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水推舟

上一章:爱无常 下一章:旧事如尘

努力加载中...

第二天早上,沈庆平破天荒没有七点多就出门上班,他留在家里吃早餐,看着保姆带孩子玩,小宝宝可以自己踉踉跄跄地走了,怕她乱跑,小脚脖子上吊了一个金铃铛,就听到叮当叮当叮当不绝于耳,在房间里任何一个角落不定时地响起。

胡蔚窘了一下,随即说:“他生意上事情很多,不一定的,有时候早点,有时候晚点咯。”

呆在书房里,看书到十一点半,沈庆平心下释然,大家该睡了,又一天混过去了。

他必须认命。

胡蔚的父母,他的确都没见过,胡蔚怀孕一直到生,都不敢跟父母透露丝毫真相,生完之后家里终于起了疑心,纸包不住火,只好一五一十招供,胡妈妈气得在电话里大骂沈庆平,骂得声嘶力竭,沈庆平当时在外应酬,只言片语没有听到,是胡蔚死死抓着电话掉眼泪,母女俩最后相隔千里,哭成一团。

胡蔚跳起来迎接他,穿家常丝绸睡衣,生完孩子后的脂肪还没有完全下去,体态还相当丰腴,显得比她实际的年龄要成熟得多,她笑容柔媚,比平常还多三分殷勤,说:“你回来啦?我妈妈来了哦。”

谁知胡妈妈大风大浪见过的,把这些都看作天上的浮云,听了半天,开口就问:“他一般几点回家?”

除了哈哈哈混过去以外,他连勃然大怒都不得立场。

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胡蔚的妈妈,第一看过照片,第二两个女人脸相实在相似,胡蔚毕竟年轻,当然要秀气些,但大眼睛鹅蛋脸,关键部位一模一样,最大的区别在于眉毛,妈妈斜斜地飞上去,皱眉看人时杀气很重,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主子。

胡蔚打圆场打得头疼脑热,终于开始后悔不该请这位老佛爷莅临指导工作,说:“他今天事情比较多,平常也在客厅和我们一起的。”

胡蔚笑,帮妈妈把带来的大包小包堆在尾箱,说:“当然啦,难道我自己会跑去买一个三十万的车开开啊。”

那么,不必再寻找,或再等待,抓住一根稻草,想从大西洋游到太平洋。

沈庆平听完胡蔚转述的要求,淡淡说:“等你读完书吧,还没毕业呢,不着急。”

沈庆平简单地说:“就洗。”正要进浴室,胡蔚从背后抱住他,柔声说:“我今天要在这里睡。”

很舒服。

胡蔚笑得越来越勉强:“妈,我要带孩子,他要工作,当然分床。”

沈庆平看了看胡蔚,她满脸涨得通红,身子从另一边的沙发上俯过来,按着妈妈的膝盖,正张口想为他辩解,样子比他还尴尬。

再怎么说怎么骂,时间慢慢过去,当初的盛怒渐渐平息,骨肉连心,一天比一天更挂念,胡蔚察觉老娘口风没那么紧,试探性的发出来访邀请,果然胡妈妈就一口答应下来。

胡妈妈听的出来她口气很虚,心下不忍再追问下去,走走看看,又有新发现:“你们分床?”

接着又问:“你女儿呢。”

一切顺其自然,顺理成章,顺水漂流,顺应天意。

电子商务听起来时髦,完全是烧钱的主,沈庆平做实业出身的,投入不见产出,是他生意经里的大忌,这个烫手的山芋居然有人想要,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她搂得更紧,沈庆平转身过来,轻轻把她抱了一下,胡蔚精神刚要一振,听到男人完全是一种慈祥的口气哄劝:“乖,早点睡吧,我很累。”

不由得叹口气,微笑着说:“你说的对,我一直都很支持她继续读书。”

这个话题一开始,今天就没完没了了,胡蔚赶紧截住:“妈,你想吃什么,广州好吃的多,我带你去。”

母女间这些动静,沈庆平无需亲历,揣想便知,他毕竟几十岁人,没吃过和丈母娘打交道这盘猪肉,多少还是见过猪们在大道上驰骋的雄姿。

她一想到这里,转头瞪着女儿:“你们俩,去扯证了没。”

胡妈妈听到妈妈这两个字,沉默了一下,忍不住叹气:“你才多大,当人家妈。”

胡蔚听完心里不好过,可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个好理由,原样转用,倒也堵住了爸妈的口。

好几次他从书桌前站起来,想恪行礼貌之道,到楼下陪一陪客人,脑子里转了一百下,脚还是钉在那里,一动不动。

胡蔚有点着急:“庆平。”

他莫名其妙觉得有点好笑,过去拍了一记胡蔚柔软丰腴的屁股,说:“盖好,别凉着。”

