了。太容易了。那,快点去把他们两个人叫来。”

“可是你为什么会想到车子没油的事?”

“啊,是吗?我终于懂你的意思了。他们是想要柯顿太太开另一辆车去接他们?”

我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不过还是跟在离开图书室的“王妃殿下”后面走出去。我们朝着中央大厅的方向走去。一想到不得不去对面“诗人”和柯顿太太的遗体,心情就好沉重,但是,从经过餐厅前面的地方开始,我的心思就不在上头了。听到了。我听到了。一个像是某种电子声响的声音。

也许是太过紧张吧,“王妃殿下”停下脚步,用力握住我的手。我也不由自主地回握她的手,连个人一起穿过中央大厅 。< 电话亭>,也就是120号房的门是洞开的,我们听到的声音就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我们再度踏进宛如科幻电影场景的高科技堆当中。电子声响每隔一定的间隔持续向着,仔细一看,绿色的灯配合着声音不停着闪烁着。那个声音虽然听起来不怎么熟悉,不过每隔一定间隔鸣响的方式却不陌生,这是——

“你还真有信心。”

“因为太急着去赶路·贝尼特,一不小心选择了油量所剩不多的休旅车,结果半路上车子没油了。”

“我相信巴金斯先生会一个人走回来。”

“那当然了。”

“我想巴金斯先生大概跟她说,我先步行回去,开车载汽油回来,你在这边等着。他可能用这种方式安抚她吧?反正只是得不停的走,走到让人不耐烦,所以没有必要两个人都搞得那么累,瘦弱的女性只要呆在休旅车里耐心等待着就好了——他只要这样说就没问题了。”

“嗯。”

“每个人都将被毁灭——”

“如果他只是为了确保有逃亡之路,那么跟席华德博士一起回来就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