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她的困惑与他的困惑

上一章:第六章 死去的女孩与寻死的女孩 下一章:第八章 幻灭与对决

努力加载中...

但是,亚弥可不能像猫那样灵活。她很幸运地落在了堆积起来的被子和褥垫上,但是因为落体力量强大,顺势又将她从地面反弹了起来。不过,平冈的在场是她另外一个幸运。亚弥身体反弹起来的刹那间,平冈像游泳起跳般扑出了身体,滑向地面。千钧一发间,平冈抱住了亚弥的身体。后来听说,原来平冈在学生时代曾经是橄榄球队员。

“那么,忍坂圆实的理由呢?”

“怎么可能!她可是个女孩子。”

“什么?”

“假如汽车肇事确实是由这三个女孩子自导自演的,那么,那个持弹簧刀的男人实际上什么都没做。至少星期天的事与他没有关系。”

“亚弥说她和妈妈现在正和爸爸分居生活。”

“一点也不简单,谁来开车呢?”

栗子蛋糕小姐和平冈两人打情骂俏般争吵的时候,救护车和警车到了。看到亚弥被安全地送上救护车后,我和皮特悄悄离开了。

“不,珍妮,事情并不这么简单。似乎我们之前作出了一个错误的推测。”

“如果有人注意到了这个共同点,别人就会更加担心她们。她们大概是这么想的吧。不过,会有人注意到这种小事吗?”

“不就是一万块钱嘛。我随时都可以附上利息还给你。”

“适合的车辆?”

“明白什么?”

“而且,如果你的猜测没错的话,昨天就是那个家伙偷偷地潜入小学的教师办公室,寻找她们的联络方式。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是啊。”皮特比平日脚步快很多,我好不容易才追上它,“亚弥好不容易才从星期天的事件中死里逃生,可竟然想自杀,看来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也许皮特故意选择了“教训”这个柔和的字眼,可我更加的惊栗不安。

“采取行动?什么行动?”

“嗯……珍妮,这件事似乎越来越棘手了。”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三年!利息可要算三年的。”

“假如我的假设正确,那天如果不是星期天,亚弥她们无论找到多么符合要求的车辆,也都不会实行她们的计划的。”

“你又想这样蒙混过关吧。你这种人根本……”

“那……那怎么可能呀。”

“汽车这玩意,一发动就能开,比你想象的简单多了。”

“如果星期天的事情确实如忍坂圆实和富宇加两个人所说的那样,她们应该根本顾不上去看罪犯的脸。你说对不对?”

“错误的推测?什么意思?”

“去年,差点被绑架的绯田,还有私都,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差点不小心说出,她就是我姐姐,“一个叫菅野久美子的女大学生给她们做家教。”

“尽管如此,那个男人昨天竟然出现在汽车冲撞的现场,从前来看热闹的几个小学生那里打听出忍坂圆实和富宇加亚弥的名字。那到底是为什么呢?当然不是为了寻找看到了自己真面目的目击者吧。”

“原来如此。假如星期天之前发现适合的车辆,那时候私都还没有和家教见过面,就不能成为被害人的共同点了。但是,虽然仅仅见过一次,但是只要互相见过面,事情就算是定下了,所以她们才毅然地决定开始行动。”

“曾羽?啊,那个保镖呀。”

“绝不是顺顺当当的。她们在附近没有找到那么合适的车,趁有时间就四处徘徊。所以她们星期天才会出现在离自己家那么远的地方。我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那你说那个男人不存在,是什么意思?”

“因为私都见到了那个家教的第一天就是那个星期天。菅野久美子小姐说她是在连休长假开始之前突然受到委托给她做家教的,而且还是特意通过绯田的介绍的。”

“那个想要杀死珍妮的男人,嘴角上有道白色疤痕,特征和当时的罪犯完全相同。但是那个人也许并不是星期天驾车肇事的人。”

“就同我刚才说的那样,虽然还不清楚她们的理由,但三个女孩子的目的是要制造一种受到去年绑架未遂案犯袭击的假象。为此,她们一直在寻找适合的车辆。”

“你穿的是什么衣服呀!”

