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注定

上一章:退场 下一章:尾声

努力加载中...

就算现在这个天大的奖品还躺在重症监护室,也许下半生会变成一个动作迟钝,反应缓慢的人,和他曾经所爱恋过的截然不是一码事。

这是广州的某一个金秋之夜,空气干燥得使人极为烦闷,每一棵种植在城市中的植物都表情呆滞,仿佛被夹在现在与未来之间的空间旅行者,等待着未知给自己带来惊慌或惊喜。一切皆有可能,但一切也了无新意。

沈庆平当初和周致寒一起算命,关伯说他,无根之木,无水之萍,劳碌命,好在前世有修,这世五缘之中,虽父母兄弟绝无相亲,但有财有库,赚得到,留得住,命中有贵人,逢凶化吉。

“事实原来不是这样。”

顾子维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微笑,倘若仔细去看他的眼神,或许也能从中看到一丝心比天高,而力有不逮的微茫悲哀。

她再度出现的时候,谭卫文居然心里有狂喜,涌出来跟滚水一样,无法忽视的热。

两人坐的,是和上次一模一样的位子。

他皱了皱眉头,活像一个运动员在准备起跑的时候,郑重其事做最后热身活动。

但连她也不在他身边了。

“我要和她在一起。”

早就下班,全公司的人都走得干干净净了,沈庆平把自己办公室所有灯打开,在白色茶几上他摆开茶盘,慢慢泡今天例行要喝的一巡茶,水开,提壶,拂袖之间,那只养了三四年的紫砂貔貅茶宠跌落在地,摔成粉碎,他默默看着,没有去捡拾,心中微弱却难以断绝的不祥预感和尚敲钟一般,不紧不慢。

脑子里电光石火,只有两个字,缘分。俗气到极点,却不得不相信。

沈庆平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即使如此,仍然是笑容,他目视谭卫文将那茶一饮而尽,歃血为盟般隆重,抬手也把茶喝了,侧身准备送谭卫文出门,两人并肩如兄弟,到底彼此间有多少阴影和死结,连当事人都说不清。手搭到门边,沈庆平忽然随随便便说:“那笔钱,我另想办法,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正当想放弃,准备去找更有效的方式转圜时,谭卫文却打过来。

杯子举过来,和沈庆平手里的杯子轻轻一碰,那叮当的响声仿佛是法官一锤定音:“之后,我们就公平竞争吧。”

不是没有惆怅过,谁也不晓得。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说出来:“对小寒好一点。”

不等他说什么,单刀直入:“你需要的钱,我会吩咐手下人明天和你接洽过账,这单事情搞定之后,有机会我们再见面详谈。”

一个大男人会谈起家和孩子,此情此景,完全算得上是离题万里,谭卫文却很有耐心地应对:“我也是这样认为,有孩子,家庭的结构会很稳定,和两个人全靠感情作为纽带不一样。”

一路下楼,出了门,他独自走了一段路再打车到中山三医院,重症监护室不准人探望,他在外面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来,走廊里的灯光冷冰冰的,这个地方不知死过多少人,也许眼前就有很多病逝的冤魂正在到处游荡。

永远都只有周致寒。

他对沈庆平摇摇头,不可调和的怨恨和愤怒,都在他眉梢眼角显露无疑,他喃喃一声:“你何德何能。”说是对沈庆平而发,不如说是一种不甘的感叹。

两人见到,各自大吃一惊,沈庆平没来由的暴躁,上前就要揪顾子维:“致寒呢。”

这一切都是为人父母应该要做的。

时间久了,他当初煞有介事的来访,都有一点不真实,难道是自己思虑太多,导致南柯一梦,梦到贵人上门,要救自己于水火。

他略加思索,挡不住心头长长松了一口气的欣慰,不管后面来的会是什么,至少顾子维设下的这一关,他是已经过了——以几乎是戏剧性的方式。

谭卫文垂下头。

但是天色慢慢暗了,致寒没有丝毫音讯回来,再怎么打电话,都是秘书台那把甜美而毫无感情的女声,说接不通。

中间有一段她忽然不见了,谭卫文居然忍不住去找,装作若无其事的,从这里走到那里,希望她突然就从某个角落蹦出来,这个美女云集的酒会上,忽然之间,只有周致寒才有光芒,使他眼睛可以聚焦。