第二天早上醒来在胡蔚的床上,起身洗澡,出门后一点点想昨天晚上的事,总有许多片段模糊不清,难以重现,拿出手机来看,不见任何有提示作用的信息。

他到移动营业厅,把手机通话清单打出来,那个号码竟然晚一点还拨过电话给他,记忆里却丝毫印象也不存在。再试多几次,永远的无人接听。

房间里很快响起两人相互呼应的喘息,没过多久又归于平静,胡蔚开灯,走到洗手间做了一下清理,回来的时候,沈庆平已翻身到一侧,沉沉进入了梦乡。她抚摸着自己发热发到一半,还没出够汗的身体,无可奈何地喝了一口水,关灯睡觉。

连多年的兄弟都这样说,也许是反话。

重要的是,怀抱痛苦日夜轮回下去,对自己和这个世界都并无任何好处。

把自己素常就戴的面具好好戴上,现在到哪里都不取下。面具上贴着醒目标签,曰老男人,曰王八蛋有钱人,曰工作狂,曰性渐无能,曰不苟言笑,曰生趣寥然。

沈庆平开始觉得意外,想一想就明白过来了,做人呢,什么都可以不要,面子至关重要第一件不能丢,生意场上,官场内外,胡蔚在老娘面前,莫不如此。

小孩子生出来之后,他如前承诺的,把富力这个复式小套房买了下来,产权证上写的是胡蔚的名字,碧桂园的别墅还在,阿姨打理着,但都住在这里,反正,不过是睡一觉——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正正经经在这里吃过饭,做过其他。

而且,简直不会有人同情他的所谓痛苦。

生意场上闷到极也high到极的明争暗斗,日复一日拉开序幕。

庆平看她一眼,点点头,说:“路上辛苦了吧,你们先聊着。”

胡蔚帮她开门上车,自己转去司机座,一边说:“今天阿姨带去早教中心上课了,一岁多,会叫妈妈了呢。”

没有痕迹证明他听到周致寒的声音不是黄粱一梦,不是幻觉,不是相思成疾,他因为这四个字,大大嘲笑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有一天他酒醉,依稀接到一个电话,周致寒在电话里如常一样说话,要他买一个百达翡丽给她吗。他忘记自己是答应了,还是没有答应,不过按照他对周致寒惯来的宠溺态度,不应该有不答应的。

三个人现在坐在客厅里,沈庆平话不多,问候过胡妈妈一路行程后就沉默不语,在一边看电视,偶尔电话进来,他接起来简单的说两句,都是工作上的事,坐了二十分钟,起身说:“失陪。”

沈庆平照例在外吃完晚饭回到家,意外的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中年女子,正和胡蔚说话。

胡妈妈哭归哭,毕竟余怒未消,自此和胡蔚母女间都有了隔阂,过年预先叮嘱不要回家,免得四邻嘲笑,有时候通电话说起家长里短,突然就要生气,将沈庆平拿来狠狠数落一通。

这一点亲昵给了胡蔚很大的激励,等沈庆平洗完澡回到床上,她已经把睡衣褪到一边,光滑赤裸的身子贴上去,在松软的被褥里分外温暖甜蜜,沈庆平调侃她:“这么饥渴?”

他涵养甚好,声色不动,点点头说:“今天工作比较多。”

一年半后。

他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面,安排在威斯丁,对方是英国背景的一个投资公司,想收购他集团旗下电子商务方面的一整块业务。

胡妈妈白她一眼,听不得女儿跟中了邪一样,拼老命都要护着自己男人,做父母的,说到底是愤愤不平,养了二十年,金娇玉贵,含着怕化,捧着怕摔,多说一句重话,都怕那重话在女儿小心肝上留印子,送出来读书,没三年,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哦喝,嫁了一个四十几岁的老男人,和自己一辈儿的——这叫什么事!

胡妈妈欲言又止,望着女儿素面朝天,一副黄脸婆的样子,几乎悲从中来:“你呀,你呀。”

从机场接到,第一个问题就是:“这车他买给你的?”

但是今晚,睡在楼下客房的妈妈百分之百还开着耳朵听动静,她要是真的就这么出去,明天想必耳朵都要被念出老茧来,不得安宁。

胡蔚还在睡,胡妈妈先起床,出了房间门小宝宝就站下来,定睛凝视这位徐娘,昨天晚上似乎见过一面,但没打太多交道,不知道什么来头,她认生,周围看了一圈,正好保姆见另外有两个大人在,暂时走开了,宝宝盘算了一下,赶紧向沈庆平奔去,躲在他的腿弯那里,再探出头来往外瞄,憨态可掬。两个大人都被逗笑,沈庆平弯腰把女儿抱起来放在腿上,说:“宝宝,叫爸爸。”

胡妈妈鼻子里哼一声,说:“是吧,男人有老婆有孩子的,就该以家庭为重吧。”

沈庆平站了一下,没有坚持,放了手里东西走到客厅坐下,说:“几时到的。”

沈庆平拍拍她放在自己胸前的手,说:“我明天要起很早,去深圳,改天好吗。”

胡蔚陪着笑:“他挺好的。”

她平常很少违背沈庆平的意思,在一起的时间少,就算想顺从机会都不多,何况违背,但今晚豁出去了,放开沈庆平,自己扑到床上去,抱着枕头弯起身子,有点赖皮,又有点生闷气。

