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上一章:右臂

努力加载中...

“从这里开始吗?”

“对了,她有没有和你联络?”

高间回想起芦原对自己“魔球”的描述。他的手指也受了伤,因此“魔球”在和他自主意志无关的情况下诞生了。他还说,那是上天心血来潮送他的礼物。

命案为很多人带来了悲伤,手塚麻衣子也是其中一人。如果她那天晚上没有遇见武志和北冈,她就不会和森川分手。

命案发生后,只有她知道谁是凶手,但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警察。武志也是她的学生,她认为应该设法让他自首,这是身为教师的义务。如果向警方出卖他,那些充满偏见的资深教师一定会大肆指摘,说甚么年轻女老师果然没有认真思考甚么是教育。

森川调整了光球的角度,把拉门当成银幕,然后关了日光灯。对准焦点后,拉门上出现了用毛笔写的“锐不可当 开阳棒球社的奋斗”几个大字。

会不会是上天送给把青春奉献给棒球的武志唯一一次的“礼物”……?

也许“魔球”还没有完成。高间心想。虽然没有完成,但武志在最后的局面孤注一掷,试投了那一球?

“显然是这样。”

如何设法让武志自首?她首先想到找武志谈一谈,当面说服他,但又觉得如果命令他去自首,可能会伤害他的自尊心,她希望武志可以凭自己的意志去自首。

高间叫道。

“暂停一下。”

“目前她住在阿姨家,好像在帮忙做荞麦面。”

麻衣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当时还没有明确了解到事态的严重性。直到去了学校,得知武志的死讯后,才终于了解。她深受打击,当天提前离开了学校。

不一会儿,寿司店送来了大盘的上等寿司。森川把寿司放在矮桌上,告诉高间这家寿司店的材料很棒,然后,又为高间的杯子里倒了啤酒。

“当时的紧张又回来了。”在开阳即将得到宝贵的一分时,森川说道。在四坏球之后,对方又出现接球失误,开阳队适时敲出一记安打顺利得分。休息区和加油团欢天喜地,学校的学生也欣喜若狂。

他在天空的彼端看到了甚么?

森川将放映机倒带后,在武志投最后一球前停了下来。

“表情?”

高间不知道该表达怎样的感想,只能低头吃寿司、喝啤酒。

麻衣子不知道自己采取的方法是对是错,由于引发了新的悲剧,显然不能说是正确的决定。

高间望着黑白的影像陷入思考。

接着,又拍到棒球社成员在巴士上的表情。高间曾经见过其中几个人好几次。田岛、佐藤、直井和宫本。武志和北冈坐在一起,他们没有看镜头,而是看着窗外,北冈不知道觉得甚么事很有趣,笑得很开心。高间这才发现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北冈生前的样子。

听棒球社的田岛说,她也曾经当着武志的面说过这句话。武志应该知道她在说谎,也确信她看到了自己。

森川落寞地笑了笑,拿着啤酒走过来,为高间倒酒时说:

“停。”高间叫了起来,森川赶紧按了暂停。画面捕捉到武志投球后的样子。

“今年夏天真遗憾啊。”

画面上出现了一张熟悉脸庞的特写。是开阳的校长,他在棒球社成员面前说话。

“听说他们用了四台摄影机拍下了各种表情,其中一台留在学校,然后再剪辑整理。”

“工作呢?”

“好,可不可以用慢动作播放?”

“她有写信给我,差不多一个星期前。现在好像过得很悠哉。”

高间喝着啤酒。拿在手上太久,啤酒已经变得有点温热了。

“小事一桩,我内心的高中棒球也画上了句点。不过,至少在心里留下了愉快的回忆。我之前好像也这么说过?”

森川同时辞去了棒球社领队一职,田岛和其他三年级学生也提早退出社团。

森川也起身仔细看画面。“搞不清楚,也可以这么解释。他的表情很重要吗?”