因为,倘若给周致寒好端端地走出花园酒店,谁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会回来。

他再度起身,到重症监护外看了一看,周致寒还是睡得很好,明天可以转去普通病房了。谭卫文慢慢走出医院,夜风如手,轻轻在他脸上吹拂,四周很安静,车子轮胎擦过路面,也是轻快的。

沈庆平打了几次,先还不以为意,在办公室里忙着料理事情的手尾。

沈庆平脸色一变,听他接下来说:“这是我最后的机会,去积聚一点可能性,和你们过去十年的感情抗争。”

把手摊出来,姿态摆出的完全豁出去的气概。沈庆平喉咙奇异的突然嘶哑,一个人如果拼命想哭,却又拼命压抑自己不要哭,就会得到这样一种声音,一半挣扎,一半强迫。

沈庆平挺直脊背,眉宇间流露出的,分明是痛苦,就像简陋的战地医院里,接受无麻醉手术的伤员,所必然会经受的那种痛苦。

“你和谭先生,什么关系?”

或者他其实只是出神,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

他说话有头无尾,但局中人一听便知什么意思,沈庆平顿时凛然,照说,谭卫文拔刀相助,应当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么势在必得逼债的主子,同时得到消息,一点挣扎的姿态都没有,这就鸣金收兵了。

“病毒性脑炎,来得很猛烈,现在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我已经请了广州最好的脑科医生明天一早会诊。”

电脑记录显示没有这个人入住,沈庆平焦躁地向他们描述周致寒的样子,长头发,身材很好的成熟女子,金色裙子,绿色腰带。

谭卫文微微一惊,抬眼看沈庆平,后者音容泰然,好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别的什么办法。”

随即回复冷漠:“沈先生,恭喜你死里逃生,怎么,一定要跟我讨个说法吗。”

“是相当棘手的病,要很长时间的护理和恢复。”

多少年没有过,这一辈子没有过。

电梯门关上,沈庆平冲上去,却也来不及按开门,他呆立不过数秒,拿出电话,正要拨给谭卫文,对方的电话,却奇迹般地就在这一刻闪烁在他的手机屏幕上,沈庆平接起来,迫不及待,连基本的礼数都顾不得:“致寒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就是这样的感觉,就是这样固定的一念闪过,发生在过去一年半两年当中,看着粉嫩嫩可爱至极的小娃娃,一点一点长大,要爱她,喂养她,教育她,不能离开她让她恐惧或孤独,为她设计将来的人生之路,给她自己所有的最好最多,全部。

他缓缓说:“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事。”摇摇头:“也不是你可以决定的事。”

沈庆平一怔,油然而生的第一感觉,几乎是恐惧大于喜悦,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未卜先知,兼且不求就应,简直是雷锋和济公两人的结合体,但他还来不及多问一个字,谭卫文便说了再见。

人年纪越大,际遇越多,反而更信命。

走到门边,沈庆平叫住他:“请随时告诉我她的情况。”

他额头上青筋都爆了出来,这四个平平淡淡的字,简直是四记锤子,冰冷坚硬地敲出来,沈庆平把杯子放下,冷冷地望着谭卫文。

这一刻沈庆平忘记自己是上来寻找周致寒的,心头疑惑,冲口而出。

果然查出来,顾子维定的房间,行政房,三天前入住的,沈庆平倒抽一口凉气,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酒店楼上,找准房间号码,飞身过去,伸手刚要拍门,顾子维从里面把门来开,手臂上搭着外套,身后放着行李箱,是要出门退房的模样。

谭卫文一直说,沈庆平安静地听着,整个房间里只有前者的声音,还有后者手里握住的茶杯,在茶几上不断叮叮当当碰触,清脆而散乱,像一颗玻璃心在颤抖。

沈庆平大喜过望,尽量克制自己声音里的兴奋,却发现对方似乎精神不济般,死气沉沉地开口:“沈先生。”