“原来如此。”

“是这样啊……”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原来如此……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不,当然我不是不相信珍妮所说的话。”

“所以她们为了将自己伪装成连续伤人案的受害者,想尽办法制造与去年的绯田事件有所关联的共同点。”

“不能说绝对没有这种可能。但是,假如我是那个家伙,我早就在这之前改变自己的容貌特征了。毕竟,从去年秋天开始,大街小巷贴满了他的模拟画像。所以星期天他怎么会特意保留去年的样子去犯罪呢?太勉强了。反而,我倒觉得他应该在这半年多里,像你星期一看到的那样,伪装潜伏着。”

“亚弥想要制造自己受到袭击假象的理由。”

“之后,事情演变成最坏的结果,私都死了。亚弥悔恨不已,私都一心想帮助她们实现计划,却令她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所以她无法承受自责的痛苦,也想一死了之。”

“帮助?可是那个私都……”

原来这两个人以前曾经是恋人,似乎还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自从几年前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彼此,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上演了重逢的一幕。

“说的是去年……”

“嗯?听不明白。”

于是我把自己所知道的富宇加家的情况,向皮特作了个简单的介绍。

“就是忍坂圆实和富宇加亚弥两个人那么详细地描述出了那个男人的特征呀。”

“总之,亚弥不是想让她爸爸担心她吗?如果制造出什么根据,可以说明犯罪分子不是没有选择性地随意对任何小孩子下手,而是针对亚弥本人的可能性很大,那么她爸爸一定会很担心。她实现愿望的准确率就会更高。”

“对了,圆实以前还对曾羽这么说过……”

“对了,我以前借给你一万块钱,都忘了讨债。还钱。”

当然,虽说亚弥还是个孩子,但整个人的体重都压了过去,最后仍使平冈受到了严重擦伤。就这样,亚弥幸运地奇迹般得救了,只受了一点轻伤。

“绯田请家教纯属偶然。但是,亚弥她们可能想要利用这一点。”

“你是怎么想的?”

“啊……”我突然想起了亚弥在自己房间看的漫画,一个男人在千钧一发之间救起了马上就要被汽车撞倒的女主角。

我耳边突然回响起曾羽询问圆实的声音,星期天下午你去那种地方到底干什么了。

“一开始?你怎么看出来的?”

“她说,她也想请一个像私都的家教那样的人来辅导她学习。那个意思也许是说,不久圆实和亚弥也会聘请同一个家教。”

是啊,是啊。现场在南八丁目,那里离圆实的家和亚弥住的公寓都非常远。

当时亚弥悲伤难过地自言自语,说那些都是骗人的。原来她的意思并不是说现实中根本没有什么英雄会在危险关头拯救自己,而是在后悔,在现实生活中,像漫画中描绘的那样勇猛地飞身跳下是不可能不受伤的。

“我觉得肯定是这样的。即使集体赴校返家的活动重新开始,但也不能保证会持续多久。如果没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活动很快又会被停止。为了以防万一,虽然不知道谁先谁后,但圆实和亚弥打算,由其中的一个先请同一个女大学生来做家教,然后制造出受到袭击的假象。”

“将汽车撞向民房的围墙,之后作证说驾车冲她们撞过来的男人逃跑了,这样就行了。应该是个很简单的计划。”

“她受了重伤。很可能她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认为只要发动汽车冲向围墙后,自己从驾驶室里跳下来就行了。”

“那也不一定。也许她们有各种各样的机会可以看到呢?比如罪犯扔下汽车逃跑的时候……”

“哎呀……这下,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怎么了?”

“如果没有注意到,她们会不会打算自己说出来呢?圆实告诉曾羽家教的事情,也是为了不动声色地埋下伏笔。啊——原来是这样啊。”

“嗯。她痛其他的孩子们一样,非常害怕绑架未遂案的罪犯,但同时心中又暗自欢喜。因为去上学和放学回家的这段时间里,她爸爸肯定会待在她身边。可是,春假以后,整个城市都完全失去了原来的紧张的感觉,集体赴校返家活动也结束了。亚弥的爸爸于是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再也不露面了,一切又都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不过,自导自演的结果,私都真的受了重伤,最后不幸死亡。她们如果没有被人袭击,这么会变成这样呢?”

“或许,那个男人想要教训一下这几个陷害自己的女孩子。”

“被灌输?那是什么意思?事情不就是那样的吗?”

“也就是……也就是说,虽然亚弥和圆实只是想演一出戏……”

“其他人不太可能,肯定是死去的私都开的车。”

“就是说,去年绑架绯田真由子未遂的案子确实发生过。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

“而且,珍妮你星期一遇到那个家伙的时候,他不是把发型等模拟画像上的特征都伪装得面部全非了吗?他还在嘴唇的伤疤上涂了化妆品之类的东西,把伤疤遮盖起来了。”

“也不一定。那个男人的模拟画像从去年就公布了,只要是本地的居民谁都知道。所以想让他做替罪羔羊是再简单不过了是。只要列举一下似画像的特征,就可以作证说是那个男人。”

“你是说,她们在寻找那样的汽车的时候,正好顺顺当当碰上了那辆汽车?那也太凑巧了吧?”

“啊?”因为擦伤疼得不停呻吟的平冈,瞪圆着眼睛,“你,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嗯。肯定是这样的。”

“她希望她爸爸担心自己。”

“他们真的那么靠近罪犯吗?”