“让你破费了,我准备了啤酒。”

寿司吃掉一半时,森川站了起来。他从壁橱里拿出一个像是皮制包包的东西,打开盖子,里面是一台放映机和八毫米的胶片。高间今天来森川家,就是为了看这部片子。

“怎么了?”森川问。

影像开始缓慢播放。武志用力挥下举起的手臂──

同样也没有人知道──

“那来播放吧。”

二十四年过去了。

森川正在厨房准备啤酒和杯子,高间对着他的背影说:

“是喔。”

高间拿出酒行的袋子。

“夏天?喔,你是说甲子园的选拔大赛。”

“对,有听过。”高间也为森川倒啤酒。

“现在还没有去想这些问题。”

“没想到他们连这个都拍,我一点都不知道。”

镜头又转到他们住宿的地方、森川的脸。棒球社成员一脸严肃地听他说话,似乎是比赛99lib•net前的训示。

于是,她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她没有心情考虑和森川结婚的事,也不想结婚。由于双方都是老师,她觉得看到他的脸也是一种痛苦。

然而如今已经无人了解真相。

开阳高中棒球社日前宣布将不参加今年夏天的选拔赛和未来一年的正式比赛,理由是因为发生了多起造成重大影响的事件,给各方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虽然媒体对命案表示同情,但校方还是决定,在高中棒球联盟作出裁决之前主动退出比赛。

──结果……

那天晚上,麻衣子离开这里骑上脚踏车,沿着堤防回家。她先看到了北冈,从北冈的身后超越了他。

这时,突然拍到了武志准备投球的姿势,敌队打者挥棒落空。拍摄技巧很不错。记分板上是一整排的零。

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她就这样离开了森川。

傍晚突然下起了雨。高间没有带伞,只能把手帕放在头上一路奔跑。在没有铺柏油的路上奔跑,泥水不断溅到裤脚上,但至少可以让刚买的上衣少淋一点雨。

画面突然转到教室。学生都全神贯注地听着校内广播转播的比赛实况,手塚麻衣子也在教室内,画面拍到了她一脸紧张的特写。

“可以。”

最近经常想起哥哥的事,可能是因为老大参加了中学棒球社的缘故。每当看到儿子穿着制服的身影,我就会心跳加速。

“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负责。为了我的家人,希望你绝对不要说出那件事,万事拜托了!”

※※※

武志仰望着天空。

这时,警方得知了她在那天晚上的行踪,向她了解情况。她想到了一个锦囊妙计。只要让武志一个人知道,她那天晚上曾经看到他就好。于是,她说了第一次的证词。

“刑警不是都要四处跑吗?带伞出门是常识吧?”

“平时的衣服即使被雨淋了也没有关系。对了,我带了威士忌。”

接着,她发现前方有人迎面走来。第一次她说因为没有打开脚踏车的灯,所以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脸,但事实并非如此,她打开了脚踏车的灯,也看到了那个人。对方就是棒球社的须田武志。

“因为我没有打开脚踏车的灯,所以没看到对方的脸,如果我打开了灯,绝对可以看到对方。”

走进房间后,高间把上衣挂在衣架上,用森川递给他的毛巾擦完头发和长裤后,在榻榻米上盘腿而坐。

武志到底有没有完成“魔球”?是否已经完成,在相信其威力后,投出了最后一球?

※※※

森川再度播放影片。画面中的甲子园为亚细亚学园戏剧性的反败为胜沸腾起来。

“喔,突然下雨了。”

高间拿着杯子探出身体。

影片即将接近尾声,画面上出现了在休息区长椅前列队的选手。

“被淋得像落汤鸡,所以我向来讨厌梅雨季节。”

“原来是这样。”高间恍然大悟。

武志投球的身影占满了整个画面。打者挥棒落空,球滚落在地。北冈追着球跑,跑者滑进了本垒──

如果他决定自首,当然就不会有后续的问题,但武志采用了其他的方法。

“不,我想再看一次。可不可以倒回武志投最后一球的地方?”

来到目的地后,他用力敲着门。屋内的应答很有精神,森川为他开了门。

“暂停?马上就结束了。”

──武志是否在那一刹那感到右臂一阵剧痛?

  • 背景:                 
  • 字号:   默认