事隔不过数十小时,彼此在心目中的观感,印象,定位,却都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论如何,明天会是另外一天。

就算只不过是在解释,他都有自己独特的威严:“致寒在医院,我会陪她到她康复,接下来要如何,她会做自己的决定。”

一波又一波,都是这样应验的。沈庆平想着许久都没见关伯,几时也该请他来大陆消遣一下,联络联络感情了,一面想,便急忙便拨电话给周致寒,她早上从办公室离开的时候,答应他很快回来,而且,以后都不走了——没有那么明白说出来,不过两个人十几年知根知底,他从她拥抱的力度和热情里已经能够得出稳妥的结论。

坐立不安到夜幕完全降临,沈庆平完全忍耐不住了,跑步式夺门而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慌乱不已,之前谭卫文施以慷慨援手带来的振奋情绪,不知不觉消失殆尽。

站起来说:“我想见她。”

紧紧地看着谭卫文,沈庆平额头上的青筋微微爆出,他几乎一字一顿:“每次我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会想,她有了一个家,我却没有了。”

他有点慌神,今时不同往日,她一去两年,除了这个电话,其他东西一概免谈,要是跟那时候一样,人一走,号码就换,他沈庆平不是又要去茫茫人海里捞针?

“一个家有了孩子,就真的是一个家了?我认识的人都这样说。”

“过去两年,致寒一直跟我在沈阳……”

他发现她原来是跑去隔壁的度假村酒店,拿了几个葡萄,回来的时候,葡萄不见了。

声音高亢,似乎在热烈赞成谭卫文的观点。

他静了一下,打电话给医院脑科的主任医师,对方电话里详尽地介绍了致寒的情况,听到确定没有生命危险,但还要观察脑部损害情况,长期注意反复一节,忍不住稍微松了口气,说了谢谢,结束通话,谭卫文站起身来走到ICU门边,透过门上玻璃向里张望,致寒的床位幸好在可视范围之内,她睡着了,头向里面微微侧着,短短时间不见,也许是心理作用,觉得她忽然就瘦了,脸黄黄的,头发被包在病号帽里,侧影如雕,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他一直看着她,在餐桌前,首饰摆设柜前,人群里,理智说他明摆着不过见色起意,冲动说他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常识说他百分之百头脑发热,欲望说他生平不曾如此动心。

沈庆平端一杯茶给他,淡淡说:“勐海来的陈茶,说有二十年了,试试看。”

见鬼,是移动专门选择关键时候全体信号站大罢工吗,周致寒的电话不通。

虽然他接下来所问的,似乎与两个人谈论的事情完全不搭边:“你有没有孩子?”

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谭卫文没有回避他的凝视,但显然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叫了他一声:“沈先生。”

沈庆平抬头摩擦自己的脸,很用力,从眉骨,往下,左边,到右边,经过的地方,皮肤泛红,在他强悍的脸庞上留下鲜明印记。这是他以往烦躁不安的时候,周致寒安慰他的办法。只要接触到她温柔的手,沈庆平再焦虑的心情,都至少会有一刻的安宁。

谭卫文在那边,良久没有说话,任他一叠声地问问问,终于轻轻说:“你在办公室等我。”

一直到上海,乔樵说,介绍他见一个人,在杭州救过他的,那个故事他听了,也觉得好笑,不知道何方神圣,这样有趣,又这样江湖。

要最细心的观察者才能看到他的手指藏在茶几下面,微微颤抖,两人沉默的对坐良久。

他驱车直到花园酒店,在门口又打了一轮电话,之后干脆冲进大堂,在前台那里几乎是咆哮着要服务员查找周致寒住的房间。

“这个问题,你要去问周致寒。”

真的有一个人想起来:“咿?那位女士好像是用一位姓顾的先生名字定的房间,我帮你查。”

谭卫文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这会是他得到幸福的方式。

谭卫文点点头。“两个。”