“为什么?能详细地描述,那是因为她们确实遇见了那个家伙啊。”

“可是……圆实她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嗯?提出帮助?”

“那是为什么呢?”

“共同点就是家庭教师。”

当地面逼近到我眼前的瞬间,我从亚弥身上跳开了。那不是用大脑思考出来的行为,大概还是猫的一种本能。我以绝佳的时机做了个360度大回转,稳稳地落在被子上。

“你那是什么发型呀。”

“皮特,难道……”

“那是……也许是星期天袭击了圆实她们之后,慌忙化妆的。”

“嗯,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那个……那个……”我完全找不出什么可以反驳他的材料,“真的是这样吗?圆实她们真的说谎了吗?”

“那样的话……”

“大概是干过头了吧。”

“所以她就认为,如果能搞出什么事件来,让集体赴校返家活动能够再次开始,爸爸就会来保护她。”

“她们想以此制造出一种犯罪的固定模式,就是那个叫菅野久美子的家教辅导过的女孩子不知为什么都会受到袭击。”

“但是,没有成功?”

“神,神经病。”平冈看着她伸到面前的摊开的手掌,口沫横飞地大声说道,“现在哪儿时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啊。”

“不,珍妮,你好好想一想,难道你不觉得从一开始,星期天的事就有点奇怪吗?”

“是什么?”

“你……”

“终于,三个人发现了一辆完全符合她们目的的汽车。或者,可能连她们自己也没想到会在那天实行自己的计划,可是考虑到这么合适的机会恐怕很难再有了,于是当场决定就在那天采取行动。”

“可她还是个小学生呀。”

“那个……”

“不可能,皮特你在说什么呀。确实有那么一个男人,就是那个拿弹簧刀的家伙呀。我亲眼看见的。而且,还险些被他杀死呢。难道你说这些也都是假的吗?”

“干过头?”

“怎么利用?”

“结果,真的弄得自己有生命危险了。”

“啊!”

“应该是这样吧。”

听皮特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想起了昨天圆实和曾羽的对话。圆实也说当时使出全身的力气好不容易才躲开。那么说……

“我还想问你呢。”

“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个我还不清楚。但是,我又想明白了一点。”

“你是说女孩子对机械的东西都很迟钝吗?那是偏见。再说,汽车也算不上什么机械。转动一下钥匙发动引擎,踩下油门就可以了。只要齿轮搭上了,就能往前跑。如果只是发动汽车前进,然后撞向围墙的话,并不需要什么复杂的驾驶技术。私都了解这一点,所以她才提出帮助忍坂圆实和富宇加亚弥的吧。”

“她爸爸?”

“所谓横冲直撞的可疑男人,会不会压根就不存在呢?”

“不知道是汽车的速度太快,还是跳下的时机不对,从向前行驶的汽车上飞身跳下的私都,落地时失败,摔倒了。因为惯性太大,她的头狠狠地撞到了马路上。”

“一直以来,我们都不断地被灌输各种信息,以为星期天的事件经过是这样的:一个神秘的男人驾车冲向走在路边的女孩子,三个人中两个幸免于难,一个却在躲闪的时候摔倒受了重伤。”

险些被亚弥拽着一起坠楼的栗子蛋糕小姐也退回到了阳台里。她先是返回到屋里,然后为了确认亚弥的生死,又来到了停车场。她这时可不敢只穿吊带背心了,换了T恤和牛仔裤,不过发型依然是老样子,像个栗子蛋糕。她非常担心地看着昏厥过去的亚弥,不经意地看了一下平冈。

“肯定是这么回事。”

“你想想看,三个人中,一个人摔成重伤,最后死了。如果她们的证词说的是真话,那么光躲避突然猛冲过来的汽车应该就已经竭尽全力了,对吧?”

“持弹簧刀的男人,他的特征不是嘴角上有一道细细的伤疤吗?可是,那道伤疤很浅,如果不走到他身边应该看不到啊。”

“去年那个时候,亚弥发现了一件事。如果发生了可能波及自身安全的情况,平常难得来看自己一眼的爸爸就会很担心,并亲自接送她上学。”

“虽然不清楚详细的原因,但是亚弥在企图跳楼自杀之前,不是不停地在向死去的私都道歉吗?当时,她说本来这件事和私都没有关系。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推断出,想要制造自己被去年那个绑架未遂案的罪犯袭击假象的是忍坂圆实和富宇加亚弥两个人。私都只不过是帮助她们实现计划罢了。”

“那个还不太清楚。不过,她们说谎的事显而易见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

“虽然小学生请家庭教师很少见,可为什么说那是她们的共同点呢?”

“比如,偶尔主人忘记拔出车钥匙的汽车,等等。”

“什么地方奇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