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未成年请勿饮酒

上一章:第十五章 传统 下一章:后记

努力加载中...

“此外,驾驶被撞自用车的年轻男子B由于车上藏有干燥大麻,已遭到警方以违反大麻取缔法现行犯逮捕。该男子有过因非法持有大麻被捕的前科,进来频繁出没R高原国民旅馆;警方针对该男子与人蛇集团毒品控制少女卖淫案之间的关联一并进行追踪调查。”

即使是梦中的她,发起脾气来依旧相当恐怖;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她要我猜她的心思,我也只能回答不知道。谁知她竟然开始无理取闹:“看穿我的心思,是你的义务!”我问她为何是义务,她便说了些不明所以的话来威吓我:“要是你看不穿的我心思,我不就得编出一个答案来?你想害我丢脸吗?”我叫苦连天,只得随口瞎掰一个答案;她虽然一度露出满意之色,却又立刻旧问重提,接着便是一再重复上述的情况。

“A先生指证上诉两驾驶乃基于危害意图监禁自己。警方同时针对案发时位于现场附近的箱型车驾驶之妻及外甥等人展开调查,以厘清与碰撞事故之间的关联。”

正当我在棉被中呻吟之际,地方上的早报已刊登了如下内容:

“警方调查前天发生于R高原山路的碰撞事故时,发现疑似肇事卡车同伙的箱型车中监禁着当地中年男子A先生,并于昨日清晨以绑票罪嫌犯为名紧急逮捕箱型车男性司机及其子卡车驾驶。”

隔天伴晚,警方拜访了漂撇学长。他们见到学长留在老大的字条,循着上面的联系方式前来问案,高千、小兔及我也一并被传唤。

“B被捕后相当亢奋,于事故现场见到A时,曾脱口表示对方是自己过去的‘顾客’。”

时候得知案件的真相大致如我所想,但我终究没在学长及小兔面前再次发表自己的假设;倒不是因为谦虚才保持沉默,只是没机会说而已。也罢,反正不重要。

“现实是很残酷的。”小兔深有同感地叹了口气。“亏我还觉得那个假设一定没错!”

隔天早上,我如扑羊饿虎一般紧抓着被窝不放,享受放荡的睡眠。

“A声称自己不认识B,但由于肇事卡车及同伙的数台卡车上堆有成套家具及生活用品,警方计划近期内搜索A先生位于现场附近的别墅及箱型车驾驶亲戚的别墅——”

“好啦,有什么关系呢?”高千本人则朝我耸了耸肩,淘气的眼神中带着共犯意识。“那种玩意儿,就像是啤酒泡沫一样嘛。”

“哼,原来那个戴墨镜的阴险男是个坏蛋啊!”得知来龙去脉的漂撇学长,表情倒非义愤填膺,反而显得很遗憾。“这么说来,高千那套‘翁婿间的孙子教育问题攻防战’就是错的了。”

我梦见了高千,梦中的她问了个怪问题,我说我不知道,她便生气地说:“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惶恐、困惑又焦躁;这是个令人一头雾水又疲惫万分的梦境,应可归类于噩梦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