照着他留下的卡片一遍遍拨打,却始终无人接听。

珍惜所有,恒常感恩。

自顾自拖上行李箱走向电梯,顾子维走了两步,转过头来:“沈先生,等城市建设规划到达你要的那一个阶段,那些地价值连城,你的财富不可限量,我是再斗不过你了,不过。”

转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沈庆平手指轻轻一抖,几滴茶水泼到他白色上衣上,立刻晕出一个褐色的污迹。

嗓音恢复正常,他对自己仍然有控制力。

他相信周致寒是老天爷给他的奖赏,奖赏他半生严于律己,忠于自己的原则。

此时沈庆平突然插话:“我要见她。”

谭卫文唇角微微一动,手指握着茶杯,良久没有送到嘴边喝下,似乎在品味那阵袅绕的茶香,又似乎在观赏陈茶特有的沉郁之色。

看了良久,忽然ICU的护士出来,送医院的时候特意上上下下打点过了,已经认得他,笑一笑,说:“她刚才醒过一次,问起你,我们说现在不准探视,她说让我们转告要你放心。”

他听到有人走进来,关了门,一直走到他身后,顿了一顿。

摩擦了两轮,他放下手,点点头:“你说的对。”

随后,那一点点情绪的火花却猛然就熄灭殆尽,比雨季的山火还不成气候。他微微昂起头:“我也有一个孩子,女儿。”

顾子维一把挡开他,神情严峻,上下打量他一下,也有一丝惊讶:“致寒?”

他看着她。

谭卫文在周致寒身上,如是想,如是行。

这么大一件事,怎么会如此虎头蛇尾告终?

他终于没有喝,放下杯子,说:“致寒病了。”

“生命不会有危险,如果治疗得好,反应会比以前慢一点,智商上有一点损害,不大好的话,可能会丧失一段时间的自理能力和某些记忆。”

谭卫文。

“致寒该有一个选择的权利。”

一眼,是周致寒走下来。

沈庆平嘴角露出自嘲的笑,他用力拍了一下茶几:“我也是这样认为!”

这样望了一个白天,忽然她就走了,跟谁走的,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去找了礼宾签到本,没有任何端倪,问了几个人,只说是广州过来的,没有其他更多。

思绪飞到若干年前,在沈阳卡地亚的贵宾答谢酒会上,周致寒穿大红色低V礼服,就像他和她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穿的那个颜色,头发卷卷的放下来,每一个眼风都可以写出一整句话。她说笑话,听的人都笑了,她屈屈膝盖,面不改色地走开,微微露出得意神色,卡地亚的链子,随手拿起来,随便叫身边的人帮她戴,都不认识,对方乖乖顺从——飞扬跋扈得可爱绝伦。

他的表情在办公室和大厅明暗阴影里忧伤而诚恳。谭卫文点点头。

他谈起生意的腔调,比谈起周致寒平静得多:“不过,生意嘛,条条大路通罗马,就算摔下来也算了,总有起来的时候。”

沈庆平愿意去做,也自信能够和其他人做得一样好。

摆摆手,不准备和谭卫文有什么更多的交涉,他表情轻松很多:“公平竞争,致寒才能好好选择嘛。”

“以前没有的时候,挺想要的,觉得这辈子自己没当过别人的儿女,当当父母也算一种弥补。”

说这么斩截,谭卫文倒对他生出几分敬佩,两人对望一眼,他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告辞了。”

沈庆平接到谭卫文的电话之前,其实已经试图联系这个人很久。

只是其他父母,不会有他小心掩藏在心里的深深嫉妒。

门拉开,外面大办公室黑洞洞的,只有远远大门外的走廊,还亮着灯。

有谁这样爱过我吗,为我着想过,无条件为我付出,永远试图保护我吗。

谭卫文也跟着站起来,手里端起两杯茶,已经凉了,他递一杯给沈庆平,淡淡说:“沈先生,除非你现在杀了我,否则你都见不到她。我不会告诉你她在哪里,也不会允许你接近她。”

谭卫文心里一热,自己顿时觉得尴尬,忙点头谢过人家,不好意思再在门口张望,又不想走,他缓缓踱步,踱回走廊上的座椅,重新坐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