回到楼上他自己的卧室,胡蔚正在床前的阅读椅上坐着看杂志,她换了一件粉色带小蝴蝶结的睡衣,柔润肌体若隐若现,媚态撩人,比做女孩子的时候更具原始的吸引力,看到他,丢下杂志迎过来:“洗澡没。”

胡妈妈明察秋毫,只是懒得和她计较,点了一句:“结婚拿户口,谁叫你拿毕业证了,有政策说只准拿了学士学位的人才准结婚么。”

他驱车到威斯丁,大堂咖啡座里已经坐了几个人,见到他,公司的副手站起来迎接。

胡蔚嘴里像含了什么东西,含含糊糊地回应:“还不都是,呃,你害得。”

“中年三大喜事咯,升官发财死老婆,你差不多占两样,想怎么着。”

他生平第一次感觉老之将至,就在自己放弃寻找与等待之时。

转身要上楼上书房,胡蔚赶过来一步,将他手臂轻轻拉住,微微抬脸,露出祈求神色,声音还刻意撒娇:“不忙洗澡嘛,来见见妈妈,你还没见过。”

女儿那点小心思胡妈妈有什么不明白,摇摇头罢了,扯些有的没的,胡蔚知道等一下沈庆平和老娘初见,才是此行最大考验,因此有意识做足铺垫工作,一路将沈庆平挂在嘴边,如何成熟稳重,如何事业有成,如何见多识广,巴拉巴拉巴拉。

沈庆平摸摸鼻子,他一早知道胡蔚家境甚好,看这位胡女士也知端倪,保养到位,衣着得体,当真是徐娘风韵,不减当年,年纪说不定比自己还小一点点,平常在外遇到这样的女人,大家客客气气之余,要是熟了,说不定还要开两句不荤不素的玩笑,现在当场给她审起来,总觉得有点啼笑皆非。

向两位女士点点头,他抽身走了,上楼将书房门关上,一直到深夜,没有再露面,中途阿姨带小孩子从早教中心回来,客厅里一群女人围着小宝宝玩得沸反盈天,他都没有出门一步,胡妈妈乘阿姨带孩子去洗澡,沉下脸来问:“他什么意思?”

要是周致寒在就好了,她英文好是其次,最重要是贴心,他可不用怀疑周致寒会中间吞掉一两句话,改头换面再传过来,但是,想这些有什么用。

之后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别的事,他喝太多,完全不记得。

小女孩唇红齿白,大眼睛滴滴转了两下,怯生生叫:“吧……吧。”穿一身小公主的家居服,软软的,香香的,坐在那里像个洋娃娃。

胡妈妈脸色一沉,不理他已经站起来,开口问:“你平常都回这么晚的么。”

胡妈妈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工作做不完的,你这么大年纪才有个孩子,应该早一点回家尽尽爸爸的义务啦,蔚蔚那么年轻,应该多一点自己的时间去继续读书。”

这个借口用了不少日子了,孩子一出世,生米熟饭,大松树独木舟,再不认命也没辙,两老在东北一合计,退一步海阔天空,那二位就结婚吧。

来的是外国人,沈庆平就有点头疼,他手下有很厉害的管理人,海归,香港人,英文都没话说,但人家聊得呱呱叫,沈庆平不得不出场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却是坐在旁边装佛,等翻译,明明死鬼老外冒了一堆,怎么转手一圈之后,就只有一句了,到底翻得对不对,他心里还存疑。

没有用的东西就不要去想,最理想的状态莫过于此,人生颜色浑浊不明,跟一锅炖菜一样,舀起来吃到什么就是什么,这是苟且,还是屈服,都不重要。

确定客厅里声息已悄,他轻轻下楼,先到婴儿房,保姆还没睡,看到他进来想起身,他摇摇手,看小孩儿已经在摇篮里睡熟了,皮肤粉雕玉琢一般,睫毛长长的,是胡蔚的遗传,脸庞则和他一模一样,不用做基因检测也知道是谁下的种,小宝宝在梦里正带着微微笑意,不知见到什么好东西。沈庆平静静看了一阵,伸出手指在女儿脸上轻轻贴了一下,走了出去。这是他一天之中,固定和女儿相处的时刻之一,还有就在清早,他七点多出门工作之前,小孩子已经起身吃东西嬉戏,看到他会露出羞涩的笑容,像知道这个人和自己很亲近——虽然除了一早一晚,都不大出现。

胡蔚脑门上汗都出来了:“妈,都说了我还没毕业呢,等我毕业再说吧。”

“你确定不是想气我们吗?”

好日子已经过去,现世报就在眼前。

这句话,胡蔚可一点都不陌生,从相识到现在,怀胎十月,坐月子之外,但凡不是沈庆平自己有要求,她主动投怀送抱的结果,都是得一个累字,而他的要求,少到了可以和东方不败把酒当歌,称兄道弟的程度。

沈庆平已经很满足,在她粉嫩的额头上亲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要走了,跟胡妈妈打个招呼,出门工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